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喜绿阳宫 04 》


            第四章 练功、秘闻、交换   第二天一早,我是被人摇醒的。睁开眼看见的就是眼睛有些红肿的李巧儿。   「咋啦?眼睛怎么那么红?」我坐起身来,发觉秋儿姐已经不在身边:「秋   「少夫人带着狗子去厨房了。」李巧儿揉了揉眼睛,脸上带有些红晕说道: 「昨晚狗子折腾到大半夜,所以……」   「哦~ 我懂我懂。」我坐在床沿上,戏谑的问道:「狗子捅的你爽不爽?」   李巧儿的脸越来越红,完全不敢看我,只好低着头答道:「爽!奴婢被狗子 干到升天7次!」   「这就对嘛!」我赞许的对李巧儿点着头说道:「自己人说话没必要弄的文 纠纠的,嗯,听你这么说,本少爷都勃起了,来,帮我含一含!」   「是!少爷!」李巧儿顺从的跪在我的面前,撩起衣摆把我那根粗长的肉棒 逃了出来,说了声:失礼了后,就张嘴含了进去。   李巧儿温柔的用舌头挑弄这我的肉棒:「呜……果然……味道好重……啾啾 ……少爷昨晚没洗澡吧?好刺鼻!真是比狗子的味道还要重!啊呜……滋滋滋…   「嘶……啊!抱歉……昨晚练功到很晚……所以就……直接睡了……」我双 手拄着床,仰着头忍耐着龟头的快感说道:「要是受不了就停下吧!我去洗洗呜 ……疼疼疼……」   李巧儿轻咬了我龟头一下,抬起头,一边用手为我撸一边用责怪的语气说道: 「主子你在说什么话!奴婢这不是在帮你洗吗?主子你这根大鸡巴,奴婢会用嘴 好好的清理干净的!啊呜……」   看着在自己胯下努力吞吐著的女人,我不由的有些恍惚,这女人明明昨晚还 是一副要死要活的苦相,怎么今天就有要变成俏丽小女仆的趋势了?   想到这,我伸左手按在李巧儿的头上,柔声问道:「昨晚到底发什么了什么, 感觉今天你的变化好大。」   「好孩子不要乱动哦,主子……嗷呜……啾啾……我会帮你仔细的洗干净的 ……呜呜……咕滋咕滋……什么事……等主子满足后……再说!咕滋……不然…   「好吧……听你的……」命根子在人家嘴里,我还是怂了。闭上眼睛享受着 李巧儿的早安咬服务。   「嘿嘿嘿……主子的大鸡巴被奴婢舔的黝黑锃亮呢,好可爱!嗷呜……咕滋 咕滋……嗯……主子的鸡巴这里没有污垢呢。不像狗子,里面都是!」喃喃自语 的李巧儿开始用舌头搅拌着我的肉棒,毫无顾忌的和自己的丈夫作者比较。   「呃啊……」快感一阵阵的来袭,我觉得现在自己是在被李巧儿单方面的蹂 躏着,难道说我以后将会有一名毒舌抖S女仆?哇哦!想想还有些激动呢。   「啾咕咕……嘻嘻嘻,味道越来越浓了!」李巧儿撩起鬓角的头发,抬起头 和我对视,说道:「主子你想射了吧?不要忍耐!请射吧,请射在刚成亲就背着 丈夫跪在其他男人面前舔鸡巴的新娘子的嘴里吧!」   「哇呜呜呜……」李巧儿的话配合著肉榜上的快感,让我有了一种升天般的 感觉差一点就射了出来,好在我及时的咬了下自己的舌头,不小的痛觉好歹是让 我挺了过来。不过仍然是闹了个面红耳赤的模样。   看见我的憋着气,满脸通红的样子,李巧儿笑道:「呵呵和呵……真可爱! 只有这个样子才能在主子的身上找到你还是个孩子的感觉呢。请不要动哦,接下 来奴婢会让主子你更加更加更加的舒服起来的!」   说完,李巧儿就把肉棒整个的含了进去!我几乎能看见她喉咙都被撑开的样 子!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李巧儿一抬头,就把肉棒吐了出来,整个肉棒都被她的   「啊哈……啊哈……怎么样主子?这可是昨晚狗子教我的,阿拉……龟头上 已经有些泄出来了呢……嘻嘻嘻,接下来可不会给主子你喘息的时间了哦,直到 你把精液都射进我的肚子了以前,奴婢可是不会停下了!啊呜……」   激烈的快感再度来袭,李巧儿双手扶着我的双腿内部,极力的张着嘴喊着我 的肉棒,一点点的把头压了下去。直到嘴唇碰见我的睾丸才停下,接着就是又慢 慢的抬起头,一点点的把肉棒退出来。   