《 天才医生绿帽版 19-20 》


  詹姆斯无聊的在黑色的奔驰车里等着,拿着自己的手机,看着自己肆意玩弄 厉倾城而偷偷拍下的视频和照片。   视频里的厉倾城风骚无比,总是渴求的对他说着「我要,我要」的。   让人丝毫看不出来她竟然是着名大公司的总裁。   他可看见过她一身靓丽的银色西装,在公司里趾高气昂的训斥着公司的高管   嘿嘿。这次她要到法国来看秦洛。   说实话,他是有点吃醋的,被老子操成这样都还想着那个叫秦洛的小白脸。   他也是醉了。   厉倾城的小穴被他那根远超常人的黑色大屌弄的松垮垮的了。   就连巨大的紫色的茄子粗壮的一头,都能毫无阻塞的塞进去。   他玩疯起来,就没把厉倾城当人玩过,而厉倾城也喜欢被他狂暴地对待,这 能给她带来不一样的极大的快感。   他已经看过厉总无数次抽搐潮喷的情景了,她赤裸着玉体,穿着鞋跟极高的 银色高跟鞋,像极了下贱的妓女。   而被他干的红肿的小穴带着白浊的精液和透明的粘液一起流出,将地下打湿   而她原本粉嫩的阴唇早已经被他夜以继日的开发,变的有些黑了。   不要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他或坐在总裁柔软的办公椅上。而白色衬衫解开,内裤被脱下扔在办公桌上 的厉倾城,坐在他粗壮黢黑的大腿上,不断娇喘。   她的热辣风骚,詹姆斯了解的无比透彻。   她小穴因为剧烈抽插流出的淫液,将她茂盛的黑色阴毛拢成一团,湿哒哒的, 贴在詹姆斯的大腿内侧。   他从后面紧紧贴着厉倾城,两只大毛手从后面探出,把玩那对从她衬衫解放   雪白的女人的胸脯和粗大毛茸茸的黑掌对比强烈,给人别样的刺激。   他或在当司机的时候,在送厉倾城回家的路上,将车开到无人的角落,玩起 他梦寐以求的车震。   而他车震的对象如此漂亮,有钱。更重要的是她还如此「风骚」,很多玩法   让他这个大老粗一度认为她有着无为人知的受虐倾向。   他在车中听着她的命令,用力冲刺着撑在软椅上的厉倾城。   大手不断鞭挞着她雪白的美臀,啪啪啪声配合她惊天动地的娇喊声。   让他一度停下他抽打的大手,轻轻揉着她通红的美臀。   詹姆斯可不想用坏她。虽然她已经被他里里外外开发的通透了。   詹姆斯用美国「大片」里的各种手法,将她狠狠的玩了个遍。其中的舒畅那   现在的他已经完全忘记了他前二十年的苦难生活。   只知道他「遇到」厉倾城后的美好。   不被他鞭挞的厉倾城却是不满,颤抖着红唇,「命令」着他。   名贵的车子在无人的路旁不断的轻轻耸动着。有时引来引来路人意味深长的   詹姆斯完事后吹着口哨,而厉倾城拿着白纸不断擦拭着她艳丽无双的俏脸, 还倒着矿泉水下车冲洗了一下。   看着躬着曼妙身躯,在车外「洗脸」的厉总,他是说不出的得意。   他或在她的「邀请下」,来到她的住所,过着「疯狂」的二人世界。   让穿着红色连衣裙,下面什么也不穿的厉倾城,狠狠的抵在厨房的台子上, 双手用力抱着她柔软的香腰,他粗糙的肥舌用力吮吸着厉倾城的香舌。   两人忘情的激吻,唾液交换。厉倾城用力的抓着他雄阔的后背。   美丽纤细的两条玉腿用力夹着他粗壮的腰身,晶莹匀嫩的脚趾紧紧抓着,环 绕着他的后臀,双腿似乎想要用力夹死詹姆斯一般。   吧唧吧唧的唇舌相交声淫靡无比,詹姆斯吻得她喘不过气来。   见她白眼微翻,努力将螓首往后拉着。詹姆斯才放过他。   只是混合的晶莹唾液连接着两人的嘴唇。不住往下掉去。   詹姆斯就在这厨房内,就在这厨台前面,用力的挺动着腰。   用他粗大长长的肉棒狠狠的贯穿她的小穴。龟头径直抵达她私密的最深处。   柔嫩的肉壁被肉棒磨蹭的水润无比,两人的耻骨撞击声震耳欲聋,惊天动地。   詹姆斯仿佛就把厉倾城看做是一个婊子,而且是用一次性的婊子。   丝毫没有怜惜。用他可怕的吓人的肉棒将她湿润的肉壁撑得开开的,仿佛能 放下一个成年男子的拳头。   而厉倾城玉指用力抓着他的后背,既疼痛又带有剧烈快感的她咬着牙,精致 的下巴撑在不断冲撞的詹姆斯的肩膀上,用指甲在他的背上留下了深深的指痕。   肉棒每次从她湿润温暖的肉壁抽出,都带出大量的淫液。   