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翡翠人生 09 》


              第九章 禁忌温柔   爱情包不包括情欲呢?或许对大多数夫妻爱人来说,没有思考这个问题的必 要。因为婚姻对有些人来说,只不过是束缚男女关系的枷锁,或许他们原本也是 因为爱情才迈入的婚姻,但在热情消退后却发现那本红色的小本和那本绿的小本 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所谓的合法,只不过更多地体现在物质和财产方面,换 句话说,那一道枷锁是束缚不住人的情欲的。   在传统的婚姻观念里,情欲是被束缚的,我不反对这种束缚,前提是两个人 一起自愿地带上这套爱的枷锁。就像SM一样,只有两方都尽情时,才能享受那 种束虐的乐趣,如果SM时一方是排斥的,那SM本质上和虐待并没有两样,严 格来说,这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   当然只有SM爱好者才会一起游戏,如果你拿着皮鞭随意抽人,那恐怕这不 是SM,而是犯罪。出轨游戏,一个无比刺激而又令人恐惧的游戏,它比SM更 能让参与的人体验另类的兴奋和乐趣,而相应的是,它也很危险。   如果说SM是解开人肉体上的束缚,那么这个游戏将是解开人类心中恶魔的 牢笼,如果没有天使的庇护,那么这个游戏将会是你毁灭的开端。如何知道两人 之间有没有天使的庇护呢,那就是让她失身一次……   兮兮的第一次失身,是在西南的某座旅游城市的一间酒店中,对我们来说, 那是一次验证我们爱的旅行,一次计划好的出轨计划。   我仍然记得当我走进我们的房间后,兮兮迫不及待扑到我怀中的情景。一切 尽在不言中,我知道在一个多小时之前,兮兮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爱爱了,显得有 些凌乱的床上,我似乎都能闻到一丝香艳的气味,或许这只是我心里的感觉吧。   我们半夜就退了酒店,然后又找了家,重新开好房后,我和兮兮在浴室的浴 缸中嬉戏着。这是我们最喜欢的做的事情之一,在浴缸的热水中,兮兮似乎恢复 了往常一样,方才那一份紧张的神情也消然无踪了。   我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假象,我们终将面对那个测试,那个寻找天使的测试。 洗完澡后,我向以往一样,帮着兮兮吧头发吹干,镜子里的兮兮时不时地朝着我 笑着,和我说着俏皮话,一切就像平时一样,却又和平时不一样。   当我们躺在床上时,那一份压抑终于降临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合适,而兮兮 则俯在我怀里哭了。   「老公……兮兮……已经……」   我没有立即回答兮兮,我知道她现在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让她吧心里的涩   「老公……我有些拍……」   我依旧没说话,只是把兮兮搂的更紧了。   「老公……我……」在这时,我贴上了兮兮的嘴唇,不是我的刻意,而是出 自我内心的本能。   爱人之间,一个美好的吻胜过说一万句话,这句话是对的。当两人都闭着眼 睛,全身心地投入那一场爱的交融中时,一切说不出的,说得出的话,都融化在 了两人的四片热唇之间。在吻中,兮兮说她好害怕,我说的是,怕,就让我们吻   「老公,兮兮照老公说的做了……老公,喜欢吗?」兮兮俯在我的胸前,对 着我轻轻地呢喃着。   