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欲望的黑蟒淫乱的归宿 03 》


  欲望的黑蟒:淫乱的归宿1(第3幕)   面对其美不胜收的湖光风景,身在二楼阳台的洁芮雪很快便沉迷于其中,目 不转睛地盯着波光粼粼的深蓝湖面,并感叹于自己对兰茵镇乃至这里的一无无知, 原因无二,自己在与伊晓诚结婚之前,虽来过这座小镇游玩过好几次,却不知道 在它的郊野之处居然坐落着一面如此之美丽动人的清澈镜湖,从而错过了在这享   稍一片刻,这位遐想中的言情小说家毫无征兆地喟叹一声,像是为某些事所 烦恼,其美奂绝伦的知性面庞上更是浮现起一丝落寞的神色,这也难怪,自己的 丈夫一大早便跟随婆婆到兰茵镇外的地方去某位重要的客户见面去了,都不知道 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但婆婆却不这么看,用她的话来说便是:「年轻人就该多多 出去历练,这样才能担当得起家业的传承。」   而说到这个早上离家到镇上的人,其实还有男主人博尔巴·菲尔特与女仆杰 奎琳·诺恩,至于其外出的缘由,他们两人说也是办公,只不过不是到镇外的地 方,而是到镇上的伊晓家企业,就这么一下,这个偌大的郊野别墅里便只暂时性 剩下新婚燕尔的洁芮雪与担当女仆没多久的安吉拉·诺恩。   或许是因为两者年龄相差不太大的原因,当初这两位气质出众,各具风情的 美丽女性甫一见面,便颇为投缘地交谈起来,涉猎了不少话题,而洁芮雪与伊晓 诚的婚礼,安琪拉更是没有忘记参加,还主动充当了对方的伴娘,为其送上由衷 的真诚祝福,宛若亲密得就像亲姐妹一般,也因为如此,比之除丈夫以外的人, 洁芮雪发觉自己更能在安吉拉面前敞开自己的心扉,进行更进一步的深交与密谈。   既然丈夫不在身边,也不知道何时才会回家,加上此时屋里也只有安琪拉一 人在,那么为何就不能邀请她与自己到湖边散散步,一起漫步于湖边的丛林里, 感受着这梦幻般的美丽风光呢?本着这样的想法与打算,洁芮雪转身离开阳台, 走出新婚卧室,顺着幽深僻静的走廊去向了楼下的栽培室,她记得安琪拉不久前 还在那打理过花草。   栽培室的面积不大,也就100 平方有余,但胜在采光充足,空气清新流通, 相信即便无所事事地身在这里,但只要闻着这些混杂着花草芳香的空气,相信便 是件令人心生惬意的事了。至于这里所选栽种的花草,它们中虽然大多只是易于 养活的寻常品种,可也有些难以叫出名字的稀有品种,而在栽培室里的某个不起 眼的角落里,更是坐落着一盆让洁芮雪初次见着,便让她感到有种说不出古怪感   这株花草高约一米,长着紫蓝的花瓣与火红的花蕊,翠绿的枝干上留着再普 通不过的绿叶,就如同它所处的角落一样毫不起眼,可在洁芮雪看来,安琪拉却 在照料这株盆栽上花的时间最长,也因为如此,她曾询问过对方,安琪拉听后, 却故作神秘微笑,以半开认真的顽皮语气地作答:「这株花草是美颜花,女主人 与我母亲能保养得这么好,靠的就是它,而且我时不时也用它做食材的配料,说 不定你这几天吃的饭菜,也有它。」   有关于这株花草的解释,洁芮雪听后,只是微微笑了笑,并没有当真,但因 为此时需要照料美颜花的缘故,安琪拉却表示自己不得不婉拒与对方一起去漫步 的邀请,不过在栽培室送别洁芮雪之前,她赫然以别有意味的语气半开玩笑说道: 「芮雪,独自一人欣赏美景时自有独自一人的好处,没有他人的干扰,说不定更 然能看到令人意想不到的东西。」   在安琪拉的再三推脱之下,洁芮雪的邀请只得作罢,随后更是不得不独自一 人离开郊野别墅,迎着那温暖明媚的上午阳光,走进那茂密的丛林里,来到柔软 细腻的湖边沙滩,面对着这水天一色的迷人风光,她很快便忘记了种种烦恼所带 来的不快,更加沉迷于眼前这诱人迷失的风景里,整个人更是不由自主地在湖边 的沙滩上漫步着,似打算想彻底绕这个美丽的湖泊行走一周一般,直到……赫然 出现在沙滩上散落一地的衣物才猛然令她从遐想中清醒过来。   