她已经逐渐适应了他的尺寸,不过她那原本粉嫩紧致的蜜道,已经被他弄得 松垮垮的了,没有他原来玩时那么紧。   他逐渐开始开发她的菊蕾,每次他巨大狰狞的龟头才插进去一点点,她就已 经疼得哭天喊地,鲜血直流。   詹姆斯也只得慢慢开发,看着她不甚方便的坐在总裁椅上,或平躺在柔软的 沙发上,不敢触碰她臀部的菊蕾之处。   詹姆斯在车里得意的回想着玩着自家老板的美好。   他看见老板跟秦洛被人搀扶着出来。   忙将手机收好,打开车门,站了出来。   一身黑色西装打扮的他果真如大片中的高级保镖一样。加上他如大猩猩般强 壮的体魄,让厉倾城在哪都不时很有面子。   保镖「强」啊,带出去拉风。而且弘扬国威啊。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保镖兼司机兼教练把自己的老板经常干的不要不   他迎身上前走去,挤开扶着厉倾城的人,大手揽住她柔软的细腰,说道: 「厉总,我来帮你。」   秦洛忙跟原先扶着厉倾城的人道谢,心里也松了口气。   他的手受伤了, 但还好的是,双腿还能走路。   让他苦笑的是,厉倾城这小妖精。   她的小腿被西洛一棍打骨折了,与他恰好相反,小手好好的。   如今她的保镖来了,有人照顾她,就方便了许多。   詹姆斯感受这厉倾城腰侧的柔软,拉开后车门,将她用力拦腰一抱,躬身进   秦洛站在外面,等着詹姆斯出来开车送他们回去。   而在里面的詹姆斯大手用力揉捏了厉倾城的大腿一下。   惹得厉倾城怒视,紧张的看着外面,慌张小声的说道:「你疯了?交代你的   她嫩手怀抱在高耸入云的胸前,防备着他的「任性」。   詹姆斯猩猩脸一笑,点了点头,轻轻在她樱唇点了一下,却是出了车子。   厉倾城忙正襟危坐,说不出的正经,因为秦洛已经坐了进来。   两人自然旁若无人的在车内聊着天,将开车的詹姆斯当成了隐形人。   而詹姆斯则是不时的透过后视镜,看着被他肆意干的厉倾城陪着秦洛那小白   舔着厚嘴唇分外得意。看秦洛的头上似乎已经被他染成了「绿色」。   他将两人送到了住所内,却是被厉倾城赶紧支走了。厉倾城想要跟秦洛过一   毕竟她对秦洛的情义颇深,在秦洛忙的时候,她用詹姆斯缓解一下饥渴,在 她心中,秦洛还是第一位的。   詹姆斯悻悻的走了,毕竟他目前扮演者下属的角色。   而不是在床上骑她的骑士,他也得给秦洛点「汤」喝。不过心下还是有些不 满,想着在操自家老板的时候,要好好教训她一下,让她知道,他才是她的「主   他走前看着秦洛的眼神颇为意味深长。当然,秦洛是不会看见的。   他更关心厉倾城这个「妖精」。   一身银色西装的厉倾城坐在造价不菲的轮椅上。她里面穿着白色的衬衣,开 襟出高高耸起,将她胸部的丰满完全展现了出来。   「你今天喝了不少酒。晚上早些休息吧。我先走了。」秦洛看着厉倾城,说   「等等。」厉倾城挺身喊道,语气颇为恼怒,幽怨。   「还有什么事吗?」秦洛停住了脚步,略显疑惑的回头说道。   「我想喝水。」厉倾城嘟着樱唇说道。   秦洛看着丽人媚态,苦笑着举起被医用纱布紧紧包裹的双手,说道:「我的 手都这样了。还怎么帮你烧水?」   「既然知道你的手都成这样了,你还要走?」厉倾城霞飞双颊,脸色绯红, 西装裙下裸露的晶莹白皙的玉腿轻轻磨蹭着。   她的「欲望」又有些来了,没有詹姆斯可用,自然要留下秦洛了。   「我留在这儿也帮不了你啊。」秦洛叹了口气。   「你晚上回去不觉得口渴?」厉倾城美眸咕噜一转,又问道。   「渴。」秦洛点头。因为他的体质属火,比较容易干燥。而且尿也比较上火, 在跟赤裸的林浣溪大大的浴缸内洗鸳鸯浴时,尿意袭来,他就站在浴缸内向白色 的瓷砖上尿出,上火的尿液的味道在充满沐浴露香气的浴室都掩盖不住。   弄的秦洛怪不好意思的,当时还尴尬的摸着头,不好意思的看着绝色倚在浴 缸一侧的林浣溪。   林浣溪却是毫不在意,连黛眉都没蹙一下,毕竟校长也「尿过」几次,这点                 ——   秦洛今天晚上又喝了不少酒,更是需要大量的水份来滋润身体和五脏六腑。   「那你还走?」厉倾城白了秦洛一眼,说道:「你不能帮我倒水,我可以帮   「可是,你——」   「我只是腿受伤了。手可没受伤。」厉倾城说道。