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医生绿帽版 23完 》


  夜晚,星空璀璨,一轮明月挂在天穹。而依山傍水的豪华别墅内灯火通明。   秦洛靠在大厅的沙发背上,用手用力按着胯下的螓首,灼热的铁棒在那温润 暖湿的存在不停的抽插着。   他笑意盈盈的看着端来一盘水果的林浣溪。手里却是丝毫不放松推拉着胯下 的螓首,让他的鸡巴更能深入女子的口腔深处。   巨大猩红的龟头底部狠狠地磨蹭着那柔软「尊贵」的小嘴。爽的秦洛快要飞   一身白色蕾丝睡衣的林浣溪轻咬粉唇,在金碧辉煌的别墅大厅,躬下纤腰, 放下上面放着削好水果的果盘。   轻声说道:「你太贪玩了,别太过分了,牧月她,她经不起这样的。」   秦洛胯下一身紫色连衣裙,穿着透明玻璃高跟鞋的跪着的女子闻言一滞,樱 唇亮闪闪的贴合着那乌黑的棒身,却是用手拍着秦洛的大腿。   秦洛顿时松开了牢牢把住女子脑袋的手,嘴角戴着一丝弧度。   那女子顿时吐出那根紫黑的肉棒,带出绵密晶莹的丝线,小嘴翕张,扭头对 林浣溪说道:「我没关系,男人们都喜欢这样对待女性,以满足他们心里低俗的 欲念。秦洛也不例外。」   水伯凌虐起她来,比秦洛过分多了。   秦洛闻言一笑,「牧月对男人的心思了解的很透彻嘛,放心吧,浣溪,牧月 她虽然才」失身「给我不久,但她学的很快,技术很高超的,丝毫不输于你。」   闻人牧月和林浣溪俏脸一下通红,林浣溪更是瞪了秦洛一眼,又瞥了一下秦 洛拉链处伸出的湿漉漉的鸡巴。   闻人牧月刀削斧凿的精致俏脸转头对林浣溪说道:「不如我们一起吧,满足 他肮脏的想法。」   林浣溪吃惊的看着嘴唇亮闪闪的闻人牧月,大小姐的想法她看不透,虽然她 单独跟秦洛在一起的时候,非常「放得开」,但跟其它女人一起服侍秦洛,却是   秦洛却是急忙点头,撒娇般的对浣溪说道:「浣溪,来嘛,牧月既然邀请,   秦洛心里爽翻了,对闻人牧月真是爱极了,这大小姐聪慧过人,对男女情事 完全看做只增进感情的必要手段。   ……    他上个月在闻人牧月的房内,夺了闻人牧月的「初次」,发现 她竟然是「白虎」,还是后天的,经常主动修理自己的毛发,连下面也不放过。   可把他乐坏了。   虽然插入闻人牧月的身体时没有处女血。闻人牧月却是主动解释,是她「自 然脱落」的,问他不会「肤浅」的看重这种东西吧。   秦洛当然轻轻一笑,说他一点也不在乎这个。   闻人牧月满意的点点头。推开他,在他惊疑的目光中,见闻人牧月在她房内 的数排鞋架当中,找了一双鞋跟极高的透明玻璃高跟鞋,穿在圆润玉嫩的玉足上。   她迈着模特的步子,赤裸着晶莹剔透的玉体,在他灼热的目光注视下。仰着 精致的下巴,说不出的高傲向他走来。   而她两颗鲜红的蓓蕾随着迈步而晃动,伴随着高跟鞋踩在名贵的木制地板上 蹬蹬作响的声音。   让秦洛的鸡巴更硬更粗了。他眸子赤红,吐着急促的呼吸,看着傲娇的大小   只见他眸子骤然睁大。「啪啪」两声传来,让他当即从床上跳了起来,直向   如同色中恶鬼一般。这也怪不的秦洛。   因为他竟然看见,闻人牧月竟然转身躬腰扭头看着他,岔开两条修长笔直的 玉腿,敞开下面的小穴对着他,用手拍打她自己的臀部。   分明是叫他快点来干她。   这他妈哪里还能忍。一家之主的地位绝不能动摇。除了在厉倾城身上丢过面   无论是九九,还是浣溪,都被他操的哭爹喊娘。   