「女装外套,胸罩,男装外套,内裤……奇怪,还有其他人在这?」但见洁 芮雪一脸疑惑走近散落一地的衣物,不住地思索着,不知为何,她总觉得眼前的 这堆衣物总给自己有些许熟悉的感觉,就宛若在今早那两人身上穿过。   「难道会是他俩……」想着,洁芮雪顺着沙滩上所留下的两连串并排脚印来 到了湖水边,并用若有所思的目光投向波光粼粼的湖面,可稍一片刻,其洁白高 雅的脸颊便在微微一红,整个人的端庄身姿也轻轻一颤,似为意识到了点什么骇 人的真相而感到震惊与紧张,而在这位新婚人妻身后,则摆放着一张足可容纳两 位成年人躺下的宽幅沙滩席。   洁芮雪继续怔怔地盯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整个人也在岸边显得驻步不前,宛 若想要探寻出什么东西才肯罢休,然而,就在她视线范围之内的湖面上泛起一阵 狂乱的涟漪后,这位善于观察的言情小说家却像受到惊吓的小鸟一般,本能地一 阵飞快小跑,离开沙滩,溜进了岸边处的茂密丛林里,躲在了一棵大树后面。   如果是平时的话,洁芮雪绝对会二话不说地离开现场,毕竟偷窥他人隐私并 不是件好事,但这一次,她不打算这么做了,因为就算只是为了丈夫伊晓诚与婆 婆伊晓岚月,她也觉得自己有必要在这里弄个水落石出。   「出来吧,你们俩……」本着一探究竟的心思,洁芮雪平复了下自己有所急 促的呼吸节奏,而后背靠着大树,背过头,挪着自己微微发抖的身躯,向着右边 靠去,将那片宽幅沙滩席所处的沙滩尽收自己眼底。   仅仅在片刻之后,新婚人妻双眉下的那对好奇且清净的星眸便瞪得更大了, 扩张的瞳孔里更是透着一种难以想象的震惊,整个人连那所放缓的呼吸也重新变 得急促起来,似目睹到某种令人惊惧的事物。   「奇怪,他俩不是今早到镇上的企业办公去了吗,怎会在这?」洁芮雪万分 无奈地在心底质问着,而若顺着她暗中偷窥的视角往沙滩望去,可见到一男一女 正毫不在意地一丝不挂,展露着各自的赤裸躯体,且有说有笑,亲密万分地相互 揽着对方的腰部,一同走向沙滩席。   那男的留着光头,虽其貌不扬,肤色深黑,却魁梧高大,身高足以接近2 米, 一身雄壮强横的肌肉则仿若透着令人望而生畏的凶猛力道,而那根挂在坚实胯下 的黑根巨蟒更是散发着非一般的雄性魅力,牢牢地吸引着偷窥者的目光。   「大,真的好大,想不到还未勃起,便不比诚的那话儿勃起时的长度来得要 短,而且论其粗壮程度……好像来得并不逊色,真是好厉害,如果它完全勃起的 话……」后面的自我感言,洁芮雪没有在自己心底续写下去,但若在这根完全勃 起的黑色巨屌面前问起自己该用什么字词来形容丈夫伊晓诚的阳具,自己也许会 用上「软绵羸弱」,「短小无力」的字眼?抑或是毫不留情地直接来一句「渺小 到忽略不计」来定调。   随着偷窥距离的拉进,黑色男子的身份对洁芮雪来说不再是秘密,除了博尔 巴之外,她实在想不出第二人了,而那伴随于公公来到宽幅沙滩席前的赤裸女性, 也正是安琪拉之母杰奎琳——两人说今早是去镇上的企业去办公,但显然说了谎, 为的只是在湖边享受鱼水之欢而已……可婆婆伊晓岚月,丈夫伊晓诚,还有好友 安吉拉,他们三人知道这件事吗?如果自己告之他们这件事的话,却不知道他们 会不会信,但若不告之他们三人,似又对不起这三人……目睹到这忽如其来的变 故,洁芮雪的脑海里可谓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但公公胯间的那根 大黑鸡巴真的好雄伟,而且杰奎琳也是容貌身材两相俱佳,是个魅力非凡的成熟 美妇,或许这就是两人走在一起,搞偷情的原因?   很快,博尔巴与杰奎琳便有了新的动作,但见两人在微笑间转换一下位置, 便有如一对不知情的亲密情侣一般,侧身面对着偷窥中的洁芮雪,之后,美丽成 熟的家族仆人便优雅冉冉地在男主人面前双膝跪地,手捧着胸前那对成熟无比的 浑圆乳房,神色迷离地夹住着下垂悠长的大黑鸡巴,口吐轻微热气,有如在呵护 怀中至宝一般上下套弄起来。