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某平窝案 某黄窝案190 》


  《某黄窝案》190,交易   书记办公桌的后面有个小门,可以通上面的天台,上电梯之前有一间宽敞的 卧室,琼浆见到过。便从男人的腿上重新站了起来。撩开有些挡眼睛的头发, 「衣服拿上吗?」她不知羞耻的问道。   「拿上。」男人说。「一会从那边走。」   女人从地上胡拉起自己的衣服,叠好,提上两只鞋,赤足抱着衣服进去了。 人到了这个地步开放得很,什么羞臊都没有了。   男人也进到里面卧室的时候,女孩儿正站到了镜子前面。镜子很大,像电影 院里的的银幕一样,占据了整整一面墙。空气潮湿而闷热,「那边看不见吧?」 姑娘按住精子疑惑的问。   「可以挪开,」书记一边说一边打开了空调。看到镜子里面一个浑身无处不 散发着青春魅力的女人,感到自己也年轻了不少。   姑娘试了一下,镜子果然被轻轻推开了。后面什么都没有,连个暗门也没有。 镜子前面是一个长案子。女人把衣服放到了上面,转过身来,背对着镜子。   「转过去。面对着镜子。我们互相看一下。」男人说。   「我不,,」   「怎么了?」   「好像有人偷看一样。」女人端着肩,夹紧了身体说。   「没有的事。转过去。」   女孩从镜子里看到男人来到了自己的身后。她再一次的打量了自己的身体。 虽然有些胖,但是性信号非常充分;而另一方呢,男人的身体尽管保养得很好, 也经常锻炼,可以毕竟年龄大了,已经皮肤松弛,有些榔槺了。   姑娘举手,先甩了一下再收拢自己的头发。这表明她已经不再害怕。当她把 两只手放到头顶收拢头发的时候,整个身体的前面都打开了。面对着这么大的镜 子,看到了以前自己都不曾看到过的景象。   「我帮你把胸罩摘了。」身后的男人说。   「不。」女人不愿意。她知道摘下来是什么样子。   「戴着不方便。」男人说,「总感觉是像穿着衣服做爱。」   「那好吧。」女孩儿不能顶撞上司。只得同意。她的手臂很软,可以一只手 从肩膀上,另一只手从腰下面拐到背后摘钩。   「这就对了。」男人说着用手掌从下面托了托女人一只松软下垂的乳房,然 后准备开始正面接触了。   当女人还在寻找放胸罩的地方的时候,她感觉到了肩头落下来一只大手。男 人的手粗壮有力,他把两只手放在了女人两个浑圆的肩头。   战斗马上便要开始,已经来不及整理军装了。正如二次世界大战时,日本航 母上的飞机必须临时紧急起飞应敌,值日官在指挥塔上大声命令到,「飞行员可 以在甲板上随处小便!」   姑娘想把胸罩摆放好的念头只好打消,随手扔在了地上。因为后面的大戏要   马上,男人粗壮的手臂将两个人拉近,女人后仰着回过头,两个人正好吻在   这个过程持续了一段时间。他不是那种充满激情的年轻人了,但是仍然欣赏   房间里充满了栀子花甜甜的香味。   「你是自来香吗?」男人说着把的大手从女人的肩头移开,一只从前面回扣 按在女人的小腹上,另一只也从女孩的前面托住了她的乳房。男人厚实的胸膛满 贴住女人的后背,女人立刻感到了一阵沉甸甸的分量和屁股沟里一根硕大的东西。   这时,男人的头从女人身后一侧肩膀上伸了过来。长满了坚硬胡茬的下巴扎 着女人肩头娇嫩的皮肤,他贴着女人的耳边说,「要是后悔,现在还不晚。」   「有什么可后悔的。」女孩说。   于是男人满是胡茬的嘴唇再次吻到了女孩儿的嘴上,又粘又硬的舌头伸进了 女孩的耳朵眼里搅动着。男人的手再次托起了女人沉颠颠的下垂的奶子,贴着女 孩的耳朵说,「很大嘛。」   「真不明白。那么男人为什么都喜欢这里。」女人有所感触。   「呵呵。也喜欢别的。」   马上女孩儿感觉到了自己两条腿中间毛茸茸的。接着,屁股沟里感觉到了从 后面插进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她知道这是什么,但是不知道对方要怎么用它,用   该来的总是要来,僵持很快被打破。男人把女人推向前面,让她两只手撑在 自己的膝盖上。这时女孩的后背成了一条斜线,肌肉都绷紧了。样子并不是很美, 看着有点下贱。但是这不妨碍男人从后面硬邦邦的插了女人的身体里。   在「咕嗤,咕嗤」的穿插了十几下以后,男人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竟然认 为自己还是欣赏的不够,再次拔出了工具。男人有没有自制力,就在这一点。