「啊……真棒!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体验呢!」我咬着牙,努力的忍耐着 射精的欲望,只为了能多享受一会这样的快乐。   「呜呜呜呜……呜呜呜……」听见我的夸奖,李巧儿含糊的回应着。   「不行了!要射了!」两世为人都没有体验过的快感下,我没几个来回就再 也忍不住了,剧烈的快感让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跳下床,压倒了李巧儿的身体跪 在地上,直接骑在李巧儿的头上,开始射精!   「呜呜呜呜呜呜!」一股股浓烈的精液越过李巧儿的嘴巴喉咙,直接对着她 的胃开始喷射起来。   强烈的窒息感已经让李巧儿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但即便是这样,她也没有 一丝要挣扎开的动作,双手紧紧的抠在我的大腿上,默默的承受着我的兽性!   终于,近乎十几秒的射精过后,我这才缓过神来,急忙从李巧儿的头上起来, 这时候的她已经有了翻白眼的趋势,我轻拍着李巧儿的脸,问道:「巧儿,你没   「啊啊……啊……没事的……嗯……」李巧儿脸色恍惚的爬了起来,先是抿 了下嘴唇,后又是摸了摸自己的喉咙,最后对着我笑道:「少爷真是厉害,奴婢 还以为要死了呢。」   「别瞎说!」我见她没事,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说道:「伺候更衣!一 会赶不上早饭了。」   「是~ 大鸡巴少爷~ 嘻嘻!」李巧儿笑着又在我已经处于鼻涕虫状态的肉榜 上摸了一把,在我生气前就开始为我更衣。既然已经是百花谷的弟子了,自然是 要船百花谷的衣服,至于秋儿姐?她穿什么都随便,只要带着铭牌证明自己是我 的伴侣就可以了。这可是百花谷为女性特别开的例外。   穿戴整齐,正好秋儿姐也领着狗子回来了,看见我已经穿好了衣服,就快步 来到我的面前,上下打量一番后,微笑着说道:「看惯了夫君以前的打扮,冷丁 一换还有点不适应呢。」   「没办法,有的时候规矩还是要守的。」我耸了耸肩,任由着秋儿姐把我拉   「夫君,来尝尝。」秋儿姐从餐盒里拿出一盘菜,盘子里的菜外皮程绿色条 状物,内囊白皙带籽。好一盘拍黄瓜!   我伸手拿起一条,扔进嘴里,面带陶醉的说道:「好吃!太好吃了!」   「讨厌啦你!配料还没下呢。」秋儿姐看着我浮夸的演技轻锤着我的胸膛, 然后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瓶子,往黄瓜上一撒,说道:「来,这会再尝尝。」   我拿起黄瓜条,看着上面黄白相间的膏状物,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清香扑鼻, 也没多想就扔进了嘴里,顿时一股说不出来的甜味和黄瓜的混合味道就塞满了我 的口腔,好吃!这回不是演戏,是真的好吃!   「美味至极啊!秋儿姐!」我由衷的称赞道:「这配料是拿什么做的?这种 甜味从来没尝过。」   「蜂蜜、水、面粉、还有……」秋儿姐说到这,伸出手放在了一直在她身边 的狗子的裤裆上摸了一把,笑眯眯的说道:「狗子的精水和我的淫水!」   「卧槽!」我听到这,惊讶的看了眼狗子,说道:「狗子你厉害啊!昨晚干 到凌晨了,竟然现在还能射?」   「少爷~ 您就别那我开涮了。」狗子心虚的瞅了眼李巧儿,确认她脸色没太 大变化后,才把心放下,苦着脸说道:「从早上到现在小的我一下都没碰过少夫   「切!真没用!」我鄙视的斜着看了眼狗子,然后一巴掌拍在了李巧儿的屁 股上,然后揉捏着她的屁股说道:「本少爷可是刚刚把精液灌进了巧儿的嘴里!   量老大了,差点把她弄晕过去,不信你问巧儿。