她推着轮椅走到冰柜面前, 取了两瓶依云矿泉水出来。   小手捏着瓶盖先拧开一瓶,却是示意秦洛蹲下来,她好喂给他喝。   秦洛犹豫了一下,还是蹲在了厉倾城的面前。   厉倾城抓着水瓶,将瓶嘴塞进秦洛的嘴里。   秦洛虽然觉得这样的举动有些暧昧,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现在的情况也   况且他也知道身边女的心意,而在家的林浣溪跟他独处时的「风情」也不差   这可是他想错了,他以为在床上的厉倾城也跟平时「妖精」的模样一样。   却不知道厉倾城比林浣溪还要放得开。当然,这事情目前还只有詹姆斯知道。   于是,他用力的吞咽了几口,咕隆咕隆的喉咙耸动声响起,喉管的清凉一下 就让他不在口渴。   厉倾城也不嫌弃,等到秦洛喝饱了,自己把剩余的半瓶给灌了下去。   水罢了,精液她都吞过不少次了。   「我喝好了。」秦洛说道。「早些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你这男人怎么这么没有绅士风度?」厉倾城佯装生气的说道。   「怎么了?」秦洛一脸迷茫的问道。自己回去睡觉,是没有绅士风度。自己 不回去睡觉——难道这样才算是有绅士风度。   情不自禁的,秦洛的脑海里又想起了禽兽和禽兽不如的故事。   「你走了,我怎么上床?」厉倾城指了指自己的双腿,问道。   秦洛看着她白嫩新腻的美腿,银色西装的白领OL风范,顿时咽了咽口水。   是啊,厉倾城的双腿不能动弹。如果自己走了,她怎么从轮椅上爬上床?他 心里泛起一抹不为人知的欲念,毕竟在法国,林浣溪不在他身边,他也不能解决 自己的生理需求。   他迟疑着说道:「那我要怎么帮你?」秦洛自己手缠着绷带,不太方便。   「你蹲下来。」厉倾城说道。   「蹲下来?」   「对。蹲在我面前。」厉倾城指了指面前的木制的地板。「难道你长这么大 就没背过女人吗?没背过,也看到别的男人背过吧?真是笨蛋。」   「我知道。」秦洛赶紧蹲了下来,把并不宽厚的后背留给了厉倾城。   厉倾城的嘴角浮现起一抹邪恶的笑意,然后伸出双手勾住秦洛的脖子。猛地 用力,把自己的整个身体重量都转移到了秦洛的背上。   丰满的胸部贴在他的玉背上,浑然不在意,甚至还轻轻的磨蹭着。「可以站 起来了。」厉倾城笑嘻嘻的说道。她趴在秦洛的背上,说话时故意靠近秦洛的脖 颈,让他的耳朵痒痒的,身体一阵酥麻。   厉倾城的身体比较丰满,前凸后翘,玲珑挺拔。秦洛虽然瘦弱,但是从小就 有《道家十二段锦》筑基,又用《练体术》打底,体力还是不错的。   起码林浣溪是在床上时这么认为的,认为他比一般男人「更强」,如果秦洛 知道林浣溪是拿他跟厉永刚这个老人比,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厉倾城的胸部压在秦洛的背上,让他身体触及的位置软绵绵的一大团,让人 的注意力情不自禁的发生转移,更是丝毫不觉得有任何负重感。   他暗想着,如果她浑身赤裸,让自己背着,自己是什么滋味。   可惜,他只能享受这么一点点距离的时间:从轮椅的位置走到床边。   秦洛把后背转向大床,厉倾城却没有松手。而是用力一拉,两人便一起往床   厉倾城垫在下面,秦洛恰好后背倒在她的身上。这让秦洛觉得,今天的大床   有两个软绵绵的「枕头」在背后。   秦洛的心跳砰砰直跳,体内的血液加速,面色潮红。   他也同样听到厉倾城强劲有力的心跳声。   「晚上在这儿睡吧。」厉倾城柔声说道。「没有我,你没办法脱衣服。」   秦洛可不是柳下惠,厉倾城都这么主动了,他还能拒绝?   但他还是要保持略微一点点风度。   于是,他说道:「这样不太好吧?」。脸上带着羞涩,心中却是暗喜。   终于可以比较一下浣溪和倾城的区别了…   「有什么不好?难道怕我吃掉你?」厉倾城说道。   「我是——我怕我控制不住。」秦洛看着她秋水般的眸子,真诚地说道。   「你敢动手动脚,我就把你的手和脚全给切了喂狗。」厉倾城恶狠狠的威胁   「那我还是回去吧。」秦洛想从床上爬起来。他在别的女人面前有信心,但 是,就是对厉倾城没有信心。