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某平窝案 某黄窝案191 》


  《某黄窝案》191,献身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在『照江湖中兴』期间,鉴于当时国力太弱,党内工作 以抓经济为主。这样便无可避免使一些领导干部产生了经济问题。这在当时是一 种大趋势。在那种情况下,党内能够独善其身的一般只有那些没有能力,没有魄 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饭桶。因此,当腐败严重败坏了党的政治生活以后,中央 以十八大为节点划了一道线。十八大之前贪腐的只要交代,可以从轻。十八大之 后不肯悔改的从严处理。   可是谁都不是傻子,大家都明白:任何人如果坦白了,他的政治生命也就完 结了,从轻从重都是一回事。所以很少有人会主动坦白,只要以后不出事,不坦 白问题也不大。但是,如果继续贪腐而且被人家抓住了,你骂谁都晚了。   那些搞『反腐』的有他们正义的一面,但是要知道,他们是在强大的经济基 础上来进行『反腐』的。没有这个基础,他们狗屁也搞不成,国内国外分分钟都 可以要他们的命(他们管理期间,经济不但不在前进,反而出现了后退);而这 个基础正是那些被他们打倒的『腐败』人士当年为国家做出来的。那些『反腐』 的人甚至连个反腐之后如何重建经济的战略安排都没有。   真正聪明的人是知道何时住手,又应该如何住手的。   另外,你不能用『有的人在那个时期就坚定了立场没有被腐化』说事。你没 有被腐化,或是你腐化了别人却发现不了是你的本事,但是这不是人类的共性。 中国人的一个特性就是随机应变。这个特征即有好的方面,也有一定的弊端。   在后『照江湖中兴』时期,中国新的领导班子把工作重点放在了反腐上,并 没有用心去抓经济。实际上,经济发展和反腐是相对立的,即,你干了这件事便 不可能再干好另一件事。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大滑坡是因为中央把主要的精力放   反腐和发展经济几乎是对立的,你想干好这件事,便很难再干好另一件事儿。 事实也正是如此,当政府把工作重点放在发展经济的时候,所有的人全都把眼睛 放到了钱上,造成了国家经济高速发展,人们的道德水平却出现了滑坡;而当它 把主要精力放在反腐上面的时候,由于环境的严酷,没有人敢放手去抓经济,抓 了也没有好处,这就造成了当时经济的滑坡。   当时的中央领导人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狠」,整人从不手软。如果忽略这 里面的权力斗争,这对中国提高道德水平是有一定帮助的。为缓解人民的怨恨也 是有好处的;但是对经济发展是没有好处的。起码好处不大。   如果真的想把两者都抓好,就需要领导人的大智慧,光靠「狠」不行。如果 这个做法不转变,因为控制了全局,必然滋长由自己继续统治下去的愿望,把好 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内部的民主制度又彻底破坏掉了。         ——————————————————   约翰从卫星的照片中得知没有杀死琼薇,他非常生气。迁怒于教主。   教主正在按照预定的计划一步步的摆脱着警察的追捕,试图切断警察能够利   这天,教主在大街上行走准备联络红凤的时候,突然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 他向周围看了看,可是当他转向周围几个人的时候,那些人的目光都不在自己的   于是教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教主手腕的那个位置并没有手表,现 在除了炫耀,很少有人戴手表了。弄不好还会像以前一位『表叔』一样,为了一 块表,连身家性命全都搭进去了。可是这并不妨碍教主像在看时间一样,向着手 腕手表的位置上盯了几秒钟。