「不……不是老公喜欢,而是我们喜欢,喜欢这个特殊的游戏,喜欢那种异 样的风情,如果兮兮只是想让老公一个人享受这个游戏的乐趣的话,那老公是不 会舍得兮兮的!」   「可是我们享受什么乐趣呢?」兮兮贴着我,粘粘地问。   「享受做爱啊,傻瓜!」我亲了亲兮兮的额头,兮兮也调皮的吻了我一下。   「但是我和……做爱,老公也能享受到吗?」兮兮扑到了我的面前,正视着 我的眼睛,他扑闪扑闪地看着我,想要知道我的答案。   我坚定的点了点头,对着兮兮说:「嗯,老公也能和兮兮一样,享受得到快   「可……是什么样的快乐呢?」   「一种和兮兮一样的快乐!」   「不,你骗人!」兮兮抓着我的手,眼中泛出了些许晶莹。   「傻瓜!」我握着兮兮的手,对着她说:「我能和兮兮感到一样的快乐,是 因为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   我紧紧地抱着兮兮,亲吻着她的额头:「是的,老公知道,兮兮有些害怕这 个游戏,害怕这个游戏会影响我们之间的爱。兮兮,知道吗,其实老公也怕,怕 这个游戏会改变我们的生活,所以老公才计划了这次旅行,来验证我们之间的爱   我轻轻地抚着兮兮的秀发,温柔地对她说:「如果这次经历不像我们想象的 那样,那我们就把这次旅行当做一次终点,以后我们再也不会来这了,好吗?」   「想象的哪样啊……」紧紧地贴着我,兮兮吸着鼻子说。   「在我的想象中,做爱是一个可以赢得快乐玩偶的游戏机,我们可以在游戏 机中挑选自己喜欢的快乐玩偶,只需要投入硬币,我们就可以把玩偶抓出来,让 它带给我们快乐。」   「你这什么想象啊!」兮兮笑着捶了捶我,看的出她也被我这奇异的想象逗   「所以说,老公抓一个娃娃送给兮兮,只是想让兮兮快乐呀,玩偶虽然多彩 多样,但里面装得都是老公的心!」   「讨厌!」兮兮已经明显活泼了许多,甚至还轻轻咬了我一口。   「喜欢今晚的那个玩偶吗,宝贝!」   兮兮没有回答我,而是扪心地问着我:「老公,你爱我吗?」   我抓着兮兮的手,贴在了我的心上:「恩,老公爱你,从前,现在,以后都   「我爱你,老公,我喜欢你送给我的礼物!」   西南的某座城市,风光秀丽,这里每年都聚集着大量的游客,所以虽然这座 城市经济不怎么样,但却有着众多消费不低的娱乐场所。每一天夜晚,霓虹灯下 的夜总会照旧开始营业,这里灯红酒绿,夜夜笙歌,无数男人、女人在酒精和重 音的麻醉下,放纵着自己。或许他们是想要寻找那一丝的慰藉,亦或许他们只是 存粹的发泄,不过521号包厢的这两位男女却不是为了放纵而来,他们只是想 来完成一个愿望,一个禁忌的愿望。   「老板晚上好,您有什么吩咐吗,我们这的服务绝对一流的!」昏暗的包间 内,服务经理对着我点头哈腰,同时向我介绍着他们这里的『特色』服务。   我当然明白所谓服务的意思,于是我对她摇了摇手,示意她停下来。然后我 伸出手指着坐在我身边的一位女性对经理说:「这是我们的刘总!」   那位服务经理一看我这架势,瞬间便会意了我的意思,果然她立即笑脸相迎 地对着『刘总』恭维了起来,只是『刘总』似乎对服务经理热情的介绍显得十分 冷漠,看到如此,我心里暗笑了下,然后便适时地对着服务经理说着我的要求。   「今天你们一定要把我们刘总给伺候好了,把你们这最漂亮的王子公主都叫 过来!」我用严肃的眼神对着服务经理说,同时也是一副不差钱的表情。   「是是,两位请稍等,我这就去安排!」服务经理说着便对着对讲机中说着 我们的要求,这个时间点应该还算早,那些优秀的『王子公主』们应该还没被挑   我又点了些水果和酒水后,服务经理便出门去帮我们安排了,此时在这间对 我们两个人来说稍显略大的包间内,我温柔地牵起了『刘总』的手。   