「   李巧儿不动声色的往我身边移了几步,好方便我能更好的抚摸她,然后对着 狗子说道:「没错哦狗子,就在刚才,少爷把他的大鸡巴塞进了我的嘴里,噗噗 噗的射精了。巧儿我一滴都没漏出来全都喝下去了。」   「巧儿……」饶是狗子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可自己昨晚刚得来的媳妇,今 天就被被戴了绿帽,心理还是有些说不出来别扭。   「哎哎哎!怎么狗子?心理不痛快?」我满脸戏谑的问着狗子的感受。   「有点……」狗子尴尬的挠着头,诚实的答道。   「不痛快就对了!」我又拿起了一块黄瓜条,含进嘴里,把上面的「佐料」   吸溜干净说道:「记住这种感觉!这说明你爱着巧儿。你和秋儿姐做的时候, 我心里也不痛快,可是就是因为这种不痛快,才让我感到了爽!」   「你想想看,自己的妻子,满脸红晕的跪爬在床上,身体被身后陌生的男人 一下一下的撞击着,你握着她的手,为她逝去额头上的汗水,问她能坚持下去不? 而她含糊的回答可以。这种绝境你不觉得很美吗?」   「夫君……别说了。」秋儿姐轻声劝道。   「为什么不说?」我被自己的妄想刺激的满脸通红:「难道说狗子你接受不   「什么接受不了……嘻嘻嘻嘻。」秋儿姐单手掩嘴轻笑道:「他啊,鸡巴都 硬起来了。明明刚才我那么勾引他他都没反应的说。」   「……硬了也给我憋着!你个随时都能发情的蠢狗!」我指着狗子笑骂道: 「今天晚上秋儿姐去你房间,巧儿归我!」   「听少爷的。」狗子深呼吸了一下,现在的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家少爷的感受, 这种燥热感和屈辱感,还真是让人上瘾啊。   三两口就把盘子里的黄瓜消灭掉后,就和秋儿姐去找王媚,看看今天她有什   到了地方,就看见王媚和他丈夫在院子里一同练剑。练习的是昨晚就已经传 授给我和单秋的《凤凰七式》。听名字还以为是专门给女人的剑法,可王媚告诉 我,这是套男女共修的剑法,男女共有七式剑招,共十四式!凤乃雄也就是男人, 七式中有4式为攻击招式,3式为守;凰为雌,是女人,七式中有4式为守,3 式为攻!因为战斗过程瞬息万变,所以男女双方必须全都练熟这十四式剑招,一 心同体,才能发挥出这套剑法的极致威力!   看着不远处的两人剑光闪动,你攻我守,我攻你守来回变换,好似一对凤凰 一样在共舞!不禁拍手叫好起来。   听见我的掌声,二人同时收剑。望向我和秋儿姐。我也顺势走了过去,对着 王媚说道:「王姨,刚才你和丁叔刚才舞的剑法太厉害了!」   「厉害也不是已经教过你们了吗?」王媚用袖子温柔的为自己的丈夫擦着汗 水,说道:「咱们百花谷的武学不多,只有剑决、腿决、掌决和指决各一套,比 不上那些大门大派。可要把这三套都练到化境,那在江湖上也是没几个人能走上   「哇!」我惊讶的望着王媚说道:「那么厉害?少林那帮和尚都打不过?」   「哼!那帮秃驴算什么?」王媚不削的说道:「三十年前,要不是咱们百花 谷谷主二人及时赶到,把邪君的一只手给砍了,还有没有少林这一大派还两说呢。」   「哦!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江湖往事?」王媚的话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抓着 王媚的手臂追问道:「王姨王姨,快和我讲讲!」   「不急,咱们时候不早了,咱们边吃早饭边说。」王媚结果她女儿递过来的 毛巾为自己丈夫和自己拭去汗水后,就领着我和秋儿姐走向百花谷吃饭的地方—   看着眼前这栋木质大楼,我怎么也想象不出来这玩意是怎么建造的。走进食 楼,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而且都是成双入对的,这也算是百花谷的特色。   