在这种接踵而至乳交刺激之下,深陷于柔美温暖乳 沟中的黑根巨蟒很快地昂然勃起,有如一条振翅高飞的冲天巨龙一般,将凶狠无 比的龙头探到了一对光泽湿润的蜜唇面前,领会其意的杰奎琳则蒙尘一笑,不见 她有任何迟疑之色地张嘴伸舌,将这一整个浑圆硕壮的黑色龟头纳入了温暖湿润 的嘴腔里,与此同时,她那双温暖沉静的浅棕色双眼也更显痴迷与眷恋。   另一方面,洁芮雪在目睹着博尔巴那巨阳黑屌全然勃起的骇人雄姿的同时, 其惴惴不安的偷窥目光也是毫无意外地更显震惊,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低估了 这根大黑鸡巴勃起之后的真正尺寸,或许还包括它插进阴道里所带来的快感程度, 至于自己的新婚丈夫伊晓诚,若他的鸡巴与这样真正雄伟无匹的阳具一经比较, 自己就真的只能用「渺小到忽略不计」来形容了……没错,伊晓诚的阳具单从尺 寸来讲,无论是粗度还是长度都远远无法与他的黑色继父相比,就像稚嫩小树与 苍天大树之间的差别,某种程度上来讲,甚至乎有些令自己失望……   洁芮雪依然隐藏在大树背面,不住地在心底比较着两个男人胯下阳具的大小, 也许是脑海里所遐想的事情过于羞人,加上眼前所目睹的淫荡的景象,平时专注 于纯爱小说创作的她终于把持不住,一个转身,紧闭着双眼,背靠在大树上,意 图平伏着胸脯下那愈发激动的呼吸频率,然而,伴随着不绝于耳的阵阵性器抽插 之声与带着欢愉意味女性呻吟之音的响起,新婚人妻的脸颊与耳根处却燃烧得更 为娇红血艳了,她甚至乎感受到从下体出传来的无尽落寞,正引诱着自己伸手向   不知在什么时候,双膝跪地的杰奎琳已然结束了对博尔巴乳交与口交,但这 并不意味着这场沙滩性爱的结束,相反,她的下一个性交姿态却更显淫霏撩人, 整个人赫然摆出了四肢着地,挺臀垂乳的后入狗趴姿态,其趴跪的朝向也是不偏 不倚,恰到好处地正对着洁芮雪所隐藏的那棵大树,像是刻意而为之一般。   与此同时,屹立在杰奎琳身后的博尔巴也有如一只黑色巨兽般双膝跪了下来, 并挺立着胯间的黑根巨蟒,熟练且娴熟地插入了那道深陷于两团肥厚丰腴臀肉之 间的淫靡肉缝,伴随着那根巨阳黑屌在阴道与子宫里活动时所带来的凶猛力道, 杰奎琳除了顺从于它的抽插而摇乳摆臀,发出喜极而泣的欲望呻吟之声外,便没 有其他的动作了,而从她脸上流露出如痴如醉的神色也可看出,这位美丽熟女显 然非常享受男主人的抽插,乃至驾驭,可以说,现在的杰奎琳,与其说是那位平 时在男女主人面前不卑不亢,温柔待人的沉静女仆,不如说只是头自愿舍弃所有 尊严,只为得到博尔巴胯下那大黑鸡巴临幸的性奴母狗。   伴随着愈发急促激烈的性器抽插声,杰奎琳的呻吟之音也有如一曲富有情调 的讴歌,在一步步地走向高亢与冲动,之后更是在一阵浓烈阳精的爆发中去到了 愉悦的巅峰,而后,这股情欲之音便毫无意外地缓慢回落,结束得悠然且有韵味, 也让在情欲声中备受心烦的洁芮雪回复了些许理智……   「奇怪,杰奎琳没再呻吟了……」本着一探究竟的目的,好不容易才平伏住 自己情绪的洁芮雪重新挪了挪自己的身躯,背靠着身后大树向右靠前,且眼带偷 窥且好奇的目光,重新瞄向了湖边沙滩那一边……却发觉只有杰奎琳一人双眼闭 目,压胸翘臀地伏躺在那张经历过性战后的沙滩席上,至于公公博尔巴,却不见   「难道……他又到湖里游泳去了?」然而,随着一阵细碎轻微的脚步声骤然 响起,洁芮雪才惊觉自己的猜测错了,依着这股难以捉摸的声响所传来的方向, 一脸不安的她猛然回头,才发觉自己要偷窥的人已然不知在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 面前,且神情变得无比的陌生骇人,正用着宛若深渊一般的诡异双眼打量着自己。   