「刘总,你还有什么吩咐吗!」听到我打趣的话,『刘总』噗嗤一声笑了。   一件黑色紧身的小西服,外配一条黑色的收臀小短裙,与其说这一身是干练 的职业服,到不如说是一套夜店的诱惑装。束发干练,淡妆着面,配上半高的高 跟以及肉色的丝袜,今晚的兮兮,还真像一位精英高管。   「讨厌!」兮兮在我的挑逗下,终于放下了自己『高冷』的表情,她轻轻拍 打着我的手,然后一脸害羞地投入了我的怀抱。   「兮兮刚才演的真像!」我抱着兮兮,笑着对她说。   兮兮抓着我的手对我说:「哪里,那位经理都看出来了!」   「她能看出什么!看出我们是来出轨的!」我抓着兮兮的手,对着她坏笑着   「讨厌——!」   我任凭兮兮使劲捏着我手背上的肉,都说手背的肉比手心要痛十倍,看来果 然是这样。只是在疼痛的时候,我却对着兮兮做出一副享受之极的表情,看着我 一副你懂得的表情,兮兮最后不好意思地松开了手。   「哼,变态!」兮兮边说着边揉了揉我的手背,而我则看着兮兮的眼睛,一   从兮兮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一丝害怕,一丝紧张,不过更多的是信任和温暖   「要开始喽……」我双手握着兮兮的手,一脸爱意。   「知道……啦。」兮兮放开我的手,她最后离开我的目光中,闪着一丝丝的   「到时候会有好多帅哥让兮兮挑哦!」   「哼,帅又怎样啊!」   「帅的话……吃起来就香啊!」   「讨厌……老公……到时候,你帮我选好吗?」   「恩……老公一定帮你挑最帅的!」   「那我也要帮老公选,挑最丑的那个!」   就在昨天晚上,我和兮兮一起做出了这个决定,当一切困惑、负罪、害怕的 感觉都被爱所淹没时,我和兮兮是怀着兴奋的心情一起出海的。   当服务经理领着两队帅哥靓女走进我们的包间时,我明白这场爱的试航终于   「快给两位老板自我介绍下……」   听着这些『王子公主』的自我介绍,看着她们华丽的衣装……然而此刻我最 想做的事却是牵起我身边女人的手……   既然已经起锚,那么就让这场航行经历一些风浪吧。   「刘总,你看上了哪个!」我用这仅有的机会靠近了兮兮,看着她冷漠的有 些不自然的脸,我知道她有些紧张。   我对着经理挥了挥手,示意她换一批,当房间再次空旷后,我搂起了兮兮, 贴着她的唇对她说:「继续吗?宝贝!」   兮兮没有回答我,只是热情地开始了向我索吻,然后把我的手放到了她的两 腿之间。之后我才明白,兮兮当时是想让我给她点欲望,她说当时她太紧张了, 以至于根本无法执行起我们的计划。   顺着柔滑的丝袜,我的手伸进了兮兮的两腿之间,然后抵在了那一团鼓起的 绵软之上,隔着比纱还薄的顺滑蕾丝,我用手指向蕾丝之下的小山包注入着一圈   不得不说这位经理非常有礼貌,她在进来时先敲了敲门,当我示意她可以进 来后,她职业般的笑容依旧丝毫未变。   在我的抚摸挑逗下,兮兮身体里的爱欲热泉正一丝丝地开始流露了出来,而 她看我的眼神中,也泛起了十足的妩媚。   随着经理又带着一批帅哥靓妹进了包间,我仍旧在哈里哈气地对着我身边的 『刘总』客气的说着,而在那些王子们职业般的热情介绍下,兮兮也渐渐放松   在又一轮过后,兮兮还是没有挑选到她中意的男生,当我示意经理再换一批 时,兮兮在桌下用脚微微蹭了我一下,我明白兮兮是有话要跟我说,于是我先让 经理下去了,然后一把抱过贴上来的兮兮问她:「怎么了?没有兮兮中意的帅哥   兮兮把脚架在我的身上,抓着我的手说:「不知道,感觉他们都太像了!」   「哪里像了?」我边说边在兮兮的顺滑的大腿上抚摸着。   