然后他抬起头来好像在仰望天空,实际上却用余光   只见远处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也向他自己的手表的位置(不幸,他也没戴 手表)看了一眼,然后又偷偷的向头顶瞄了一眼。教主冷笑了一声。离开了。他 必须甩掉这个尾巴。   刚刚摆脱了那个人,教主接到了一个太平洋小岛上打来的电话,这才知道琼 薇没死,死的是其他人。   「当时警察已经出来了。只有几秒钟的时间。我有什么办法?」教主向约翰 解释说,「这事不能怨我。你这种方法不对。」教主对电话另一头说,「你们的 目的不就是不想让共产党用她吗?你这么办,我给你找几个人在网上发帖子,专 门黑她。几星期就把她搞臭了。没人敢用她。我们现在需要钱……」可惜,约翰 没有接受教主的建议,约翰气愤的摔掉了电话。   当教主在手机里要钱的时候,约翰本能的拒绝了。在约翰的意识里,假如你 好好的说话,给钱是没有问题的,养什么不是养。但是如果你以为你是个什么, 还可以给我们挑毛病,有了点成绩便以为可以和我们白种人平起平坐,那就错了。   好好的一条建议作废了。琼薇因此捡了一条命。         ——————————————————   国防工程也遇到了困难。由于关键技术人员的流失,科研任务已经无法继续 进行了。一个有经验的文秘起草了一份报告,「我单位按照中央军委的指示,克 服了重重困难,发扬了不怕苦,敢打硬仗的精神;在按照中央的精神严惩内部腐 败分子的过程中,在敌我情形极为不利的情况下,及时发现了敌人间谍的破坏, 发现了敌人对我西海海域的企图,现已胜利完成了第一阶段的战斗任务,并已得 到了军委的表彰……目前我单位因人员编制的问题无法承担巨大的工作量,大部 分同志因过度劳累均已出现身体问题,为了保证正常的国防值班,建议暂缓执行 一期任务;停止国防工程二期、三期的项目。」   这样,后面工作没有琼薇的困境可以避免了。不过国防工程没有了外延,外 国潜艇来了也没有办法发现。海军不得不改装了大批护卫舰,在他们的舰尾挖出 大洞,安装上拖弋式声呐装置,进行反潜作业。原来被琼崖用自己身体里的细菌 保留下来的海底被动声呐阵终于寿终正寝。                 不用看   无数的中国青年为了国家的利益,为了民族的利益带着一腔热血投入到了为 国献身的洪流中,但是他们很少得到正果,因为他们不懂得中国社会的『规矩』, 身上总有些这样或那样的缺陷。如果他们还拒绝『潜规则』。那他们便死定了。   在这个社会里,越是能说会道不干正事的人越能得到提升;个人利益,家族 利益,派别利益严重的的干扰了第二梯队的建立。例如一个领导,他在选择重要 位置人选时,条件不是候选人的能力、学识,而是这个人以前是否跟自己一起工 作过;是否能够紧跟,配合自己的工作;是否能让自己了解、信任;这便是任人 唯亲,和腐败一样非常有害,如果不是更坏的话。而真正的国家栋梁只要你找不 到伯乐,必将遭到无情的摧残;可惜的是,在中国伯乐不但少之又少,而且连他 自己还自身难保呢。   今后在中国如果想选拔出真正的人才,恐怕只能使用计算机了。把候选人的 资料全都输入到计算机里。有计算机做追中评判、这样也许还能公正一些。   琼浆献身救主的第二天,她果真应约再次来到了书记的办公室。   书记看着女人咽了一口唾液说,「你不怕我再一次做你?」   「我不怕,女人不就是为了让男人做的吗?」琼浆赌气说道。   书记吃惊的看了看女人,说,「好吧,今天我不打算做你什么。咱们暂且记 下这笔账,将来我要求的时候你给我还给我。答应吗?」   「,,」女人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你确实让我很惊讶。不然不论你出多少钱都没人为你干这件事!」这时候, 书记打开了一个橱柜门,只见里面有一个已经被太阳和时光晒褪了颜色的纸箱子。 看样子是一个老式的大电饭煲。   「这是什么?」   「你先认识一下。你现在必须摸一下它的外表和提梁,但是不许打开看。一 打开就不管用了。今天晚上会有人把这个纸箱送到你家里。你把它放在你家阳台 上杂物堆里。以后你的任务就是把它忘掉。能做到吗?」书记指着纸箱说,   女人按照老板说的在纸箱上面摸了一通「然后呢?」女人问。   「然后你不用管了。放好以后再不许碰它,完全忘掉它,直到有人去取。」   