美女在床却什么都不能做,这样憋一个晚上,对他 来说实在是一种折磨。   厉倾城伸手搂住秦洛的身体,说道:「如果你什么都不做,我就把你的小弟   「——」秦洛哑口无言。   这个女人,总是这么流氓,总是这么讨厌,总是给人惊喜,总是让人欲仙欲   仅仅一句话,一个转斩,就让秦洛的心啊肝啊魂啊魄啊全都飞扬了起来。身 体的每一个毫毛和细胞都舒服,像是吃了人参果一般。   她的意思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就是说,相比较联通,她更喜欢移动。   如果你不动的话,她会更加的生气更加的愤怒。   「起来。」厉倾城喝道。   于是,秦洛这个听话的小受男赶紧从厉倾城的身上滚了下来。和她并排躺在   厉倾城的手捏住秦洛的下巴,让他的眼睛看着自己,声音妩媚的问道:「你 觉得我好看吗?」   「好看。」秦洛傻傻的说道。   原本厉倾城就是一个媚惑众生的人物,喝过酒后的她更显妖娆性感。粉腮红 润,秀眸惺忪。芳菲妩媚,风情万种。   酒不醉人人自醉,看到此时的厉倾城,秦洛真的有些迷醉的感觉。   「我不穿衣服的时候更好看。」厉倾城嫣然笑道。   「这个——我不知道。」秦洛违心的说道。其实,他就算想象也能够知道她 说的话是事实。但是,这个时候他言不由衷的使用了『激将法』。   你不是说你不穿衣服时更好看吗?我才不信呢。有本事你脱「很快,你就会 知道的。」厉倾城目光紧紧盯着秦洛,毫不迟疑地说道。   她说话的时候,便已经伸手解开了银色西装外套的钮扣。   秦洛目光紧紧随着她的俏手移动,咽着口中的口水。   接着,她将外套扔在一旁的椅子上,又开始解白色衬衣。   当所有的钮扣都解开后,便露出紫色的蕾丝花纹内衣和一大片内衣无法遮掩   「咕咚。」秦洛喉咙耸动。   厉倾城听到响声,白了秦洛一眼,然后解她自己的裙子钮扣。   裙子是卷裙,只要一解开钮扣,便自动的向两边松开。然后,那条和内衣同 样颜色的紫色缕空内裤便展露在秦洛的面前。   他甚至可以透过她紫色的内裤看到她阴阜上茂盛的黑色丛林。不少还黑色的 卷毛刺穿内裤,隐隐露了出来。   秦洛暗叹着,真浓啊,比浣溪多多了,难怪这么「妖精」。   他可是中医,知道阴毛旺盛的人,性欲一般都强。   「咕咚。」秦洛再次咽了口口水。那黑森林有着别样的诱惑。   「可能刚才喝水喝多了。」秦洛不好意思舔了一下嘴唇,「羞涩」的如邻家   厉倾城没有停留,她微微起身,把那条几乎感觉不到什么布料的小内裤褪了   曲线玲珑,不着片缕。   这是一具女人的躯体,堪称完美的躯体。   像是上帝的杰出,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挺拔饱满的胸形,平坦如镜 的小腹,圆润可爱的肚脐,还有那一片茂密的毛发——他肯定,这是她见过有着 最浓的阴毛的女人。   虽然他才看过几个女人的裸体。   厉倾城的耻毛隐隐将她整个阴阜遮住。   她的每一寸粉嫩的肌肤,每一个私密的部位,长短粗细,全都浑然天成,无   不过略有瑕疵的是,她的阴唇显得肥大,带有一点微褐色,像是被用过了许   不是少女的那种粉嫩。   秦洛却是认为这是她的「特殊」之处。   因为他完全被她吸引住了目光,不想其它杂七杂八的东西。   她说的没错。她不穿衣服时比穿上衣服更美。今天他终于见到了。   这种美带给人赤裸裸的视觉冲击力,点燃他体内的热血和征战欲望,几乎逼   跟浣溪一样,一样让他控制不住他自己。   秦洛的眼睛赤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我都成一块干柴了,你能不能添把火?」厉倾城分开她的双腿,张开美腿 让人操弄的姿势格外干脆利落,但她依旧带有一丝羞涩。   毕竟秦洛跟詹姆斯不同,两人在她心中的分量不一样,她螓首测了过去,不 看秦洛那如火的眼睛。   秦洛现在身体里面满满的都是欲火。这火势越烧越旺越烧越烈,他下面越来 越大,一下就高高耸起,如果再不释放的话,就快要把他给烧着烤焦了。   但让他骂娘的是,他的手不能大幅度的运动,甚至连身上的长袍都没办法脱 掉,裤子没办法脱下来——他就像是只找水的乌鸦,明明看到水就在玻璃瓶子里, 可是,他却没办法喝上一口。   