王媚带着众人找了个不错的位置,又点了些包子和稀粥,就开始将三十年前 的故事:「三十年前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自称」邪君「的家伙,从长白 山一路南下,遇到的大小门派不是臣服就是被灭。更恐怖的是,那些人臣服的人 竟然对」邪君「忠心到不可思议!」   说到这,王媚隐秘的对我抛了个媚眼,继续说道:「等正道的老家伙们反应 过来的时候,」邪君「已经羽翼丰满,手下十二堂个个是一流高手!不得已,整 个武林在少林寺这个带头大哥的率领下联合了起来,对抗」邪君「。那一战据说 打的昏天暗地,很多人都死在了那。其中就包括少林寺的六大圣僧!」   「最后,还是正道这边依仗着人数优势把」邪君「硬生生的逼到了绝境。可 是」邪君「太厉害了,以当时剩下的残兵们根本留不住他!这个时候咱们的谷主 终于在这个时候赶到,一记比翼双飞直接就把他的两条胳膊给砍了下来!不但救 了少林方丈,还把邪君踹进了万丈深渊中。」   「从那以后,咱们百花谷才从一个邪门的帮派,被正道认可成为他们的一员 了。」说到这,王媚喝了口茶,表示自己将完了。   「什么啊,感觉没头没尾的啊!」我不满的说道。   「夫君,注意些。」秋儿姐拉了拉我的袖子,提醒我道。   我这时候才想起来,再有旁人的时候要对王媚放尊敬。毕竟是我名义上的师   「无妨。」王媚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说道:「百花谷的规矩没那么严重的。」   这时候,饭菜也被端了上来,我们几人一边吃饭一边闲聊:「王姨,收徒比 武也就是这几天了吧?」   「是的。」王媚帮着自己的闺女夹了个猪蹄,说道:「确切的说,今天就已   「嗯?」我惊讶的停住了筷子,不可思议的看着王媚。   「这是百花谷历代的规矩。」这时候丁强结果了话头:「百花谷的武学特点 是双修,如果这些人在未来2天内找不到自己的双修伴侣的话,那么第一轮是绝 对过不去的。这也是为什么咱们百花谷的收徒每次都要提前好几个月就放消息。」   「哦~ 」我和秋儿姐一脸的受教了的表情。   「想当初啊,我和你王姨也是在那个镇子相遇的。本来是想过了考核就各走 各的路来着,没想到啊,从那时候起我就再也没跑出过你王姨的五指山。」   「怎么?不乐意啊?」王媚伸手就掐在了丁强的耳朵上,嗔怒的质问。   「乐意,乐意的~ 」丁强一点都不敢防抗的就这么被王媚提溜着耳朵拉到一 边去训话去了。留下我和秋儿姐还有她那正在吸溜这猪蹄的闺女——丁悦。   「哥哥,你要吃吗?」注意到我正在看着自己,丁悦以为我是馋她的猪蹄呢。   「不了。你吃吧。」我注意她不是因为她吃的是猪蹄,而是她吃的方式!这 丫头从刚才王媚走了以后,就把筷子扔到了一边,用双手抓着猪脚,张着樱桃小 嘴,伸着小舌头一口一口的舔着上面的肉汁,是不是的把对顶端的部分含在嘴里 吸溜着,那熟练的动作和天真的神态看得我都硬了!   「那个……悦妹,呃……我能这么叫你吗?」我试着向丁悦搭话。   「可以,大家都这么叫我。」   「那个悦妹,你这个吃法是谁教你的啊?」   「是我自己想的!」丁悦抬着头,有些自豪的说道:「这样比较方便!」   「是……是吗?」我讪笑的点着头,然后好心的提醒道:「王姨要回来了。」   「啊!」丁悦闻声,赶紧拿起筷子,装的很淑女的小口吃。   ---------------------------------   吃完饭,我们几人来到王媚的院子里,练起功来。王媚和丁叔还有事情要忙, 就先走了。拖系统的福,我和秋儿姐进步非常快,百花谷四决已经了然于心,差 的就是融会贯通了。   练功一直到了傍晚,很奇怪,我和秋儿姐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过累和饿,要不 是丁悦叫我们,可能我俩还在那练呢。   晚上,我和丁悦非常不雅的蹲在厨房过道边,吸溜着秋儿姐做的面条,在一 边的秋儿姐一点阻止的样子都没有,反而端着碗,非常自然的在我面前张开腿的 蹲下来。