娇俏青春的九九被他按在地板上,首伏臀翘如母狗一般被他从后面冲压时, 甚至「激动」地喊出「爸,轻点。」   可没把他刺激的双眼发红,大手用力鞭挞着九九的臀部,叫她不停地喊着他 「爸爸他对自己的能力一向是很自信的。怎么能丢了气势。   急速地从床上跳了下去,直扑「挑衅」的大小姐。   他将狰狞的鸡巴又用力刺了进去,如一把利剑刺穿闻人牧月。   他光脚踩在温润的地板上,两手捉住她肤如凝脂的皓腕,上身直挺,用力挺 动着腰,他的小腹啪啪猛烈撞击在闻人牧月的臀瓣上。   臀浪翻滚,分外淫靡。   他咬着牙,面容狰狞。狠狠操着闻人牧月,坚硬如铁的肉棒狠狠地刺入她的 肉壁深处,拔出时带出无数淫液。   他毫不怜悯,想要让牧月求饶,让她知道「挑衅」自己的下场。   不过他明显低估了「处女」闻人牧月的忍受能力。   闻人牧月被他如此凶猛的操干,竟然连大声叫喊都没有。只是将两条美腿叉   高跟鞋点地的两声让秦洛愤怒无比,他更加用力地抽插,要教训这匹「烈马」。   臀肉撞击声震耳欲聋,再次安静的卧室连绵不绝。   闻人牧月满头青丝垂落,随着他的撞击如杨柳飘荡,随「撞」起舞。   秦洛越发的凌厉,腰身摆动的幅度愈发的大,每次都要将肉棒抽出大半,只 剩下少许硕大的龟头呆在里面,又猛地向前冲去。   黑色的囊袋打在那圆润丰满的雪臀上。   他如同想要找回尊严的战败的军人,想要找回荣誉。   啪啪声中终于伴随一哒的声音。   闻人牧月在背后秦洛的年轻而强有力的冲刺下,右脚不住往前迈了小步。   秦洛眼前一亮,两手用力拉扯着闻人牧月的皓腕,小腹不断往前顶着,光脚 也不断向前小步迈着。「啪啪哒,啪啪哒。」闻人牧月不由地踏着高跟鞋,被他 拉扯的仰着头,向前「走」着。   秦洛见取得成绩,不断故技重施,要领着胯下的「爱驹」,驰骋这硕大的房   他如同一个老司机般,将闻人牧月的手当成的方向盘,不断操干着闻人牧月。   让她带领着他参观她的卧室。   肉体撞击声配合着高跟鞋踏在木板上的声音,如同战场的战鼓,不断刺激着 秦洛奋勇「向前」。「冲锋,冲锋,冲锋」,秦洛心里怒吼着。   闻人牧月发出动人的娇喘,「啊,啊,呀,好,好,厉害。」她开始迎合起 这个男人来,这个她有一定的经验。毕竟水伯让她服侍的乐不思蜀了。   秦洛听着她那原本发号施令的嘴,被他操的娇喊着。他越发膨胀,「牵着」 闻人牧月绕了房间一周。   两人大汗淋漓,汗水和私处的淫液不断滴答滴答的落在地板上。   秦洛喘气也越发沉重。清秀的脸上满是汗水往下流淌。腰杆也有些疼痛。但 嘴角却是挂着笑容。   那天,牧月的成为「女人」的那一夜,他狠狠的射入了牧月的体内,看着白 浊的精液从牧月的小穴流出,他满意地睡了过去。   而第二天的牧月跟没事人一样,还是去「上班」了,让秦洛对牧月的「坚强」 有了更近一步认识。   自从那天玩了大小姐后,秦洛在她「闲暇」回到别墅时,总是缠着她。   牧月也任其胡闹。   一次,当闻人牧月拿着明晃晃的刮刀,一丝不挂坐在卧室的沙发上,正细心 清理着短短几乎看不见的腿毛时。   秦洛闯了进来,而闻人牧月只是扭头看了一眼,便自顾自的刮着。   秦洛满脸笑意的坐在牧月的身旁,看着牧月那一颗颗圆润整齐的玉趾。   那锋利的刮刀顺着小腿滑下,刀刃上贴上一层短碎的绒毛。   待刮完腿上的,秦洛抢过她小手里的刮刀,跪在沙发下,说道:「我来帮里 刮刮下面,长了一些了。」闻人牧月也不言语,清丽的眸子看着他的眼睛半晌, 却是将两腿岔开,架在他的肩膀上。   