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荡妇笔记 07 》


                第七章   这天,我一个人在公司玩电脑,吴总探头探脑地进来了,他吞吞吐吐地说晚 上下班以后,想让我到706一下,有事要和我聊。吴总是那种长得不帅气但让 人感觉很亲近的那种人,平时侃侃而谈,吹起牛来连乔布斯都让他「粪土」下去 了,今天居然吞吞吐吐?好奇怪呐。一般情况我首先会感到有危险,但这是吴总 哎,总不至于强奸我吧。我想不出是什么事,但是答应一定过去。吴总又指了指 706的方向,这是要避开小张他们,我伸手表示OK。吴总走了,我那个八卦 的心啊,感觉好期待呐,还要躲着小张他们?到底是什么事呢?这么神秘!哎, 离下班时间还有那么久啊。   我脑海里幻想着各种可能,到了「吴总脱掉衣服表示自己其实是女儿身」的 时候,走廊上传来的小张他们下班的声音,哎,可算到时间了,今天电梯上来得   假惺惺地和小张他们打了招呼,我颠颠地锁了门,溜到706去,屋里静悄 悄的,只有吴总在。看我来了,吴总请我坐在沙发上,他坐在我旁边。没重点地 和我聊了半天,搞得我一脑袋问号,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嘛。哎,真就是和我聊 聊?白白兴奋了一下午。我起身准备告辞,他赶忙拉住我的手,那场面跟电影里 似的。然后他才说出重点:他想看我拉屎。   人怎么可以有这样的爱好呢?这也太怪癖了吧。难怪一向干脆的吴总今天这 么绕。我和小张欣赏过小兔尿尿的景象,这已经有点恶心了。美女拉屎,你是怎 么想出来的?不过话说回来,有尿尿就有拉屎,似乎也不需要怎么推理。   我表示拒绝,而且今天早晨刚拉过,也没有什么存货啊。吴总态度很诚恳, 而且非常怕我把他这个怪癖泄露出去,所以也没有过多要求,只是希望我保守秘 密,最后还说如果觉得可以让他看,还是希望给他一次机会。   吴总的年龄有点大,比我大10岁左右吧,也许20岁,我刚认识他时还想 叫吴大叔来着,幸亏罗叔在,不然真就叫出来了。在感觉上我没有把他当做是小 张他们那样的朋友,倒有几分像是长辈,看到他可怜兮兮样子,我一心软竟然答 应了。不过当时不行,确实没什么存货,拉也拉不出来。我就定在第二天下班, 给他展示美女拉屎的壮观景象。   每天早晨大便已经是我保持多年的习惯了,今天特意没有拉,留给吴总,嗯, 感觉怪怪的。早上不上大号感觉时间好宽裕,还有哎,这一天我放了不少的屁。   如果他们这天要是想看放屁那可有得看了,不过很臭哎,我倒很想看看小齐 怎么拍马屁。中午吃饭时,我怕臭到大家,所以有屁也尽量憋着,憋得好难受。 对了,那天中午我还穿了衣服,把H姐和小兔搞得一愣一愣的,我也不知道怎么 想的,穿衣服能挡住屁么?到了晚上,大家都走了,我来到了706。   我特意把门关上了,并约定他不能碰到我,不能脱自己的衣服,否则我就大 喊救命,他都一一应允。然后我就开始脱衣服。当着吴总的面,我又一次上演了 脱衣秀,赤身裸体地站在了吴总的面前。我忽然想到,像这种光着身子和男人单 独相处的时候以前只有跟晓祥和赵哥有过。   我和吴总走进厕所,并且关上了门。我不希望臭气传播到办公室,虽然那里 没有半个人。关上门以后,我忽然有一些紧张,这样的地方,如果吴总对我施暴, 我喊救命会有效果么,搞不好我的处女膜就会断送在这里。不过看吴总还是很规 矩的,也确实没有碰到我一下。   然后我很没脑子地坐上了马桶,而且还没忘记放下马桶圈。哎,上大号当然 是坐马桶了对吧,你吴总也算看到过我拉屎了对吧!其实昨天答应吴总的同时我 就后悔了,现在很想耍无赖就这么坐在马桶上算了。可是看到吴总那古怪的表情, 我心想不知道吴老兄这天是怎么个心情,到最后被我这么耍一下,太可怜了吧。   恻隐之心再度泛滥,我贱贱地又站了起来。吴总简直像是突然活过来一样, 哎,我决定了,让他看吧,不耍赖了。我像上次小兔那样蹲在地上,心想这样可 以了吧,不过这样得拉在地上,太恶心了,我还得把屁股抬高点,以防止拉出来 的大便沾到屁股上。   时间真是个很神奇的东西,上次是我和小张在这个空间里欣赏小兔尿尿,而 现在,同样的空间里,竟是另一个男人看我拉屎。   吴总看出来我是决定不耍他了,于是扶着我的胳膊,让我换了个姿势,期间 还碰到了我的屁股。但他显然不是故意的,那时候他脑子里想的都是调整我的姿 势。我实在不知道他想让我以什么样的姿势表演拉屎,拉屎还有别的姿势吗?   有,比如跪下来双手撑地就是个很好的拉屎姿势,这姿势确实是不错,比胳 膊肘撑地好多了,然而我现在就是按吴总的摆布用胳膊肘撑着地。这样屁股比肩 部要高,但整个屁缝完完整整地呈现在吴总的面前。吴总其实对我的身体了解的 没有那么详细,像掰穴、掰屁股这种展示他都没能看到,所以当我把屁股撅向他 时,还有一点难为情,吴总跪坐在我的身后,脸几乎就在我的屁股上,厕所的灯 非常亮,这下他算是把我的屁眼和小穴看了个仔细,我的屁眼就这么和吴总的双 眼对视着。我拉不出来,这次真的怪地球引力。   我既然决心要配合了,就真的是完完全全的配合。我发现我的性格里真的有 这种特点,一旦约定好了某件事,就会认认真真不遗余力地尽可能做到,除非有 不可抗力。