「明白。」女人提了一下,发现很沉。   「你回去吧。这个你也不用拿。晚上在你家等着。」书记说。   「不干那事了?」这话本来不应该由女方说出来。很害臊的。但是男人好像 忘了一样,逼得她不得不自己说出来。   「先干正事。不过至此以后你便是我的人了。你愿意吗?」   「愿意。」女人回答说。   「以后你每个星期到我这儿来一次。时间不要太固定,你想来的时候给我打 一个电话,就说有点儿工作的上的事儿要谈,便可以了。然后你到你们单位旁边 过两条街的地方,那儿有一个咖啡厅你到那儿穿过后门,会有人接你。你们领导 回去以后,如果他想让你做什么事?你必须好好做。不要因为是我的人便不做他 的事了。他要心疼你,你也必须同意。当然,如果日子不对,你可以拒绝,直接 告诉他原因。明白了吗?如果我找你,会打这个号码。」书记说着给琼薇看了一 个号码,没有规律很难记。「不许写出来。每次接完电话都必须删掉记录。」   「明白了。」   「下星期你来例假吗?」   「什么?」女人有些吃惊。   「别那么大惊小怪的。你什么时候来例假?」   「月底。前几天刚完。」   「那好。下星期跟我出趟差。要去一个星期。你回家准备一下。」   「我不知道他们给不给我假。」   「不用你请假。借调。还有什么要求吗?公的,私的都可以。」   「没有了。」女孩说完脸上一抹绯红。   「想什么了?」男人马上发现了女人动了心思。   「没想什么。」   「来,我来看看。」书记说着拿出了一个仪器。   「这是什么?」女孩有点害怕。   「读心音用的。」   「什么是读心音?」   「以前审问犯人,可以使用测谎仪。但是有经验的犯人可以骗过测谎仪。而 且测谎仪可以发现犯人在撒谎,却不知道他的真实想法。而实际上犯人每回答一 句审问人员的话,如果他说的是假话,那么这时候心里会想到一句真话。这个设 备就是把他这个真话给读出来。例如审问人员问他,『你偷了什么?』他回答说, 『什么都没偷。』这时候他心里想的却是,『我傻呀,我告诉你我偷了商业银行 五百万?还把保安打死了!』这个这时候如果听到了他的心音,他的阴谋便被发   「那我不要。我又不是犯人。」女人心里有很多鬼。   「好好,下次我们试试别人。现在把你的车钥匙给我。」   书记按了一个按钮,几秒钟之内,房门被打开了。一个警卫推门进来了。   「我还没穿衣服!」琼浆惊叫了一声后准备赶快到办公桌后面躲藏起来。   「你不是穿着呢吗?」书记把钥匙交给那个小伙子后说。   年轻人面无表情的走了。   「今天你更漂亮了。」书记半个屁股坐在桌子上,双手捧着琼浆的小脸,用 富余出来的;两个拇指在她的脸上刮擦了一下,好像要拂去她脸上的灰尘。   女人嘟着小嘴想亲吻男人,被男人用一根食指挡了回去,男人拍了拍女人肉 呼呼的大屁股。「你走吧。」他说。   来到大门口时,琼浆看到那个留有女共党短发的女孩儿,不同的是她这次戴 了一副肉色的手套。琼浆有些失望:那个帅帅的警卫没有跟女孩一起出来。   正在这时,一个年轻人开着琼浆的车过来了,他带着一副线手套。   女孩上前打开司机的车门让那个帅哥出来,并示意琼浆注意,对她说「就是   『就是他什么?』琼浆还在想。   「你可以走了。」女孩扶着车门,等琼浆上了车才把车门轻轻关上。        ————————————————————   到了晚上,琼浆接到书记给她看过的号码的电话,大使是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家现在有人吗?」   「不要让别人知道,给我开一下门,」   琼浆打开房门,门口是那个帅哥警卫,「进来吧。」琼浆赶快请进了对方。   「你家阳台在哪?」来人问到。   「谁呀?」正在这时琼浆的婆婆在屋里问。   「没事。查煤气管道的。」琼浆连忙说。   「哦。」婆婆不再出声了。   「这边,,」琼浆领着来人上了阳台。这是书记指定的地方。   帅哥把箱子放好后迅速离开了。   琼瑶真的就不去管它了。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7-11-19 21:09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