「你不想要?」厉倾城疑惑的转过头来,大腿合拢又张开,粉嫩的脚后跟碰 撞一下,发出哒的声响,她迷惑地说道。   詹姆斯如果看见她这样,一定会直接狠狠的冲刺压上来的。从来没有例外过。   「咕咚。」秦洛咽下了不知道是今天晚上的第几口口水,无限委屈的说道: 「我的衣服脱不了。」   倾城点了点头,像是才想起这回事儿似的,说道:「我以为你不想要呢。」   厉倾城玉体横陈的躺在白色柔软的大床上,明亮皎浩的灯光让她的脸上浮现 出一层灵动妩媚的光辉。脸上的阴影起伏跟凸显了她绝色的容颜。   她的俏脸绯红,眼眸含水,娇艳欲滴的红唇柔声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如果你愿意的话。」秦洛连忙说道,他的弟弟已经要爆炸了。看着玉人赤 裸的在身旁,他却不能扑上去。   那此薄薄的布料对他来说还真是件累赘。   有的时候,人还真不如一只动物。人家动物身上本来就长着皮毛,可御寒可 保暧,遇到有意的异性同伴时做起事来也方便。   「我不愿意。」厉倾城果断拒绝。   「过来。吻我。」厉倾城伸手把秦洛给拉了过来,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傲挺 如一座白色小肉山似的胸部上,说道:「我有感觉了。就给你脱衣服。」   「这个女人」秦洛咬牙切齿的想。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性* 爱是美好的,是公平的,是彼此的,是你来我往的。她怎么能让自己单   浣溪就不这样,尽管一直都是浣溪服务他,在秦洛看来有些过分的要求,浣 溪从来没有拒绝过。   比如说,让浣溪像母狗一样趴着,让他从后面大力操弄。   比如说,从后面把着她的腿弯,在卧室的镜子前,看着他粗壮的肉棒,如铁 棍一般在浣溪绝美的玉体内抽插,她虽然面色潮红,但依旧愿意。   比如说,将他的精液,狠狠射在浣溪清丽绝俗的俏脸上,她也是仰着头,如 被人恩赐一般。迎接他的洗礼。   比如说,在学校的时候,他看见校园情侣在小树林激吻,他心血来潮,拉着 林浣溪,就在无人的校园湖畔,青天白日之下,让她替自己吹箫,而秦洛如放风 的小偷一般,贼眉鼠眼的打量着四周,感受着浣溪香舌的滑腻,她口腔的温润。   在香草的香气和阵阵凉风下,狠狠地射在浣溪的嘴里,让她捂着小嘴吞了下   可没把他给乐的,走在路上都神清气爽,看谁都是笑眯眯的。   秦洛暗想着,浣溪真是最「爱」我的人啊。什么都愿意,估计自己提出肛交 …喝尿这些重口味的。她也不会拒绝自己。   不过他是舍不得的,跟浣溪能玩野战就是他最大的满足了。   「你不愿意?」厉倾城看到秦洛没有动作,出声问道。   秦洛本来想狠狠的拒绝她,再说上一些很有尊严很能体现自己大男人主义的 话,然后跳下大床摔门离开。   但是,他更加认真的想了想,好像厉倾城一直以来都是如此的强势。而且, 她更不可能被自己的狠话给吓倒。摔门离开的话都到这种地步了,他舍不得走。   毕竟他也好久没泄火了。   这个女人,总是能够把他给吃得死死的。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无论是工作   「我——」秦洛一句话没有说完,便已经含住了那山峰上的美味的果实。用 力吮吸着,不断嘟着嘴,仿佛婴儿吸着母乳一般。   倾城仰着白天鹅般的脖颈,红唇颤抖,呻吟一声。「就是这样。」   两腿熟练的环住他的腰侧。   秦洛跪在床上,他吐出她的一颗樱红的乳蒂,舌尖娴熟的挑逗着她的那硬起   那颗娇嫩的乳蒂颤动不已,带着大量的晶莹的唾液。   厉倾城下巴抬得更高,吐的香气更加急促。小手用力抓着身下的床单,顿时 床单就隆起的纵横交错的沟壑。   她猛地坐了起来,状若疯狂的扯掉秦洛的裤子,又拉下了他的内裤跟她跟詹 姆斯独处时,闻到他身上雄浑的男人的气息的时候,也是这么疯狂。   秦洛的衣物被随意的扔到了床下,他的狰狞的龟头怒吼着,还没来得及宣告   就已经被她一双柔嫩温暖的玉手握住,不住的往她胯下拉扯。   