我保持着姿势,酝酿着便意。我觉得真的有地球引力的问题,于是我 把跪着的大腿尽量张开,这样屁股会矮一点。不过刚张开我又发现这样不行,屁 股倒是矮了,小穴也跟着洞开了,这倒没什么,可是屁眼湮没在屁缝里了,这时 好死不死地来了个屁,「不……」的一声显得屁股的肉那么厚。没办法,我又把 张开的腿往中间收回了些。吴总不知道我干嘛把大腿张开又收回,这样子倒有点 洞开小穴挑逗他的意思。我也没法解释,因为刚才那个屁太臭了,我不想张嘴说 话,再说,解释起来太复杂了。   这时尿意袭来,嗯,尿来了,屎还会远吗?可是,怎么尿?会不会尿到腿上?   这种事我没经验呐。不过我聪明地想到了上次小兔尿尿结果沾了一脚,于是 我起身到门边把塑胶拖鞋踢了过来,然后膝盖压在拖鞋上,重新跪好。刚才是吴 总给我摆布的姿势,现在是我主动做出的姿势,我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奴性,我觉 得我现在就是吴总的玩具,随他怎么玩都行。我甚至想改用肩部撑着地面,同时 用手把屁缝扒开。不过肩部撑地不可避免会让脸也贴在地上,厕所的地上,马桶 的跟前,男生们尿尿时刚好踩着的位置,我觉得地上搞不好会有尿渍,沾到脸上 有点脏吧。不知怎么的,这会我觉得好像尿也没那么恶心。尿腿上就尿腿上吧, 不想那么多了,开闸。   嗯,很好,大部分的尿都喷射在地上,大部分。其余的顺着我的大腿流进了 拖鞋。尿液温热,整个大腿都能感受到,记得上一次尿裤子时就是这种感觉,那 时候我还在幼儿园吧?   我虽然想到了用塑胶拖鞋,却忽略了地势的问题,现在地上的尿顺着地势向 我撑在地上的小臂流去。塑胶拖鞋只起到了把顺着大腿留下的尿液积攒在膝盖部 位的作用。哎,我太蠢了。我有些赌气地也不躲,任由尿液沾到我的小臂上。有 点臊,不过还能接受。   屎真要的来了。这时吴总脸就在我的屁股后面,几乎要贴上了。而且刚才我 也没注意,吴总什么时候把两只大手按在我的屁股上的?而且屁缝也被他扒开了, 说好的不碰身体呢?不过这时候我也不怎么介意了,摸吧,摸吧,随便你怎么玩。   不过我担心把大便喷到他的脸上,让他离远一点,不知道他听到没有。我开 始用力。拉屎这种事,无论多么优雅的淑女,都表现得像狗一样,我忽然觉得非 常的羞耻,我丑陋的样子正在被一个男人欣赏,我最肮脏的东西正要呈现在他的   羞耻的同时,我也感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小穴的部位传来了湿湿的感觉,不 知是刚才的尿还是流出了淫水。   屎出来了。我担心这种姿势可能会让大阴唇沾到屎,还想着调整一下姿势。   然而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吴总这个变态伸手接住了,太恶心了。我当然看不 到大便是怎么出来的,不过后来又拉过几次给吴总看,他还用DV拍了下来。我 看到我的屁眼先是高高拱起,然后像火山爆发一样打开屁眼,大便就拱出来了。 联想到这样的场景,竟然是出自一个美女的屁股,真是又恶心又刺激。两天的存 货有不少,并且有一点硬度,成了长长的一条。吴总把大便接在手里,我从胯下 看到那一条东西很粗的摆在他的手上。从我的视角看过去真是很有趣的一个组合, 吴总的脸,吴总的手,手上是我刚拉出的带着我体温的大便,然后是我的阴毛和 我的乳头;推理过去,吴总会看到我的大屁股,中间是刚刚喷发过的屁眼,没准 屁眼周围还有些大便和少许肛毛,然后是分得很开的小穴,小阴唇露在外面,然 后是我的双峰,最后是我倒立的脸。这时我和吴总对视了一下,以这种奇怪的角 度,在这种奇怪的空间对视了一下。我忽然觉得非常的羞耻,进而变成了极度的   这次小穴绝对是流淫水了。   吴总问我还有么,我说得等一会。吴总就欣赏他手里的我的大便。他居然用 手拿着,简直恶心到家了。我依然保持刚才的姿势,努力酝酿着下一发,然后屁 意忽然袭来,我没来得及通知,屁就出来了,直接吹在了吴总的脸上,也许还带 着一些大便星子,全喷在他的脸上,吴总似乎很满足的样子。这时整个厕所已经   第二条出来后,吴总手里已经有很大一坨了。我用厕纸擦屁股,并且依然保 持着跪姿。其实这种姿势让整个裸背扭曲着,曲线很好看的,但吴总只是盯着我 的屁缝看。后来吴总还说我擦屁股好用力,废话,不用力能擦干净么?擦完后, 我顺手把擦完屁股的纸也放到吴总的手里。我要起身了,吴总却说再等会,好吧, 还没看够?那你随便好了。我恢复了刚才胳膊肘撑在地面的姿势。地上的尿已经 流进地漏里了,不过地面还是湿湿的,有点滑。我从双腿之间的空隙里盯着吴总, 我觉得吴总足够变态了,所以有些提防。我怕他用手把我的处女膜不明不白地干 掉,还怕他把手里的东西沾到我的屁股上。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吴总真这么做 了,我该怎么办?瞪他好像没什么用。   吴总的脑袋离我屁股越来越近,现在我只能看到半个吴总的脸,这我倒不担 心,他应该不会咬我吧?当我完全看不到吴总的脸的时候,屁眼上感觉到爬上了 一个温热湿润的「蜗牛」,嗯,吴总,你再次刷新变态的记录,你居然在舔我的   那里刚刚火山爆发过耶!