他看着那浅粉带着略微褐色的阴唇,没拿刮刀的左手就将干干的食指捅了进   闻人牧月嘤咛一声,原本蜷着的美腿骤然绷直,紧紧夹着秦洛的脑袋。「别 闹,先刮完在弄。」她粉唇翕张,冷傲的俏脸略带微红。   食指在干涩的肉壁用力抽插了一下,就抽了出来。   闻人牧月两手骤然抓住身下的沙发。    秦洛心里暗笑,抬起头,舔了 食指一口,笑咪咪看着牧月。「你,我自己来。」她面色更加红了似乎想到了什   秦洛自然不依,小心的合上刮刀,右手将她的左腿拨了下去。   闻人牧月不由将靠在沙发上的身子立起。两个硕大坚挺的乳球微微晃荡。   秦洛舔了舔嘴唇,脑袋凑近她隆起的阴阜,近距离的接触着「无人」亵渎过 的京城第一美女的私密所在。   他心里成就感不由飙升,在高贵的女人都得跪趴着接受男人的操干。   而他,秦洛,却能干数个绝色的美人,其中身份最高,名望最大的闻人家的 大小姐,甚至还能让他剃她的阴毛。   他兴奋的吐着热气,吹着那有着稀疏浅短绒毛的阴阜。   温热的气息打在她赤裸的肌肤上,闻人牧月顿时颤栗了一下,咬着樱唇。   他小心的打开刮刀,小心翼翼的用刀刃从上往下滑下。   冰凉的刀刃刺激着她晶莹剔透的肌肤,她努力镇定下来,将头瞥向一边,贝   那天,被刺激出欲火的秦洛,如愿的尝到了牧月「初次」口交。   他脱下裤子,两只大脚踩在沙发上,粗鲁的将火热坚挺的鸡巴刺入了牧月的   他乱干浣溪干惯了,没有意识到是大小姐的「初次」。只意识到她是无数京 城俊杰倾慕的女神。「没有」含过男人的腥臭的下面,而他,秦洛,是「第一个」。   他两手用力把这牧月的螓首,有力的腰杆蛮横地冲撞着。   令他感到欣喜的是,牧月任他施为,香舌甚至「聪明」的卷扫着他的猩红的 龟头。两只小手主动揽住他的臀部。    他哪里还顾的了牧月的感受,下体 的温暖刺激如蚂蚁啃咬,他白皙的小腹狠狠撞着她挺直的琼鼻。两颗深色的蛋蛋 也「鞭打」着那无双的俏脸。   闻人牧月的粉唇被他打桩机般的抽插磨的发红。嘴角晶莹的黏液顺着她精致   秦洛面目狰狞,将胯下之人当成了浣溪。巨大的龟头深入了牧月的喉咙。   她柔嫩的喉管隆起,闭着星眸,如同伺候水伯一般。   努力控制着喉咙的软肉,挤压着秦洛的龟头。   他龟头的软肉被挤压的酥麻无比,火热欲爆。   酥麻感愈来愈盛。   他的动作愈来愈急促。「啪啪啪啪啪」声连绵不绝。   他进行着最后的坚持。   但他不想射在牧月的嘴里,他想要射在她无双精致的俏脸上。   他猛地拔出鸡吧,带出无数晶莹的丝线。   右手火速的套弄包皮。将那猩红的龟头对着闻人牧月倾国倾城的脸。   闻人牧月「知趣」地仰着精致的下巴,闭着眸子。迎接着那白浊的冲击。   她做过无数次了,已经习惯性的接受男人污浊的「洗礼」。   她也不太能理解男人为什么那么喜欢将精液射在女人的脸上。   水伯如此,秦洛如此。   水伯甚至还喜欢让她含着他黄浊的精液一段时间。   秦洛腰间狂颤,不住闷哼。   白浊的精液如水箭一般,打在胯下牧月细腻的脸蛋上,鼻子上,睫毛上,头   闻人牧月睫毛频瞬,感受到脸上的粘稠缓缓滑着,男人已经射完,她缓缓睁   感受着睫毛的「沉重」,她用手推开正喘着粗气的秦洛。躬身抽出茶几上放 着的纸巾,耐心擦拭着自己的脸蛋。   秦洛尴尬的坐在沙发上。装着不好意思的看着牧月说道:「牧月,那个,我 不是故意的」。心里补充一句,是有意的。   