他 转到女人的面前,面对面的把她紧紧的搂在了怀里。一只大手在女人的臀部,磨   「怎么了?」女人的声音   「不想动。这样不好吗?」   女人屏注了呼吸,尽享这片刻的温柔。   两个人热乎乎的,潮湿的皮肤都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存在和它那巨大的魅力。 如果刚才女人还有些强作欢颜的话,她现在已经有些动情,呼吸已经不那么均匀 了,也开始主动的用自己被摸的地方去蹭男人的手,去迎合男人。   摸了一会,女孩儿不想继续接受挑逗,她显然还是希望速战速决。这时女人 看到房间里有一个低矮的沙发,便建议道,「你坐在沙发上。你不用动,我动。」   男人真的退到沙发中,来了一个葛优瘫。他把双手手指相互插入枕在脑后, 前面全部留给了女人。   女人蹲到了男人的侧面,用胖得有坑的手指扶起了男人的那货。探过身子, 把自己的小嘴套在了那话上。她都不曾这样伺候过自己的丈夫。   女人用舌头舔着男人的那话,同时她的小手握住了硬邦邦的肉杆,把男人那 层可以大范围滑动的囊皮子向下撸,这样,刚才还有一大截包在男人龟头上的包 皮突然没有了!被撸到下面接近睾丸的地方去了。那皮子上面刚才粘上的女人的 津液,在凉爽的微风中竟然已经干涸了。   交易还在进行着。   女人开始用舌尖勾画着男人龟头后面的股沟,尽量把自己口水涂在上面,怕 过一会过于干涩。她觉得自己还没有动感情,身体里也没有浸出必要的分泌物, 如果再次硬进去会很疼的。这时女人忽然感觉到男人的龟头上有一小股分泌物排 泄出来,咸涩的味道令人有些恶心,但是她没敢吐,如果想吐只能硬呕,为了不 让男人反感,她硬是把那口粘痰一样的脏东西给咽下去了。   「好了。」男人说话了。他把双手从头后面取出来,一只手挖了挖女人的肛 门,嗅了嗅那根挖女人肛门的手指;又摸了摸女人的肚脐眼。「我快坚持不住了。 再这样下去,可干不了你几下了。」   「,,」女人没有说话,但是斜眼眯了一下男人,眉宇间不免有些得意。短 瞬间的一瞥好像在说,『不行了吧?』   「,,」男人什么都没说,他的城府太深。于是受到了挑战的男人反倒有了 主动。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好像在说,『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女人失败了,她遵从了男人的意志。只见女人吐出了嘴里的大家伙,翻身上 马,骑到了男人的两条腿上。   女人面对这男人,用一只手的两只芊芊细指扶住了男人的那货的根子,摆了 个骑马蹲裆的架势。想对准自己下面的孔道。不想那货头大脚轻,晃荡个不停。 用自己的那话怼了两次都没得进去。这时她的两条腿支撑着整个身体,非常吃力, 坚持不了很长时间,女人一咬牙,准备硬生生的往下坐。   「慢点。」男人连忙制止。   女人撩了一下滑下来的头发,定了定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才重新低下 头去,她依旧用两个指尖掐着男人的棒槌根,但是加大了力度。女人用哪个笨头 笨脑的傻东西拨开自己那片身体上碍事的毛发和肉片,然后慢慢的坐了下去。坐 好以后又看了一眼男人,似乎在说,『这回可以了吧?』   男人的目光似乎正在等着这一刻呢,两个人的目光迅速对上了。   女人的脸一红,又把头低下去了。她的身体稍微后倾,用一只手支撑在男人 的膝盖上,身体开始小振幅,低频率的震动起来。然后速度越来越快。中间有些 不舒服,有几下她感觉到腿和身体里面同时坐到底了,竟然定在了她身体内很深 的地方。于是女人不得不重新调整了一下身体,「好大!」她有点红着脸,不好   「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世纪已经成熟,书记这时才把话导入正题,同时 故意把大腿向上顶了顶,于是正在女人身体里的那个东西也向上戳了戳女人的内 脏,调戏了一下女人。   「,,哦……」女人皱了皱眉头。声音也出来了。因为刺激的过于强烈,说 不上算舒服还是难受。   男人知道女人是有目的的,这时候怎么糟蹋她她都不会有怨言。这种女人他 遇到过多个,有的甚至非常有档次,全国一线的女星;即便是她们,在这种状态 下遇到男人的调戏,心里也是老大的不愿意;但是没有哪个女人敢在这时候发作; 都是强忍着难受,还要装得十分高兴的样子。   