你真是不嫌脏!我刚才有没有擦干净?话说什么动 物会干这个?舔屁眼?!我的脑海里浮现出面试女生的那个惨不忍睹的屁缝,我 刚才擦过,至少不会湿漉漉。   虽然感觉很变态,但眼下我最担心的是他手里那一坨东西,他用手捧着,搞 不好一不小心就沾到我身上了。厕所里臭得不行,以前拉屎没这么臭过啊,今天 这是怎么了。吴总终于不舔了,我赶忙站了起来。哎,屁眼附近感觉湿漉漉的, 那是吴总的口水,我得用手纸擦一擦。我当然不会蠢到再次跪下,不过像扎马步 一样弯着腿并且把胳膊扭到后面去擦屁股,这姿势也好不到哪里去。擦完后我又 接水擦洗刚才流在大腿上的尿和淫水。吴总就看着我洗。   整个拉屎的过程,我其实是经历了一次高潮。让别人看到自己的丑态竟然是 这么刺激的一个事。吴总应该算是展示自己丑态的很合适的一个对象吧,不嫌脏, 而且还算遵守约定,虽然摸了我的屁股,但至少没有强奸我,而且像拉屎放屁这 种最丑的丑态都让他看到了,以后看别的也就少了很多的心理障碍。我出了厕所 穿好衣服,和厕所里的吴总道别离开了。哎,不知道吴总会不会吃我的大便?嗯, 怎么会想到这个?太恶心了,我吐一会先。   第二天中午吃饭时,我总是不自然地看向吴总,而且目光捉着他的舌头看, 那东西居然舔过我的屁眼。这家伙跟没事一样,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不自然,哎, 太能装了,佩服佩服。   前面说过,男生们对女生只是看,并没有什么肌肤上的接触。小张对我动手 动脚也是在确保不被别人看到的时候。我看他不十分过格也就由着他了。当然在 平时的接触中,大家偶尔的触碰还是有的。比如大家一起打饭,在狭小的厨房里 就不免碰到我的身体,但那显然不是故意的触碰,我也并不做以反应。   但自从H姐和小兔在公司正式脱光以后,这种局面就有了一些变化。首先H 姐和小张是有一些工作上的交集的,所以不免坐在一起讨论,两个人坐在一起就 难免有一些身体上的接触,开始是无意的,后来变成了有意的触碰。H姐最想避 免的是在公司里和男同事性交,准确地说是想避免群交。但对于触碰身体其实并 不如何反对。而大家其实是遵从和我交往的原则,所以没有触摸自己的裸女同事。   但是毕竟H姐和小兔是朝夕相处的自己人,所以小张便试探着H姐的反应, 看到H姐并不如何恼怒,于是变得越发大胆起来。在小张的带头作用下,其他的 男生也陆续开始了试探性的接触,很快的,不能摸女同事身体的禁忌就完全打破   到后来摸一下女同事的屁股几乎成了一种打招呼的礼节。比如这天中午,小 兔在值日,正在把用扫帚扫出来的东西往簸箕里扫,撅着的屁股正对着大门,小 李和小张进来时,便轮流用手拍了拍小兔的屁股问声早,小兔就跟平时一样回应 着早,并不停止手里的工作。小张在和H姐讨论时,有时是把胳膊环到H姐的身 后,把手放在H姐的屁股上,用手掌在H姐的屁股上画圈,有时是把手从H姐的 后背绕到胸部,把玩着H姐的乳房或者抚摸H姐的大腿,H姐只有在被激发了敏 感地带的时候才会打小张的手打开,有时笑骂一番,但过了一会,小张的手又摸 了上来。有一次我因为饮水机太久没有换水了而到他们公司去倒水,看到小兔站 在小李旁边好像是拜托小李解决什么问题,而小李的手就很自然地从后面揽着小 兔的大腿,显得小兔的屁股又大又圆。   H姐和小兔在这方面好像挺避着我的,尤其是H姐,好像我在监督什么似的。   而我发现一些端倪之后便经常溜过去「捉奸」,果然被我发现好多次。她俩 干嘛要避着我呐?我几乎要感到一点隔阂了。我觉得可能「脱光」这事,虽然有 潘姐在先,但我应该算是那个「始作俑者」,所以关于尺度的问题就有点唯我马   我裸了好多日子了,最初的暴露身体的兴奋感淡了好多,上次和晓祥聊过关 于性的看法之后,我觉得实在没必要有什么不能摸的禁忌,也许将来还会跟他们 做爱的,摸一摸又何妨。而且,我不想和H姐她们有什么隔阂。   这一天中午,吃完饭的时候,我起身去接了杯水,回来时发现小张坐了我刚 才的位置,小张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腿,说:来,坐这吧。这是男生对女生经常有 的一种调戏,相信别的公司也有这种事,通常女生都是笑骂一下也就完事了。然 而今天,我一屁股坐在了小张的腿上。嗯,我故意的。   小张有些意外,但马上就很自然地搂住了我,用胳膊环住了我的腰,把手很 自然地放在了我的肚子上。这个姿势,没触碰我的重点位置,不算十分过格,但 我如果想站起来,他也很容易把我揽住。   大家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聊着。小张看我没什么反应,似乎是要确信我已经同 意他摸我的身体了,故意把手掌按在了我的胸上,还轻轻的揉捏了起来,这些大 家都看在眼里。好吧,这有些过分,不过久违的兴奋感觉再次袭来,小张故意把 话题转了过来,说,小晗这个肉球还真不是肌肉啊,好软。我笑着打开了他的手, 说别碰这里,这是敏感部位。小张的手就放在我的大腿上,来回抚摸着。摸了一 会,他的手又游上了我的乳房,而且还用手指头拨弄我的乳头,这次我没有打开 他的手,嗯,我来感觉了。   