「习惯了,没什么。」闻人牧月又抽出几张,冷淡地说道。   「啊?习惯了?」秦洛诧异的说道。   闻人牧月恍若无事的接道:「你就是这么欺负浣溪姐吧,我早看出你的荒淫 了。」    秦洛悻悻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也不敢反驳。   他以葛优躺的姿势坐在沙发上,那软趴下来的,刚刚干过闻人牧月小嘴的鸡   闻人牧月扭头看了他下身一眼,问道:「要我清理么?」   他以为是用纸擦拭。点头应到。   却不知闻人牧月可没有那习惯,直接低下螓首,柔软的红唇已经贴了上去。 细心用软舌和香津「洗刷」着。   秦洛真是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爱煞了这个傲娇的大小姐。   竟然愿意这样清理他的鸡巴。    从那次以后,他就知道牧月的「接受」   他开始一步步试探大小姐的底线。   他不就在浣溪面前干着牧月的嘴巴么?   林浣溪瞟了闻人牧月的一眼,咬了咬牙,嗔怨地看着秦洛。   却是走上了上来,屈膝跪在沙发前。   闻人牧月往一旁挪了挪位置。   两个绝色的女人中间是那根狰狞的湿答答的大鸡巴。    秦洛看着自己 跨下跪着的两个爱人。   一个温顺贤惠,对他百依百顺,无论他提出想怎么「玩」,都依他的浣溪。   野战,吞精,毒龙钻无一不允。    一个高傲傲娇,绝顶聪明,极具女   虽说才被他真正上手不久。但「可调教」能力极强。等待着他的开发。   他心里最「深层」的邪恶想法,就是将他的女人调教成他专属的「母狗」。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她的女人,几乎早已经被别的男人调教成母狗了   大老婆林浣溪是学校的厉永刚厉校长的胯下禁脔。   过去在他不在家,天天在外装逼打脸时,天天替他照顾「女朋友。」   而秦洛以为浣溪爱他至极,才愿意被他调教开发。   却不知在野外「苟合」,吞男人浑浊的精液,舔男人肮脏的屁眼都是被永刚   林浣溪才如此容易接受秦洛的要求,毕竟已经替人做过很多次了。不是太难   甚至喝男人的黄浊腥臭的尿液,舔男人的臭脚丫子。   更甚至于脖子上戴着粗大的狗链子,在地上四肢撑着,菊蕾插着毛绒狗尾巴   秦洛应该庆幸,厉永刚说话算话,在秦洛对林浣溪求婚后,就不在刻意找她   虽然不时在林浣溪看自己爷爷时「巧遇」厉爷爷,才顺便替他吹吹他那不中   但更多的是帮他疏通一下谷道,用她和秦洛舌吻无数次的香舌卷扫那肮脏的   不然他的绿帽子还会更大。   当然,他现在的绿帽子也依旧不断发展。   小老婆,他心中完美无缺的女神,闻人牧月,被她家中的老管家肆意玩弄。   甚至在还是他未婚妻之时,没有见过秦洛以前,已经被一个干瘦枯槁的老家   秦洛所看见的「白虎」,就是水伯的杰作。   在他和牧月共同参加的名流晚会中,看见的一身盛装,光彩照人,艳惊四座   京城的第一美人。   可能或在宴会之前,跪趴着被一个老人从后鞭挞着美臀,大力操干,最终射 入一泡浓黄的精液在她体内。让她套上白色镂空的蕾丝内裤参加宴会。   可能被人要求在贴合下身的亵裤里放了一颗跳蛋。而在和人交谈时,忍受着 不远处水伯的「亵玩」,被那震动的跳蛋凌辱。   可能他和别人谈笑时,不注意间没有看到「女神」的身影时,她正在隐秘的 角落,跪在地上,一身白色名贵公主裙的她红唇紧紧贴着男人的臭物,被茂密腥 臭的阴毛糊住精致无双的俏脸。