男人这时的感觉非常好。   「没什么事。」女人心不由衷的说。   「我没停啊。」女人连忙又大动了几下。   「没事你会主动到这儿来?想要钱吗?想升职?还是捞人?你说吧。没关系。 我听着呢。」书记这种事情遇到的多了,索性替她点明。   「捞人。」女人只好干脆点说了。说话的时候她的身体仍在上上下下不停地 颤动着。这是为了说话方便,更是为了让男人接受自己的要求,她改变了自己的 体位,由后倾变成了前俯。她用两只手扶着男人的双肩,两只软软的乳房在男人 眼前很不礼貌的攒动着。女甚至想用自己的乳头去触及男人的脸,但是没能成功。 那需要更大的幅度,太丢人了。她的乳型并不好看。   「说吧。捞谁?」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你能不能让我们的黄总回来。」女人一边动着一边   「黄某华吗?」这回轮到男人吃惊了。「他现在正在被审查。你跟他什么关   「同志关系。我知道他被审查了,可是他真的没有腐败。在这儿对我们确实 很照顾。新的领导天天板着脸,满脸的官司。好像我们欠他多少钱似的。」   「呵呵。不光是这个吧?」政法委书记诡秘的笑了笑说,「你也是很直爽。 可是你应该知道,这种事情是中央检查组直接办的。作为政法委的书记,我也不 能随便插手。」书记的戒心去掉了很多。因为这种事情是装不出来的,一个肯为 别人牺牲自己利益的人在中国永远是上等人。不管他做什么工作都值得信任。   「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我听说他的问题不大。只是有一笔钱还没有落实清楚。等一等看看再说吧。」   「那是陷害。」琼浆有些着急。   「陷害也只能忍着!越抵制,处理的越严厉。」   「我们把钱替他垫上。」   「这根本不是钱的事。如果能像你说的这样,那些贪官污吏不是都可以花钱 买平安了!而那些被打倒的大头,有几个自己动手贪污了?不是钱的事。这是政 治,是权术。你怎么不动了?」   「那……怎么办?万一等不出来了呢?」女人赶快又动了起来。上上下下的 一边动一边说着。她的腿已经很累了,但是不能停。   「除非你做出一点儿牺牲。」   琼浆有些犹豫,心想,『终于说出他真正的心思了。都跟婊子一样了。我这 个牺牲还不够啊?』但是她最后还是一狠心说到,「你说吧,出钱还是出人?还   「嗯。」书记想了想说,「如果没事儿就没事儿,如果有事儿就是大事儿。 牵连到你,你还愿意吗?」   「我……愿意。我们黄总没做坏事。」女人说的有些勉强。   「你还真够意思。但愿我的部下都能像你一样。」书记说,「如果是别人我 绝对不会管的。这会就当是舍命陪君子吧。」   「谢谢,,」   「说谢谢就见外了。这种掉脑袋的事没人肯干。」   「算我傻。那好吧。」书记用手指绕着女人的小乳头一边转圈一边说,「你   『不就想多玩一次吗!』琼浆这次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来,再亲一个。」   女人停止了动作,向前俯下身去。   「现在该我了!」接吻后的男人抱着女人,两个人连在一起的站了起来,体   女人双手搂着男人的脖子,两条腿环在男人的腰间,下面仍然被男人插着, 没有掉下来。她使劲贴住男人,尽量不让自己往下滑。   男人用手托着女人的屁股,用胯骨向上颠了两颠。把个女人像肉球一样的玩 弄着。最后他把女人扔到地上,「扶好了。」他说。   「哪面?」女人问道   女人赶快用双手按在沙发靠背上,支撑住自己的身体。   男人一把抓住女人的头发,把她的头向后拉。   女人知道男人的力量,她已经领教过了,所以她没有松开扶着沙发靠背的手, 只是把头尽量向后仰去。样子相当无耻。   接着男人准确的找到了地方,「唰」的一下便进去了。   那是一场随着粗喘,呻吟的销魂大战,一场令人荡气回肠的交心之战。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7-11-19 05:54 当年追了那么长时间的《谋平窝案》,万岁爷终于又露面续写了,万岁!这么深刻的文章一定好好拜读。 金币 2017-11-19 08:21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