「都是差不多的发型,差不多的衣服穿戴,香水还喷那么浓……」兮兮说着 夹住了我在她腿间游动的手,不让我继续向她的隐秘处行进。   「所以兮兮有些忍不住了……」用舌尖在兮兮的耳垂下掠过,我知道虽然兮 兮仍然捉摸不定,但是她的欲望已经渐渐开始升温了,而兮兮之所以还有一些犹 豫,是因为她的内心还留着一丝丝的畏惧,这一丝丝的畏惧纯粹是出于人对陌生 事物的本能,所以我决定帮兮兮迈出这一步。   「让老公帮兮兮选好不?」离开兮兮的香舌,我的手开始伸进了兮兮的小西 服里,撩开那件薄薄的白衬衫,我张手握住了里面的饱满。   「嗯……嗯……」兮兮在我的挑逗下尽情的沉醉着,随着兮兮夹紧的美腿开 始按耐不住地摩擦着,兮兮的嘴中开始嘤哼出了似应非应的声音。   我在挑逗着,也在忍受着。   兮兮享受着,也在忍受着。   汨汨而涌的欲泉,已经淌满了半个欲池,前来洗欲的客人,也差不多该入欲   我咬了咬舌尖,让自己离开了不属于我的温暖,在和兮兮吻别后,我走出了 包间,然后把经理叫了过来,在她耳边嘱咐着……   半个小时之后,包间里传出了男女对唱的歌声。   「爱恨消失前用手温暖我的脸!」   「为我证明我曾真心爱过你!」   「爱过你……」   「爱过你……」   「爱过你……」   当兮兮和那位叫Allen的王子互相拥抱着唱出『广岛之恋』的叠音时, 兮兮调皮地向我瞄了一眼,此刻地她,正双手抱着麦克侧着靠在Allen的怀 中,而Allen呢,他右手拿着麦克,左手则紧紧地将兮兮搂在自己的怀中, 当唱到最后一个叠音时,Allen和兮兮四目相望,深情地唱出了那娓娓动人   「爱过你……」   「爱过你……」   「宝贝,你唱的真好!」   「哪里啦,随便哼哼的。」   「真的!那些专业歌手都没你唱的有感情!」   「哼!骗人!」   「我怎么会骗你呢,宝贝!来吃水果!啊……」   当绵长的音乐结束时,Allen适时地开始和兮兮打情骂俏,他拿起果盘 里切好的火龙果片,放到兮兮的嘴边,而当兮兮张着嘴等待Allen喂她的时 候,Allen忽然坏笑一声,然后拿开了兮兮嘴边的果片。   兮兮用麦克在Allen身上锤了锤,娇嗔着说:「讨厌!」   「呵呵……」Allen握住兮兮调皮的手,温柔地看着兮兮说:「宝贝, 你喜欢吃火龙果吗?」   「喜欢!」来自Allen手掌的热度让兮兮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那你知道火龙果上的那些小黑点是什么吗?」说到这,Allen似笑非   「知道,是火龙果的种子啊!」   Allen一脸坏笑地看着兮兮,说道:「哦,原来宝贝你喜欢吃人家的种   受了Allen调戏的兮兮顿时脸上浮起了比火龙果还鲜艳的红云,她满面 娇羞,嘤哼一声:「要死啦!」   见身下的美人已经被自己挑逗了起来,Allen也趁热展开了攻势。   「让我用爱的方式喂你好吗,宝贝!」Allen说着用自己嘴咬住果片的 一端,他轻轻地低下了头,打算把这片火龙果嘴对嘴地喂给兮兮。   此时的兮兮,正侧躺在Allen的怀里,在经过Allen一番热情的挑 逗,兮兮已经没有开始那般拘谨了,她放下麦克,然后双手勾住Allen的脖 子,接住了Allen的这片隔空之吻。   Allen是个经验老道的调情高手,不过站在Allen和Kiki右边 的我,显然没有Allen那么专业的『素质』。手中环抱着这位名叫Kiki 的女孩,我拿起话筒,附庸着和她一起唱接下去的歌曲。   心不在焉地唱着屏幕中的歌曲,而我的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对面的那对小情 人,好在昏暗的环境给了我机会,Kiki也认真地看着电视屏幕,我倒是可以 明目张胆地窥视着沙发那边的激情。   