还要尽快吞下男人射出的脏物若无其事回到宴会。   可能在宴会后,回到她的「家中」,还要被人抱着雪臀,而她修长穿着红色 高跟鞋的美腿紧紧夹着男人的腰,两条藕臂环着老人的脖子,香舌被粗糙的肥舌   以至于到了至今,可能秦洛在见她回到别墅而欣喜亲吻的香唇,不久前正舔 着另一个男人的鸡巴呢。   小老婆,那风情万种,诱人无比,风骚异常的厉倾城,更是给他戴绿帽子最   「公司繁忙」,长久不在别墅,更多的是与秦洛电话交谈,「互诉衷情」。   却不知电话那头,语气正常无比的厉倾城,多是浑身赤裸匍在床上,被一个 大猩猩般的黑人压着缓缓抽插,小穴处插着一根驴般粗长的大黑屌。   在两人说着「荤笑话」时,詹姆斯这个司机兼保镖,正笑眯眯的,两手撑在 厉倾城耳侧,粗壮黢黑的大腿紧紧压在那雪白丰满的厉倾城的大腿上,而他两只 大脚丫子绕着那玲珑玉润的脚踝。不住地轻轻耸动,暗暗嘲笑着电话那头的绿毛   秦洛或在心血来潮时,要求小「妖精」说着骚话刺激她。   而电话那头的厉倾城「演」的惟妙惟肖,「干死我」,「好哥哥」,「我正 分开两腿等着你操我呢。」   刺激的秦洛想要赶去她出差的地方,把她就地正法。   厉倾城性欲旺盛,有时一天能给他戴五六次绿帽。   频率之高,看厉倾城那发黑的阴唇就知道了,松垮垮的,几乎能放下秦洛的   不过秦洛对她有着绝对的信任,他这样的天之骄子,从无数青年才俊中脱颖 而出,追求到绝色美人的人生赢家。   哪里会有女人会背叛他?别说笑了。   他却不知道,他身边亲近的女人无一幸免。   连青春活力,邻家小妹般的王九九也不例外。   不然她为什么会回娘家这么频繁?   他眼里清纯可爱的「妹妹」,早在认识他之前,就已经被玩过数年了。   还是3P。和她的妈妈张仪伊一起,被「鬼父」亵玩。特别有「一龙双凤」 的侍奉经验。    想必,一心想调教女人的秦洛,会有机会「领教」到的。   「噢」,秦洛爽的哼了一声。左手摸着浣溪的脑袋,她已经率先舔起来了。   粉嫩灵巧的香舌麻利卷扫着原本被牧月舔的湿答答的冠状沟。她略有羞涩的 瞥着一边静静看着的大小姐。    秦洛嘴巴o着,左手不断的抚摸着浣溪的   「别愣着牧月,浣溪都已经开始了。」他右脚脱下拖鞋,用脚揽住牧月的香   「浣溪,给牧月留点位置,你们一人一颗蛋蛋吧,好好照顾它们下,我们的 孩子就指望它们了。」   林浣溪闻言,吐出才含进嘴里不久的龟头。   她嘴唇亮闪闪的,抬起头,轻轻舔了舔嘴唇,白了秦洛一眼。   「脱了吧,这样穿着裤子不方便。」闻人牧月看着从裤缝透出的男人的鸡巴,   「哈哈」秦洛一笑。「浣溪,让牧月见识见识你的技术。」   林浣溪闻言面色赤红,玉手将脸侧的散发拢到耳后。   将两手背在身后,躬着腰,低下螓首,用柔软的红唇将那根肉棒顶着,摆动 脑袋。竟是将秦洛的坚挺的鸡巴从裤缝收了进去,虽然还顶着一个大帐篷。   闻人牧月若有所思的看着林浣溪的动作。   秦洛得意的无以复加。   「浣溪,今天就不让你表演用嘴解开皮带和脱内裤了。」秦洛站起来一边解 皮带,一边说道。   他动作麻利,飞速地将全身脱的一丝不挂,连袜子都扔在了地上。   他爽利的坐在沙发上,两腿叉开,大刀阔马的坐着。   「牧月,浣溪,拜托你们了。」他笑嘻嘻地说道。   两女对视一眼,跪着凑近,螓首都低下,分别舔舐着着一侧棒身,如同两只 温顺的小猫咪一般。   