电话响了,是客户的电话,H姐光着屁股跟客户在说些什么,小兔从小李身 边站了起来,小李也站了起来,好像还抱了抱小兔,小兔也没躲。沙发上没人了, 我自然地把腿放到了沙发上伸直。小齐坐了过来,我弓了弓腿让出了位置,小齐 坐下后我又老实不客气地把脚放到了小齐的腿上,小齐顺势把手放在我的屁股侧 面,抚摸着我的屁股。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当感官上的欲望控制了你的时候,大脑就不再思考了。我根本就没考虑这是 一个什么状况,手自然地放到了阴蒂上开始揉动,而另一只手在揉捏我的胸脯和 小腹。我的身上,一共有6只手在游走,在和我的皮肤摩擦,而这6只手之外, 还有一男两女在看,不,是一男三女,吴婶也在看我,而我却停不下来。我的每 一寸肌肤任人抚摸,我自慰的丑态任人观赏,我兴奋地揉着我的阴蒂,最终达到   高潮过去,我的意识也清醒了,小齐还在一脸惊愕地看着我,我感到非常难 为情。我狠狠地打了一下小张:「告诉你别摸那里,你偏要摸!看我这洋相出的!」   我感到后悔死了。小张赶忙安慰我,说没事没事,你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 啊,你就是我们的小妹嘛,咱们早就是一家人了嘛,谁会笑话你啊。大家都围过 来安慰我,连吴婶都说没关系。最后小齐说,晗姐,我又射到裤子里了,比你还   小齐一副很无辜的口气,把我和大家都给逗笑了。看我没事了,小张又开始 逗闷子了,说小晗啊,我看你刚才那么用力,处女膜没给谋杀了吧?吓得我连忙 检查一下有没有血迹,还好还好,处女膜君还是很耐折腾的。   H姐和小兔确实是唯我马首是瞻的,第二天,不,当天下午,H姐和小兔就 不避着我了。而且第二天中午聊天时,女生都坐在男生的怀里,小兔跟我昨天一 样被小李「绑架」着坐在在他的腿上。大家就这么心照不宣地开放了尺度。我问 小张,我自慰的样子是不是很难看,小张说,像你这样的美女不管做什么都是最 美最美的,而且高潮时,脸蛋红红的,可爱极了。嗯,也是个马屁精,不过马屁 拍得真舒服。其实小张那次没说,我整个自慰的过程都是坐在小张怀里,屁股靠 着小张的大腿,而我高潮时全身都在发抖,小张特喜欢这种我坐在他怀里兴奋得   从那以后,我就觉得我对于这一屋子的人来说,已经没有任何需要避讳的了。   他们了解我的一切。我的身体已经对他们完全开放了。甚至对于吴总,我都 减少了很多的避讳。比如我要上厕所尿尿,拉开厕所门,看到吴总正在洗手,我 光着身子走进去,坐在马桶上开始很响地尿出来,一边尿还一边和他说话。然后 当着他的面用手纸擦小穴。在我的影响下,H姐和小兔也变得更加不避人,上厕 所尿尿也不关门。有一次H姐还当着吴总的面自慰并且达到了高潮。不过那次自 慰是很搞笑的一件事,小李问H姐女人都哪里是敏感点,H姐就一一指出来,小 李就每个敏感点都摸了摸,H姐指一个地方,小李就摸一个地方,结果把H姐的 欲火点着了,没顾得上吴总在场,不管不顾地达到了高潮。   每天饭后闲聊的时候,女生们会随机地坐在男生们的腿上或者怀里,任由男 生们抚摸。通常小兔和小李在一起的时候多些,小李追小兔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不知道追到没有,但即便是没得到小兔的心,小兔的身体基本上是摸了个遍。而 我和H姐则和小张小齐没规律地换着来,大家光着身子坐在男生腿上,被一个硬 硬的鸡巴隔着裤子顶在屁股上,闲聊着各种色色的话题。小张通常把龟头顶在我 的屁股上,自己轻轻扭动着身体,让龟头隔着裤子和我的屁股摩擦,他尤其喜欢 摸女生的屁股侧面那个像酒窝一样的凹陷部位,当然,如果我是坐姿的话,那个 凹陷的部位其实是让骨头给顶出一个凸起,而如果我半躺在他身上,那个酒窝才 会出现。小齐则是很老实,虽然手在我身上到处摸,但鸡巴只是顶在我的屁股上 而已,一动也不动,我有一次用手隔着裤子去捏他的鸡巴,发现竟然这么硬。而 我坐在小李身上时,却感觉到很大的一个硬东西。哎?这家伙裤裆里藏着什么?   小齐抱着我时,有时会把下巴靠在我的一个乳房上,很近距离地看我的乳头, 而且会看得比较久一些,两个人默默坐着,有一种很恬静的感觉,他的下巴靠在 我的乳房的侧面,所以有时他的嘴唇就会不经意地贴到我的胸上,就好像在我吻 我的乳房一样。有时还深呼吸一下,我要是不怕破坏气氛就很想问他一句,能闻   三个人中,小齐大概是对我是爱的感觉吧,小李大概是探奇的感觉,而小张 则有一些调戏和凌虐的感觉。   有一次小张抱着我,在摸我的屁股。我的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这样很舒 服,但会显出屁股一侧和大腿上一大片白净平滑的皮肤,小张的手就在上面摸着。   小张要亲吻我的屁股,但我坐在他身上,他弯不下来,我恶作剧地故意把后 背靠紧他的上身。结果小张把摸我屁股的手伸到了我的腿弯里,把我整个抱了起 来,我的屁股就到了他的嘴边,男生真有力气。他很得意地亲着我的屁股,我怕 摔下来就紧紧把住他的肩膀,嘴里不停地呵斥他。