秦洛皱着眉头,顺势而动,将他的弟弟稳稳的抵在了她肥嫩的阴唇外面。   那里早已湿润,润滑无比,洪水滔天,让秦洛不由的感叹,倾城比他还要饥   他吃力的找准位置,用力挤了进去,却发现没有他想象中的紧致,感觉松垮   即使他认为自己的尺寸已经很大了。   但明显厉倾城的肉壁能容纳远比他更大的尺寸。   他皱着眉头,挺着身,疑惑的问道:「倾城,怎么,怎么没那么紧。」   厉倾城镇定自如的说道:「哼,没有你,我就跟我的宝贝过的,它可呆了无 数次了。你难道要我一直用手啊。」   秦洛闻言,苦笑一下,顿时想到:「她的阴毛那么浓密,性欲那么旺盛,肯 定都是靠那巨大粗长的电动棒解决的。」   他想着厉倾城将美腿岔开,成「M」型,巧手拿着黑色粗长的电动棒,巨大 的震动声在她的办公室想起,她不断推送着棒柄,抽插着她迷人的小穴。   就不由更加火热。他的性欲更加高涨。还有些气馁,老子竟然输给了电动棒。   我汗。亏死啦。他吐槽着。   他的肉棒在湿滑的水洞捅着,水汪汪的淫洞不住往外流淌。   心里又涌起一阵愧疚,都怪自己,还要爱慕自己的女人靠电动棒解决,真是   他暗想着,又在外面那么多天了,在家的浣溪也说不定有时也是用那个解决   他真是没有尽到男人的本分,但他没有办法了,还有许多事情他得去做啊。 他必须在外面跑着,让娇妻在家「独守空房他抱歉的说道:」倾城真对不起,是 我以前没有注意到。「看着面色嫣红的俏脸,他缓缓抽插着胯下环着他腰的厉倾   厉倾城闻言却是有些愧疚,自己不能给他自己的处女,还让他用着被人用过   她觉得对不起秦洛。但又想到詹姆斯那巨大无比的大屌,她的脸色愈加潮红   秦洛的尺寸,体力,凶猛程度远远不能跟他相比。她不是很尽兴。   她用力推开跪着在她身上耕耘的秦洛。让他侧躺在一旁,她吃力地跨坐在他 那相比一般人大的鸡巴上面,用力坐了下去。虽然腿受伤,但这点小动作还是能   秦洛吃惊的看着厉倾城的凶猛,脸上一阵耻辱的神情,羞辱啊,竟然女上男 下,他默默的侧着头,感受着她小穴的水润。   厉倾城满头秀发散落着,双手撑在秦洛纤弱的胸前,仰着头,不断耸动着腰 身,夹着她体内的秦洛的肉棒。   她如同一个英姿飒爽的女骑士,骑着身下的小「红」马,饱满的玉乳随着她 的剧烈的起伏,荡起令人目眩的弧线,她嫣红的乳蒂不断在空中晃荡着。   让秦洛的眼睛都离不开,看着玉体晶莹莹白的厉倾城,他默默的忍受着。   说多了都是泪啊,厉倾城跟人的「第一次」,竟然就这样被她凌辱了。   他暗暗发誓,等手好了,一定要重振男人的雄风,他不服输,他要让厉倾城 见识一下自己的本事。   他在家中跟林浣溪时的嚣张不可一世,也要重现在厉倾城的身上。   不过,他到了后面才知道,厉倾城远比他想象的更厉害。至少秦洛操她的时 候,哦,不,她操秦洛的时候,从来没尽兴过。   厉倾城疯狂的耸动着盈盈一握的玉腰,圆润雪白的脚趾侧贴在床单上,不住   她饥渴地吐息,仰着螓首,闭着眸子。感受着他的鸡巴。比较着他和詹姆斯   她知道,她不能缺少詹姆斯的大屌,因为,她用那根大鸡巴能享受到绝顶的   但她出于自己的情意,不断的「伺候」着身下的秦洛。   直到秦洛不断耸动着腰身,将他的子孙狠狠的注入到厉倾城的体内。   厉倾城又熟悉的感受到男人精液射入的滋味,但秦洛的射出力度,量跟詹姆 斯无法相比,甚至不能让她有一点高潮的滋味。   她顿时有些索然无味。已经隐隐想着,要让詹姆斯再度让她登上绝顶。   今番羞叠鸳鸯枕,凝眸遥盼情郎愁。   个中滋味,只有镜中人方可体会。秦洛在舒畅中陷入的沉睡,嘴角还带着笑   而一旁的厉倾城却是一副身无可恋的样子,也不清理肉壁缓缓流出的淫液。   她已经决定了,一定要瞒着秦洛,将詹姆斯一直带在身边,他能缓解她旺盛   她可是知道,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以后如果没有詹姆斯在她身边。   她不知道该如何过下去。难道靠粗长的电动棒?   那总是外物。   而且,秦洛着花心小子,在外面不一定会有多少女人了,难道几个星期或者 几个月才能轮到她一次?   她摇了摇螓首,咬着红唇,想着绝不能那样。   