他鸡巴一柱擎天,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两张贴着他鸡巴的绝色俏脸。   她们粉嫩的舌头带着晶莹的唾液,不断由下至上,又由上至下侍奉着他。   他兴奋地血压上升,面色潮红。「快,快,一起含着我的蛋蛋,快,浣溪, 牧月。」他急促地说道,两手把着她们的螓首。直往他阴囊按着。   他以为你能够对这样的「诱惑」有抵抗力,但成为事实的时候,他还是兴奋 地想要嘶吼。他的动作粗暴,他迫不及待。   林浣溪五根柔嫩的手指,从上倒提着猩红的龟头。一口就将秦洛的一颗蛋蛋   闻人牧月也有经验,也含住一颗。   她还不住的用力,啜吸。   「滋滋,啵」的声音格外淫靡。   秦洛低着头,看着胯下「嘟」着嘴含着她蛋蛋吮吸的女人。   那两张绝色的「口交脸」,谁也想象不到,竟然含着他一个人的鸡巴。   他感觉他将地球上「所有」的男人都踩在了脚下。   「浣溪,牧月,含着仰头看着我」他命令到。   浣溪「亏欠」他太多,自然依他,仰头,用「楚楚可怜」的眼神,仰视着秦 洛。还轻轻用舌尖挑逗着那囊袋底端。   她一般就是这样帮校长的。   而闻人牧月「冷傲清丽」,她仰着纤巧精致的下巴,眸子「冷冷」地看着他。 仿佛在说,真是低级趣味。   却不知给了秦洛更大的刺激。他现在甚至想用他腥黄的尿液,尿在她无双的 惹人犯罪的俏脸上。   他猛地弄出两颗蛋蛋,站起身来,喘着粗气,双目赤红。一手捉着闻人牧月 用白玉簪子盘起的秀发,横转着腰,用狰狞的肉棒抽打着闻人牧月的一侧俏脸。   闻人牧月似乎早意识到他的反应,闭上了眼睑。   鸡巴拍在那粉雕玉砌的脸蛋上啪啪响着。肉棒的淫液弄的闻人牧月一脸狼藉。   「小洛,你,你太过分了。」一旁的浣溪双手抓住他的大腿摇晃着,着急地   秦洛终于「冷静」下来,只是还是喘着粗气。   「低级的趣味,你们男人都一样」。闻人牧月,睁开了眸子。脸上满是「污 痕」的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林浣溪忙从一旁抽出几张纸,给闻人牧月擦拭脸蛋。   却是被牧月接了过去,随意的擦了几下,扔在矮几上。   「还要继续么。」她依旧跪在地上,对秦洛说道。   「牧月,你去洗澡吧,别理他。今天他太乱来了。你明天还要去公司呢。」 林浣溪埋怨的看秦洛一眼。   秦洛站在一旁,不说话,他知道浣溪正为他「圆场」呢。   毕竟他确实很「过分」竟然凌辱闻人家的大小姐,别的男人知道,不得羡慕   他心里却是暗笑着,脸上一副「愧疚」的表情。   闻人牧月对林浣溪点了点头。腿脚发麻的站了起来。   秦洛看着她连衣裙下赤裸的膝盖处通红一片,心里发笑,自豪无比。   闻人牧月却是有些恍惚的上楼去了。   秦洛,并没有阻止,因为他又在将牧月调教成他的母狗上迈了一大步。   他距离达成他的「最终」目标还有一段距离要走。   不过,起码,他已经有了一条了。   他看牧月已经不见了。   转身揽过一身蕾丝睡衣的浣溪。   将她「放倒」在地,让她螓首躺在沙发上,而屁股坐在地板上。   在她疑惑的目光当中,转身将他的屁股对着他清丽绝俗的俏脸。直接就两手 撑在膝盖上,如同蹲着马步一般,坐了下去了。   轻轻坐在了浣溪的脸上。   「浣溪,帮我做做毒龙。」却是轻轻的已经用臀部贴着浣溪柔软的脸蛋画着   「喔」浣溪琼鼻喷出的热气打在他肛门周围,他爽的哼出了声。   