小张很色情地伸出舌头舔我的 屁股,我无论怎么呵斥和告饶都无济于事,他的舌头整个贴在我的屁股上,感觉 像一条温热的蜗牛,嗯,另一只蜗牛。后来他竟然把舌头伸向我的小穴,还好由 于角度的问题没有得逞。他把我放下来后,我狠狠地拧了他的鸡巴一下,流氓! 把鸡巴拧断当太监算了!   小兔第一次当着我们的面自慰是小李的杰作。当时小李在抚摸小兔,手不仅 滑到了小兔的小穴门口,还伸了进去。小兔有了感觉,开始淫叫连连,我和H姐 都是只喘气不出声的,小兔则是叫得很热闹,后来抱住小李的头,和小李舌吻起 来,有点像上次我和赵哥接吻,也是女生把男生的脑袋给「捉」来的。吻一会, 放开小李的头又开始淫叫,在小李的两根手指的抽插下,小兔到了高潮,整个过 程足有十多分钟。小兔高潮过后,脸上红扑扑的,头发上全是汗,但却并不害羞。   我和H姐帮他擦沙发和身体上的淫水,男生们竟也互相不避讳地一起到厕所 去射出来。后来小李问小兔,这算不算干了她一次,小兔就笑答:算,干得我很 爽,把你载入史册。   按我们三个女生的逻辑,既然看过一次,再看第二次就无所顾忌了。后来当 着男生们的面自慰也就成了很平常的事。甚至还有过三个女生一起自慰的经历, 受到小兔的影响,我和H姐先后有了叫床的习惯,三个女人在公司的地板上淫叫 着自慰,场面何其壮观。   有一次小齐问女生用黄瓜自慰是什么样子的,小李就说希望H姐和小兔展示 一下。H姐说可以是可以,但是没黄瓜啊。小张就自告奋勇地去买了黄瓜。这附 近没有菜市场,小张不辞劳苦地跑了很远。一共买了3根,连我都有一根。H姐 说还得要套套啊,不然断在里边就糟了,而这附近没有药店,可能也不是那么好 买。小兔说要是断在里边让他们帮咱拿出来。我估计男生们这时肯定希望能断在 里边。然后H姐和小兔就拿着黄瓜,插进了自己的阴道。上次看小兔的阴道,感 觉比H姐的要短一些,但插进去的效果却差不多。大半截都插了进去,外面大概 也就是一个手柄的长度,人体肌肉的弹性真是挺强的。两个女生握着黄瓜来回抽 插,目光开始迷离,H姐的动作幅度非常大,黄瓜几乎是完全出来,再完全冲进 去,小兔则好像是用黄瓜在小穴里搅动一样,我真怕她的黄瓜断在里边。两个女 生开始淫叫,三个男生也把手伸进裤子里很猛烈地手淫。而我呢,连日的当众自 慰已经让我神经变得很粗壮了,我很淡定地把我的那个黄瓜给吃了。   在710公然自慰的日子很爽,但「公司即将倒闭」的阴霾却挥之不去。我 觉得公司肯定会倒闭的,那以后到7楼来的机会就少很多了,还有,晓祥该怎么   然后我看到一份奇怪的合同。   好吧,虽然我涉世不深,但打工近一年也算是见过不少合同了,这个从传真 机里吐出来的合同绝对够奇怪了。   首先,别的合同通常都会标明用途,然而这个合同说了一大堆的要求,却只 字未提图片用途。其次,这些要求也太奇怪了,指明了不要专业模特,但却又要 求模特具有专业水准,这不自相矛盾么?再说,怎么知道模特是不是专业的?还 有,在应该写明拍摄内容的地方,只含糊地写了个「以四季为主题」,感觉像是 摄影比赛。更奇怪的是,这合同的价格好像是搞错了,高的简直离谱,并且对方 已经签署了,我这边只要签了字传真回去,这合同就算坐实了。   我拿给晓祥看,晓祥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说这合同以前也有过,每次都是 一堆相当不专业的需求,不知道对方是干啥的,只知道对方同时还发给很多家。   人家没搞错价格,合同也算数,发过去样片就会有反馈,不采用的也会按约 定给一部分报酬,并且祥爸早年还真的收到过合同里约定的报酬。   哎,这合同是真的哎!好神奇!   这价格够挽救我们这个垂死的流氓公司了,至少今年不会倒。   四季……人家没说要裸体,但我们这样的公司差不多是专门拍光屁股女人的, 感觉应该是四个裸体的女孩才比较合理。四个青涩的、没经验的……大美女。   我想到我的们寝室的那几个荡妇。好吧,专业水准什么的不用担心,我们没 有,但有晓祥呢,不愁装不出来。   嗯,是时候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寝室的姐妹了。   如果说有没有比亲姐妹更亲的关系,那应该就是我们四姐妹的关系了。   不知道是不是入学时某个人的刻意安排,我们寝室的4个女生,基本都可以 算是中学时代的班花。说起班花这个事,其实并没有一个正式的评判,也没见过 那个班级搞过选美。但如果追求者众多,那算作是班花应该也是合理的事情。我 们寝室的4个人,每个人屁股后面都有一大票追求者,过节时,寝室就像花房一 样,玫瑰多到放不下。   我觉得大姐郑书瑶最漂亮。大姐来自南方水乡,皮肤好到爆表。带着眼镜, 绝对的淑女风范。她在高中时有过一个男友,第一次也给了他。本来以学霸的成 绩可以稳进清华北大的,但由于考场失利而落魄到了我们学校。与男友异地恋得 很辛苦,最终选择了放弃。在众多追求者中,大姐选择了我们的同班同学许辉, 两人感情很稳定,我们时不时地称呼许辉为「大姐夫」。大姐和许辉交往过一段 时间后终于把自己的身体也交给了他。虽然说大姐很斯文,但和我们无话不谈, 我们问起她俩的性事时,她也是毫无避讳的有问必答。