两米多长的沙发上,兮兮坐在最左边,而我则坐在最右边,这是我特意安排 的,为的是让兮兮不会觉得太尴尬。显然这样安排的是对的,因为Allen和 Kiki的遮挡,兮兮的确很快就放开了来。事实上在刚才的几首歌中,All en一直都对兮兮缓缓地进攻着,从搂上兮兮的腰,到亲密的喂她吃水果,在如 何讨女孩子欢心这方面,Allen的水平还真算的上是高手。   在和Kiki唱完一首『手放开』后,我明白是时候更进一步了,我拿起桌 子上的红酒,给Kiki和我杯子倒上,我原本想帮兮兮也倒上红酒的,只是我 想Allen会更适合做这件事。   和我想的一样,Allen为兮兮斟上了酒,开始了他的柔情攻势,此时我 怀中的Kiki似乎也有些动情,她开始缠上了我,而我也很快在她的撩拨下, 陪着怀里的她喝下大半瓶的红酒。   Kiki的热情有些出乎了我的意料,我没想到她竟然放的这么开,直到我 几乎快被她灌得有些迷糊时,这小妮子才咬着我的耳朵轻轻地对我说:「你是不 是很想上你上司啊!」   听到这句话时,我忽然来了个激灵,我吃惊地看着赖在我怀里的Kiki, 而她则嘻嘻地一笑,然后伸手摸进了我的裤子。   随着Kiki的手摸上了我的老二,我在惊愕中想要发声音,然而刚等我开 口,一条柔软滑润的香舌便钻了进来。   「早就看出来了,你个不老实的下属!」Kiki死死缠着我,然后低声对 我说,「我想你们的关系可不简单吧!」   我没有回答Kiki,只是双手不由自主地开始抱紧了她。   「嘻嘻,看着自己的情人和别人缠绵,你是不是很饥渴难耐啊?」Kiki 或许看出了些端倪,不过她显然还无法理解,此时的我并不是因为被和自己的相 好上司冷落而饥渴,我之所以如此的激动,是因为此刻就在我的眼前,我最爱的 妻子——兮兮正和她的小情人在激烈的拥吻着。   当我还在为Kiki过分的热情而尽量坚持着我早已兀有的酒品时,作为情 场高手的Allen,早已用手中泛着红玫瑰色泽的佳酿迷倒了怀中的美人,当 交杯酒营造的微醉朦胧发酵成了双唇间的激烈热吻时,Allen,这个皮囊英 俊,手段匪浅的年轻猎手,终于可以享用自己迷倒的猎物了。   Allen一只手抱着兮兮,另一只手则很自然地伸进了兮兮胸前的酥软, 兮兮没有哼吟,也没有扭捏,因为吻着自己的小情人早就用他的甜言蜜语,温柔 调情在自己的身体里播下了迷醉奉迎,热情放荡的种子。在一场醉人的玫瑰雨露 后,两团渐渐鼓起的柔软果实正等待着主人的采摘,Allen肆意揉捏着手中 的果实,好让它在品尝的时候能够变得更成熟、更甜美一些。   「你们这的王子谁最厉害?」某个角落,我低声问着服务经理。   「厉害……你指的是……」见我一副你懂得的表情,服务经理微笑着点了点   几分钟后,年轻帅气的Allen便站在了我的面前。   「这是你的小费!」将一叠钞票递给Allen后,我似笑非似地问着他: 「听说你技术不错?」   Allen接过小费,用一个自信的微笑回答了我。   「那好!」我点了点头,然后认真地对他说,「我们刘总是慢热型的,你可   「放心吧老板!我保证让她飞上天去!」   半迷醉半冲动的我也和Kiki开始了缠绵,我无法抗拒这具躯体,因为我 知道如果我不紧紧地抱着身前的柔软,我一定会受不了的……受不了……受不了 在沙发那头,那场已经开始沸腾的禁忌温柔!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7-11-20 19:51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