林浣溪两手轻轻抵着他的臀瓣,看着近在咫尺的秦洛的股缝,那满是褶皱的 秦洛的肛门就在她鼻梁上。   她一直认为她亏欠秦洛太多,所以全都依着他。   尽管秦洛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她还是伸出舌头,下巴抵弄着他的屁股, 轻扫着他的臀缝。   毕竟他远没有校长「过分」,还是她的男人。   「喔,喔」他轻轻滑动屁股,让她温润细腻的舌头能「清理」他更多的地方。   「浣,浣溪用手,边舔后面,便替我套弄。」他表情沉醉,一脸呻吟地说道。   柔软的右手从秦洛腿下伸出,摸向秦洛坚挺湿答答的鸡巴。她熟练地拢着他 的包皮。不时用食指和中指的指尖轻轻抚弄他的亮闪闪的龟头。   还一边一心二用的轻轻极速左右摆弄她的舌头。   晶莹的唾液沾湿了他的股缝。   屁股的湿润凉爽,美人柔胰的柔嫩。爽的他一脸陶醉,不住呻吟着。   「喔,喔,浣溪,里面,里面。」他催促道。   林浣溪一边右手套着他的鸡巴,左手轻轻顶起他的屁股,眸子找到那人体最   所幸秦洛每次都洗过澡后才叫他。不像校长那样。   她毫不迟疑地将薄薄的樱唇凑了上去。舌头用力挤进那满是褶皱的男人的屁   秦洛半眯着眼,张开嘴巴,他感受到一个湿润柔软的舌头正在他谷道卷扫着。 他的褶皱都被她细腻的舌头撑开了。   他轻轻用力「坐着」,坐在那学校内有无数男老师和男同学爱慕的女神脸上。 让她舌头更深入。   林浣溪熟练地用舌头,或刺,或卷,或扫,或吸。   那熟练的程度,不知道是替人舔过多少次了。   秦洛这晚帝王般的待遇,让他愈发坚定了要将他「邪恶」的计划进行到底。   他要让闻人家的大小姐,也跟浣溪一样,能喝他的精液,能舔他的屁眼,能 跟其它几女共同服侍他。   他心里的「野望」,距离实现已经不远了……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已经有人替他,帮他把他的娇妻们开发的很彻底了…只 需要他胆子再肥一点,步子在迈的大一点。他会更快实现他的野望的。   或许将来有终有一天,他会发现。   他「帝王」般的生活,   不是他独自个人的努力。他是站在「前辈」们的肩膀上,才最终摘取到「熟」                 (完)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7-11-30 15:39 编辑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7-11-29 23:33 这结局好突然,感觉像缺了点什么 什么情况怎么就突然完结了我还很期待黑人和倾城的后续呢 感觉好遗憾啊,这么快啊就结束了,那么多的伏笔。那么多的女人就此结束?感觉真得好遗憾。 感觉作者在把大故事框架铺开以后,就匆匆忙忙把故事给结束了。 作者大大可以写一写其他作品的同人小说,这篇感觉完结的太仓促了,很多东西都没有写出来一样 怎么这样就完结了 感觉很仓促 怎么这样就完结了 感觉很仓促 内容太突然了,还有好多感觉可以写的,女主们自愿通奸,在男主眼皮下通奸,这些刺激的都还没写啊 金币 2017-11-29 23:36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