这一方面是我们四个人实 在是太亲密了,另一方面,我觉得人人都有淫荡的一面,这至少不能算作是坏事。   二姐姜少妍是追求者最多的一个,而且二姐绝对是荡妇型的。刚入学时还有 些矜持,后来我们越来越亲密,她就把自己的家底都抖了出来。她在高中时男友 就有过很多,而且跟好几个都上过床。到大学以后,基本上和男友只要确立了关 系就可以顺理成章地上床。而有的男友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分手了。我们就戏称这 样的男友是「嫖客」。二姐也不在乎,她说她喜欢做爱的感觉,用她的话说,是 「被操」。我们被她感染,也是用「操」这样的词。有时斯文的大姐说,今晚不 回来了,「许辉要操我」,我就觉得大姐遇到二姐这样的人真是人间的不幸。我 曾经问过她到底有多少男人「操」过她,她想了半天最后说,有些记不清了,不 记得是多少个。二姐还喜欢裸奔,而且对我们毫不避讳,我们的寝室楼是有公共 卫生间和水房的那种结构,二姐在夏天就直接光着从寝室走到水房,上厕所也一 样。虽然女生寝室有舍监阿姨把门,但有时还是有男生进入的,二姐就至少有两 次全裸地遇到过男生,把男生吓得够呛。二姐的阴毛很重,几乎完全地遮挡了肉 缝,据说阴毛重的性欲旺盛,看来有点道理。二姐在别人面前还是很矜持的,只 有和我们在一起时,才毫无顾忌。   老四名叫刘爽,小名丹丹,比我们小1岁。从小到大,周围的人都是叫她小 名,大概是因为她个子矮小的缘故吧。丹丹的身材跟小兔差不多,比小兔有肉一 些。不过小兔是精灵古怪那一类的,丹丹则是会萌翻一片男生的那种类型的。如 果说大姐是在淑女的一端,而二姐是在荡妇的一端,那丹丹绝对属于靠近二姐的。   夏天二姐在宿舍里经常光着,很多时候丹丹也同样一丝不挂,不知是受二姐 影响还是她本来就这样。而且问大姐和许辉上床那些事的时候,丹丹问得问题最   丹丹虽然身材娇小,但胸却是四个人中最大的,正宗的童颜巨乳。丹丹的现 任男友是她的第三任男友,这三任男友都上过她的床。   前面说过,我们四姐妹很亲很亲,比亲姐妹还亲。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秘密。   甚至自慰也完全不避讳。这个二姐是始作俑者,那天下午没课,大家都在午 睡,二姐在被窝里自慰,因为盖着被子,所以并不容易看出来,而我却发现了, 恶作剧一样地掀了她的被子,她正在兴奋处,竟然完全不停止,全裸地在床上继 续揉自己的阴蒂,其实大家都没睡着,于是二姐就在大家的围观中自慰,而且越 来越起劲。从那以后,二姐就经常以荡妇自居。后来没过几天,二姐号称要裸奔, 其实就是光着身子上一趟厕所而已,而且还穿着内裤,丹丹也要一同去,结果回 来时差点撞到男生。这让丹丹兴奋不已,不管不顾地脱了身上仅有的内裤,在床 上自慰到了高潮。   从那以后,两人在这种事上就完全不避人了。甚至还交流一些心得。结果惹 得我和大姐也相继沦陷。其实我从小就有些暴露的心理,但控制得很好所以连走 光也几乎没有过。这次算是被这两个荡妇带坏了,不仅没来由地脱光了衣服自慰, 而且还伙同二姐和丹丹,几乎是逼迫着大姐自慰到了高潮。不过大姐也不冤,事 实证明,大姐其实是最想公然自慰的,我只不过给了她一个机会而已,后来每次 寝室里的集体自慰活动几乎都是大姐挑起来的。   正因为如此,大家才能如此亲密。二姐说,以后咱们可以共享咱们的老公, 娶了咱们中的一个,就是娶了咱们四个。丹丹就笑道,大姐夫嘛我还觉得可以, 虽然木一些,但人品好,也还算帅气。你的老公几天一换的,嫖你一个还不行啊, 把我们都带上就亏死了。   当然这个我认为是笑谈,那样岂不是很淫乱。我们四个姐妹就算是同意了, 四个老公还不一定答应呢。   不过没想到的是,这个荒唐的想法,竟然被大姐开了个好头。   起因是这样的,大姐是许辉的初恋(大学才初恋,也算是奇葩一枚啊),并 且许辉是处男,而大姐却不是处女,觉得很对不起许辉。其实许辉也不十分介意, 都什么年代了,处女情节是多么古董啊。但大姐却很介意,我在寝室里跟她们说 过我掰小穴给710的男生们看处女膜的事,这让她萌生了一个荒唐的想法,让 许辉亲眼见见女人的处女膜。   这天晚上,我正在寝室看韩剧,二姐和丹丹都出去约会了。大姐竟然领着许 辉进来了。也不知他们是怎么躲过舍监阿姨的。我这时只穿着丝质吊带睡裙而已, 里边什么也没穿。   因为有了之前的暴露经历,所以我也并不介意,而且许辉也是我的同班同学, 熟得很。许辉看我穿得这么少,倒是有些拘谨,我觉得好笑,就姐夫长姐夫短地 逗他说话,许辉都不敢正眼看我,与晓飞很神似。   大姐说要跟我商量个事,然后让许辉坐在屋里,把我拉出了寝室。大姐把她 的「处女情节」说给我听,最后说,我已经主动让很多人看过我的处女膜了,让 自己姐夫看一下也不很过分吧?而且,咱们不是要共夫么?我心说大姐你怎么当 真了,这种事怎么可能呢。   我这几天正是最初天天裸体到710的时候,心理上已经很放得开,倒是不 介意让许辉看一下。但是一方面,他是我的同班同学,感觉有点别扭,还怕他说 给别人听,另一方面,我这样算不算勾引姐夫啊?大姐笑道,许辉不是那样的人, 而且他的嘴很严,不会乱说的。好吧,我同意了。   