不能「放过」詹姆斯,那个变态的大猩猩。   风平浪静,暴雨初歇。   秦洛全身舒坦的趴在厉倾城的身体上。她体态丰谀,身材丰满多肉,像是熟 透了的蜜* 桃,又像是久经人事春雨滋润的少妇。是一个放在上面可以当被子, 垫在下面可以当毯子的多功能女人。   「原来你那里也就是这么回事儿。」厉倾城撇了撇嘴,说道。「和黄瓜没什 么区别。还没茄子好用。」「……」   秦洛有气无力的反驳,说道:「那你刚才还叫的那么大声?」他出于男人的 自尊,将她的娇喘说成了痛喊。   「用黄瓜我也叫的很大声。」   很快的,厉倾城又咯咯娇笑起来,说道:「不过,这个时候让它留在里面还 是挺舒服的。能屈能伸,能软能硬。跟变形金刚似的。」秦洛羞愧的想要撞墙。 来到这个世界二十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比她更加流氓的女人。   多么流氓的话都能从她嘴里冒出来,不矫情不造作,自然而然,理所当然像 她就应该是说那种话的女人。她要是和你讲唐诗宋词尼采罗素昆德拉海鸣威的话, 你反而会怀疑这女人是不是有病。   「怎么?生我气了?」厉倾城见到秦洛沉默无声,久久的不回应自己的话, 声音娇柔的问道。「男人是不是都不喜欢自己的女伴说他不行?」「没有。」秦 洛说道。没有才怪,我才是一家之主。他暗想着。   可是,厉倾城却突然间紧紧的搂住他的身体,声音甜腻的说道:「老公。你 刚才好棒哦。让人家好舒服耶——」从厉妖精嘴里跳出老公这个称呼,秦洛的身 体一麻,连骨头都快要酥掉。   可是,接下来的一句话,又把他拉回到残酷的现实。   因为,厉倾城羞涩的在他耳朵边说道:「要不,我们再做一次?」她根本没 有享受到什么,秦洛还不够「强」。   这个绝对不行。   这几天里,秦洛几乎没怎么睡觉。每一分每一秒,精神都处于极端的紧绷状 态。生恐这次『借东风』之行会出现什么自己难以预料和逆改的变故。   后来又被法警爆打受伤入院,晚上又喝了这么多酒,刚才的一番征战也耗费 了他为数不多的体力和精气——他没力气了。   「我没力气了。」秦洛坦白的说道。   于是,厉倾城就再次大笑起来。笑的肆无忌惮。   秦洛仰起头,看着他如花如玉的俏脸,认真问道:「你还是处女吗?」厉倾 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当然不是处女了,已经被詹姆斯那个土老帽拿走了。但 她还是眼神灼灼的和秦洛对视着,问道:「你认为,我是什么样的女人?」「我 不知道。」秦洛摇头。「我看不懂你。」   秦洛觉得,以厉倾城的为人,她一定不是个随随便便的女人。可是,以她的 性格,又像是身经百战的过来人这两种可能性都有。让他不确定。让他看不懂。   其实他再进一步就能猜出,她其实是两种的结合体。她愿意让她看得上眼的   但如果看不上,对不起,有多远滚多远。   「是不是很感激?」厉倾城问道。「珍藏多年的那层薄膜用来招待你的小弟 弟了。」「……」   厉倾城话锋一转,说道:「不过你也不要在意。我这不是原装的,为了哄你 开心,我特意去补了一个——虽然处女不见得就一定比非处女让男人舒服,但是 ——心里享用些不是?」「厉倾城。」秦洛愤怒的喊道。这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 声音这样的态度喊全她的名字。   刚刚认识的时候,他喊他『厉小姐』,熟悉以后,他干脆就不叫她的名字了。   「怎么?」厉倾城眨巴着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我说那是假的,你生气了?」 「我不是因为那个生气。我知道那是真的。」秦洛说道。「我是生气你的态度— —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儿——」「嫌我不正经?男人不就是喜欢在床上不正经的女 人吗?」詹姆斯就是那样,她和詹姆斯「玩」的很开心,很尽兴。   「我是」秦洛郁闷的快要吐血了。这个女人的词锋是远胜于他的,每次斗嘴 他都不是对手。「你可以正常一点儿的说话。」