不安很快转变了恐惧,伴随着毛骨悚然的惊骇之感在心底的泛起,心慌意乱 的洁芮雪连忙开口道:「公公,我可以解释这一切……」可后面的借口,新婚人 妻却再也说不出口,但见她在博尔巴那双连同眼白部位都变得漆黑无不的眼睛注 视之下,整个人的神情很快便变得木讷且僵硬,宛若被抽去了灵魂,空洞得如同 一个失去了往日神采的人造玩偶。   「在我面前,你不必解释任何借口,只需展现你心中的欲望即可……」博尔 巴的声音也是变得沙哑且深沉,陌生得与平时判若两人,犹如恶魔附体一般,而 后,在他的示意下,眼神空洞的洁芮雪迈着机械的步伐,犹如一具没有自我的扯 线木偶,跟着自己的公公离开浓密的树林,走向了眼前的湖边沙滩。   「主人,看样子你已将你的小儿媳搞到手了,真是厉害。」先前还伏躺在沙 滩席上的杰奎琳,现在已然双手叉腰地站着,还毫不介怀地继续挺胸翘臀,展露 着一身比之伊晓岚月还要丰腴好几分的妖娆身材,且一脸面带着难以想象的邪魅 微笑,恭贺着博尔巴。   「还没那么快,毕竟我对她的深度催眠不能持续太久,但终有一天,她必将 在清醒的状态下脱去全身衣物,心甘情愿地在我面前双膝跪下,哀求着我用大黑 鸡巴狠狠地操她。」说着,博尔巴颇有深意地看向一脸漠然的洁芮雪,然而诚如 他所说的那样,伊晓诚的新婚娇妻现在就如同一具扯线木偶般木讷沉闷,毫无往 昔之日的神采与活力……而与这种了无自我的人肉傀儡做爱,博尔巴实在提不起 兴趣来,但他偏偏又需要此种深度催眠来叩开洁芮雪的心防,以此将某些精神暗 示植入在对方的灵魂深处。   「芮雪,你打算把我与杰奎琳的偷情之事告之其他人吗?」博尔巴问出了第   「这……我还没想好……」但见洁芮雪双眉微皱,为难的神情上浮现出一阵 难以做出抉择的矛盾与犹豫。   「你觉得我的大黑鸡巴怎样?」博尔巴没在原来的问题上纠缠下去,而是另 辟蹊径地从另一个角度出发,颇有意味地换了个更为邪恶的话题来谈论。   「又粗又长,比我丈夫的阳具雄伟多了,也强大太多了。」说到此处,洁芮 雪木讷沉闷的脸上又赫然流露出有感而发的落寞与失望。   「那你喜欢我的大黑鸡巴吗?」   「想被它操吗?」博尔巴恶意满满地继续询问着心智已失的洁芮雪,至于屹 立在他身旁的杰奎琳,也是饶有兴趣地注视着新婚人妻的一举一动。   「这……我不能做对不起伊晓诚的事,虽然他的阳具在这根巨阳黑屌面前确 实显得无比的弱小与可怜。」转眼间,洁芮雪脸上的为难之色更显浓厚,凸显着 理智与肉欲角力之下的挣扎。   「很好,你既然承认喜欢我的大黑鸡巴,那你便不应该将我与杰奎琳间的偷 情之事告诉他人,这样一来,你以后就有更多的机会看到我的大黑鸡巴,是吧?」 博尔巴以退为进,重新回到了第一个问题上。   「公公,你说得对,我不应该将你与杰奎琳间的偷情之事告诉其他人。」洁 芮雪眉头松懈,神色一阵释然,语气也变得轻松起来。   「芮雪,因为伊晓诚,你不想被我的大黑鸡巴操,这我理解,但你可以一边 看着我的大黑鸡巴,一边幻想被我的大黑鸡巴操,借此自慰来发泄欲望,不是吗?」   「是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只要对着大黑鸡巴自慰,幻想被它操,就 不会对伊晓诚不起了。」洁芮雪听罢,脸上顿时浮现起茅塞顿开式的惊喜之色, 整个人更是眉开色舞地道,「公公,你这个注意真好。」   话毕,富有名气的言情小说家眼勾勾地盯着对方胯间的勃起巨屌,随即娇媚 一笑,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衣带,脸颊处也随之浮现起欲望的潮红。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7-11-12 21:14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