我俩一起走进寝室,许辉正有些尴尬地坐在大姐的凳子上。原来二姐的小内   我心里想,既然要看得这么彻底,那干脆脱光算了。大姐好像还要跟许辉说 些什么,我没等她说话,就抓住睡裙的下摆,然后往上一掀,脱下了睡裙,这样, 我一丝不挂地站在了同班男同学的面前。大姐,不怪我,你没说你还准备了台词   许辉先前看到我透过睡裙挺立的两点已经有些吃不消了,结果现在我当着他 的面脱了个精光,他好像傻了一样,但却不肯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大姐说了她 的想法,许辉有些感动。我对许辉说,只能让你看,不能让你操(对,我当时说 的是操)因为我的处女膜是留给新婚之夜的。   说完,我坐到凳子上,把两腿分成M型,把小穴掰开。许辉跪坐在我面前, 靠近了仔细的看。又一次被男人看这里,我的兴奋程度丝毫不减,并且这次毫无 顾忌地流出水来。许辉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后来干脆自己用手去分我的小穴。   我俩的关注点全在我的小穴上,都没注意大姐。等许辉看了许久抬起头来时, 发现大姐已经脱光了,正赤身裸体地站在那里看着我们。   许辉很感动地站起身,抱住了大姐。而大姐一边和他接吻,一边解他的腰带。   最后,许辉也脱光了。因为我们寝室的结构是床都在上铺,床下是书桌。他 俩显然不能在地上做,于是他俩分开,大姐先爬上了上铺,然后许辉也挺着硬硬 的鸡巴全身赤裸地爬了上去。其实床也不是很高,以我的身高,刚好平视他们。 他俩就在全裸的我的面前,开始做爱,不,是开始操。我把屁股靠在椅子靠背上, 看他们疯狂地扭在一起。我想把睡裙穿上,但转念一想,反正都被他看过了,再 说虽然许辉的注意力完全在大姐身上,而且我觉得当着同班男生的面全裸的感觉 简直太奇妙了,我有点舍不得把衣服穿回去。再说许辉在操大姐的时候还时不时 地看我一眼,我觉得还是把一丝不挂的样子呈现给他更好一些。其实我是想仔细 看看许辉的鸡巴的,我只在A片里看过男人的鸡巴,却没看过真正的。晓祥也没 给我看过,估计要是我提出要看的要求,我的处女膜就保不住了。但是许辉一出 一进的动作很猛烈,想一睹真容还真不容易。   就在许辉大力抽插的时候,门一开,二姐和丹丹竟然回来了。眼前的场面让 两人吓了一跳,许辉看到有人进来连忙想躲,但是哪有地方躲啊,而大姐正在最 兴奋的时候,抓住许辉大叫不要停。丹丹反应最快,坏笑着冲着许辉摆摆手说 「你们继续」。当着我们的面操大姐让许辉大为兴奋,所以许辉其实也停不下来。   大姐也是一样,一开始只是「嗯、嗯」地低叫,丹丹她们进来以后大姐开始 「哦、哦」地叫,声音越来越大。我跟二姐和丹丹简单说了一下情况。丹丹一下 兴奋起来,立刻开始脱衣服。我还没反应过来呢,丹丹已经脱光了。丹丹的床位 是和大姐挨着的,她光着身子爬上床,近距离地看许辉和大姐。二姐这个放荡女 人却楞在那里,等看到丹丹撅着屁股爬上了床,她才想起来脱衣服。然后她也脱   和我一起站在地上,看许辉操大姐。许辉和大姐亲吻着,一抬头,看到了溜 光的丹丹和她那硕大的乳房,终于射了出来,而且直接射在大姐里边。   许辉拔出鸡巴,竟然没软,而且还是那么坚挺。这时寝室里的四女一男都是   许辉刚才已经看到了丹丹,现在又看到了站在地上全身赤裸的二姐,兴奋程 度已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我都担心他会不会刺激出心脏病。丹丹跪坐在床上, 对许辉说,我们姐妹有约定的,你娶了大姐就是娶了我们四个,我们都是你的老 婆。丹丹是跪坐,但配合这样的话,就像是跪着说一样。   许辉吓了一跳。望向大姐,大姐躺在许辉身子底下,媚眼如丝地看着许辉, 点头说你操她们不算出轨,只要她们愿意。丹丹像个花痴一样马上插嘴说「我愿 意的」,然后床下的二姐也跟着说了句「我也愿意」。我忽然觉得,把共夫这个 事当笑谈的,可能只有我一个人。   许辉似乎还在犹豫什么,但丹丹已经把嘴凑了上去,和许辉舌吻了起来。二 姐说,在上面太不方便了,还是下来吧。   许辉挺着鸡巴从大姐的床上下来了。大家把自己的褥子直接铺在了地上,形 成了一个大床。二姐躺在大床上,我还是没来得及看许辉的鸡巴,他又插进了二 姐的小穴。丹丹则和许辉吻了起来。丹丹是跪在二姐的正上方,小穴就在二姐的 眼前。后来大概是保持这个姿势比较累吧,丹丹竟然直接坐在了二姐的脸上,而 二姐也开始添丹丹的小穴。   大姐坐在一边,看着自己的男人和自己的两个姐妹交合在一起,我陪着大姐 坐着。大姐的两腿分开了一些,从肉缝里流出一些乳白色的液体,那是许辉的精 液。我抽了张纸巾给她,她接过了,却没有去擦。我们四个人的经期大致相同, 现在大姐是安全期,也不用担心太多。说实话,当时我也非常兴奋,但还没有失 去理智把自己的处女膜断送掉。也许现代社会这种思想很守旧,但我认为既然保 持了那么久,如果现在断送掉,以前的保持就付之东流了。未免太划不来。   但是眼前的场面太刺激了,我忍不住开始自慰,这时许辉正在二姐身上抽送, 而把脸埋在了丹丹的大乳沟里。二姐正用舌头挑逗着丹丹的小穴,搞得丹丹娇喘 连连,当我高潮的时候,许辉也正好射了,完全地射在了二姐的里边。