倾城点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 了。你是想让我在说话的时候正常一些正经一些。但是在和你做那档子事的时候 不正常一些不正经一些。对吧?」「……」   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领悟能力是很惊人的。   他喜欢厉倾城跟林浣溪一样,在外是贵妇,在家时荡妇。   林浣溪在家里的「淫荡」可是让他如帝王一般。   「好吧。我以后会注意的。分开时间和场合。」厉倾城说道。   厉倾城却是缓缓滑了下去。秦洛吃惊了看着她,舒畅的哼了一声。   他的弟弟被温暖的腔室给包裹了……   秦洛是头昏脑涨走出房间的,又是一发。他认为自己如果和厉倾城在一起的   早晚会精尽人亡,他可是医生,没见不少古代皇英年早逝么。不少就是死于 这个病因…不过他还是没有想到,厉倾城竟然「第一次」上床,就愿意给他口交, 至于她娴熟的技巧。   他却是认为,「妖精」么,学这个飞快。估计她看的「片」都比他做爱的次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7-11-6 19:53 编辑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7-11-6 00:29 这篇同人文绝对能在同类中排到前三,尤其是作者对于天才医生原作的理解,一个个寝取女主非常刺激 长篇剧情加上更新速度让人惊叹几乎赶得上原作,各种调教得场合也设计得别出心裁 管他秦洛能力通天,插入你女人得时候就会把你征服,这是同人文得绝对爽点之一 金币 2017-11-6 08:49 美中不足的一点是历女王改写的不好  为了欲望而绿  与原作相差较大   相比较之下  我认为来个龙傲天在谈生意的饭局上用药或者用强别的什么都好 都好过写个保镖 金币 2017-11-6 08:50 感觉厉的改写还可以有更大的发挥,可以各种背着主角各种跟老黑玩刺激阿。 金币 2017-11-6 19:52 话说免费看文的我,不该如此瞎BB,不过喜欢这文还是论几句吧。几个女主角初次都有些过于简单,毕竟是女主,女主的第一次,应当是宝贵,毕竟堕落以后都成了碧池,没什么可看的了,已经找不到凌辱,NTR的的感觉,还是慢慢的沦陷比较有意思。 此文对于女主的第一次都过于简单粗暴,林浣溪还可以,毕竟有个堕落的过程,来利用爷爷威胁她也是可能的,但是受1次威胁以后难道都没想想办法去毁灭证据,就这样什么都不做,一直被威胁下去,有点不符合她的性格。 闻人牧月刚出场已经被调教得差不多了,被水伯迷奸的过程也没有,很难有带入感,很难想象一个女神级人物,在迷奸他的人面前哭鼻子,人设都崩了。 厉倾城这个女强人,被个非洲老醉奸一次,然后直接就代在身边了,随时随地的让他干,完全没有贞操观念,才多大,就直接养个鸭子在身边,有这么强烈的欲望吗?那么容易就堕落成这样 这离从小被龙王养大,找都把龙王当成信仰,龙王叫她死都不会犹豫,被干一下,也就很容易理解了,没有挣扎,没有反抗,感觉秦洛才是第三者,没事去泡人龙王的妞。 陈思璇这个明星,刚出场就已经和老板有一腿了,连个过程都没有,还说她外柔内刚,完全没看出来哪里内刚了,在外面一给老板摆脸色,回家就各种“赔罪”。第一次怎么被老板干的也没有交代。 说了这么多,还是对于原著的喜欢,这些女角色也很喜欢,越是喜欢越喜欢看她们被凌辱堕落的样子,又不想她们堕落那么快,被干1次就直接成碧池。女主的一血在我们读者心中太重要了,不然金庸也不会因为小龙女的贞操被人寄刀片了。希望能把一血写详细一点,不要一笔带过,黄蓉小龙女那么火。。。也是因为读者喜欢这样的女主吧。 同人小说的人设,女主是要爱男主的,可以被威胁,下药,或者各种阴谋诡计被人夺走贞操,但是爱男主的心不要变了才好。 本帖最后由 561326571 于 2017-11-6 19:00 编辑 金币 2017-11-6 19:53 贡献 2017-11-6 19:53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