二姐和丹 丹也达到了顶点,大家一下都泄了下来。   这次许辉的鸡巴已经完全地软了下来。大家都恢复了平静。休息了一会后, 全裸的5个人开始七手八脚地把床铺收拾好。然后谁也不穿衣服,大家光着坐在   许辉像是刚从梦中醒来一样,用手捂着自己的鸡巴。连问大姐这是怎么一回 事。大姐说其实一开始只是想补偿一下许辉,让他见一见处女膜,因为我在外面 给很多人看过了,让许辉看一下也不十分过格,而没想到丹丹和二姐会回来得这 么早。二姐则是跟现任男友分手,所以去得快回来得也快,二姐分手是从不会难 过的,我们早就习惯了。而丹丹是和男友约好今天开房的,结果因为工作的原因 竟然没来成,丹丹满腔的欲望无处发泄,回来时看到这一幕便想起二姐说的共夫 的事,以为我和大姐真的共夫了,所以就兴奋连连地脱光了衣服。而丹丹和二姐 能同时回来,完全是在校门口巧遇而已。这么说来,还真是让许辉捡了个大便宜。   大姐说,要不我们真的就共夫吧。后来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了一番,最后竟 然同意了。不过有两个条件,一个是必须是经过婚礼的正式老公才行,男朋友不 算。而许辉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所以对他网开一面,不过大家威胁许辉,如果将 来敢抛弃大姐,我们绝对跟他同归于尽。另外还有一个条件,如果自己的老公不 同意,那可以不共享自己的老公,而自己也可以拒绝别人的老公的要求。这一条 其实只是我的要求,我那时不知道晓祥会不会喜欢看到我被别的男人压在身子底   许辉说班级里早就有四朵班花的称呼,以为得到了大姐就是非常幸运了,没 想到竟然还能有这种福利,真是幸福来得太突然。大姐很正式地和许辉说,只要 我们姐妹同意,他可以随时和我们做,不必征得她的同意。就这样,一个近似荒 唐的约定就这么成了。   许辉走的时候,和我们每个人都拥抱了一下,抱我的时候,还和我吻了一会。   因为这时大家都是光着的,他的鸡巴就贴在我的肚子上。当他的舌头侵入我 的嘴里的时候,我感觉到他的鸡巴在一点点变大,我连忙和他分开,还好,因为 刚才刺激过度的缘故,现在鸡巴虽然很大,但却很软。   然后四个裸女看着许辉穿好衣服,大家光裸着把许辉送到楼梯口,幸好走廊   许辉第二次来的时候。大姐在学生会有事要耽搁一会。大姐就在电话里说, 丹丹在寝室,你先操丹丹吧,你不是还没操过她吗?这丫头搞不好在寝室没穿衣 服呢。而许辉进来的时候,丹丹还真就是光着身子在看书,等到大姐回到寝室的 时候,许辉已经在丹丹里边射了两次了。我们班其他男生肯定想不到,自己苦追 而不得手的姐妹花,竟可以被他随意地操来操去。四朵班花他没有得到的唯有我   后来许辉对大姐一直很好,也经常来我们寝室。一楼有个窗户的护栏断了一 根,许辉进来完全不必经过舍监阿姨。我们寝室是在走廊的最里边,比别的寝室 要宽敞些,本来有个长条桌子的,二姐嫌碍事给搬了出去,现在她又给搬了回来。   这下不用在地上铺褥子了。   许辉的嘴也很严,班级里的男生们完全不知道他和我们的关系。只知道他搞 定了大姐,让很多男生们艳羡不已。我们三个女生的追求者仍然不断,还有几个 不死心的外班男生仍在追求大姐。我和丹丹没有公开自己有男友的事实,追求者 多一些。二姐是比较容易得手的,「前男友」们有时会传播一下二姐的恶名,所 以追求者会少些。有一次我们同班的张斌很老套地在楼下弹吉他唱情歌追丹丹, 还有他的一些死党在起哄,而当时丹丹正在炮桌上被许辉干得热火朝天,最后还 射在了里边。丹丹爽过了以后,只穿了件上衣,在窗边拉开窗帘的一角跟张斌说 了几句,劝他回去,说话的时候,从小穴里流出的许辉的精液就顺着大腿流到拖 鞋上。张斌要是知道这个内情不知道会不会把自己吊死。后来许辉经常出入我们 寝室的事也成了半公开的秘密了,我们有时在睡前的卧谈会上交流被许辉操的感 受,这时我就没有发言权了。二姐说许辉的鸡巴虽然不算太长,但却是她遇到过 的最粗的了。而且够硬,射在里边的时候也很有力,感觉很爽。我觉得二姐这种 阅人无数的女人很有发言权的。丹丹说许辉抽插的频率很快,被压在他身子底下 一翻狂风骤雨般的抽插,有一种很强烈的「被操」的感觉。大姐则说,光是听你 们谈论我老公的鸡巴就很刺激了。   而许辉有时在我们寝室留宿,也谈论一些他的感受。比如大姐的阴道很紧, 鸡巴插进去有很充盈的感觉;丹丹则是阴道很容易顶到花心,对男人来说很有满 足感,也容易让龟头得到刺激;而二姐则是花样最多,有时JJ在里边就能感受 到二姐的阴道在抽动,就好像在吸吮鸡巴一样。   有时许辉就问我,小晗,啥时候能操你啊。这话听着真让人感到刺激,以前 我不知道晓祥对于性事的态度,所以通常回答:「那还不一定呢,这事我老公说 的算」,而后来知道晓祥的态度了,我就会回答说:「等着吧,早晚会让你操个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7-12-2 22:16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