把自己的蜜穴展现给了和我丁悦看。   「哇!单秋姐姐,你的那里漏出来啦!」丁悦咬着筷子说道:「妈妈说女孩 子的那里不能随便给外人看。」   「没关系,忌儿是姐姐我的夫君,你又是我的妹妹,都不是外人的。」秋儿 姐微笑着引导着。   「哦。」听见秋儿姐的话,丁悦想了想没什么不对的地方,也就继续吃面了。 可是我却难受极了!胯下的兄弟迅速充血不说,关键是这裤子卡的我好疼!   「夫君,你也别藏了,怪难受的,掏出来吧。」秋儿姐把碗放到了我面前, 妩媚的舔了舔嘴角说道:「妾身有点渴,需要夫君你的精水止渴。」   「别闹,小孩在呢!」我摆着手。   「夫君,严格说来,你也是个小孩子。」看我不同意,秋儿姐把碗推到一边, 双膝跪地的爬到了我的面前,轻声在我耳边说道:「我和王媚商量过,夫君你修 炼的《幼龙篇》是需要大量男女的精水灌溉才能练之大成的神功,殊不知《杏凰 篇》也一样的!」   「妾身和王媚都属于」幼龙肉鼎「这一支,虽然力量成长很快,可是终究只 是个」肉鼎「而已。你不要说话,听妾身说。这《幼龙杏凰决》啊,到底是个双 修神功,双修双修,指的就是两个人啊。我们这些做肉鼎的,所扮演的是孕育你 这条幼龙的母亲。而你真正的双修伴侣,是」万夫天女「啊!」   「你的意思是?」听到这,我不禁的把头看向了一边的丁悦。   「是的,这也是王媚的意思。」秋儿姐这时候已经解开了我的裤腰,把我的 肉棒掏了出来说道:「丁悦是少有的阴属性,大小就有些体弱,如果就这么什么 都不做,她估计活不过三十岁!不过如果练了《杏凰篇》,在无数男精的滋养下, 这就不是事了。」   「你们俩啊,这才多长时间,就开始背着我搞小动作了!」我无奈的摇着头, 倒不是说反感她们这么做,只是怕信息不对称生出时段来。   「没办法啊,谁让你就是个喜欢自己的女人背着你搞事的人呢。」秋儿姐笑 嘻嘻的用手指挂了我鼻头一下笑道:「一会啊,你就老老实实的享受就可以了, 一切交给妾身。对了,」万夫天女「有个限制,她的处女不能让你摘了去。」   「切!限制真多!」   「嘻嘻,为了以后,忍耐一宿吧。」秋儿姐转身把一边的碗拿到了我的胯下, 然后就温柔的为我套弄起来:「王媚那边也准备好了,今晚就让丁叔为她开苞!」   「丁叔能同意?我看他挺正人君子的啊。」   「再君子,在迷魂法面前也是无用。现在的丁叔啊,别看他还是那一副君子 的样子,其实啊,昨晚王媚对他使迷魂法的时候,就发现他对丁悦早有非分之想   「哇去!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没错……哎、夫君,别忍着了,该射了吧?妾身手都有点酸了。」秋儿姐 说了半天话,终于发现我那根肉棒一点射精的样子都没有。   「嗯?哦。」我这才从丁叔那国字脸的思绪缓过来:「嗯……算了吧,秋儿 姐,我感觉你这样撸,我是射不出来了。」   「哇!姐姐你在做什么啊?」正在我和秋儿姐有点尴尬的时候,丁悦的声音 从一边传了过来。还没等我俩反应过来,丁悦用她的小嘴说出了一个很劲爆的词 语:「哦,我知道了,你们想交媾了对不对?」   丁悦的叫声差点让我跳起来,聊天聊的太投入把这小丫头在旁边的事给我忘   「没错哦~ 丁悦你知道什么是交媾吗?」相比我,秋儿姐就镇定的多,丝毫 没有松开我肉棒的意思,就这么当着小丫头的面,套弄起来。   「知道知道。」丁悦点头如捣蒜,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那被秋儿姐套弄 着的肉棒说道:「以前悦儿偷看我娘亲他们,知道的。」   「悦儿真是个坏孩子,竟然偷看王姨他们操屄。」秋儿姐说着教训人的语气, 可说说出来的话可却是淫言秽语。   「哎?你们交媾叫做操屄吗?奇怪的说法。」丁悦歪着头问道。   看着丁悦纯真的眼神,再加上秋儿姐那温柔小手的套弄,我再也忍不住,将 一股股白浆射到了胯下的碗里。   「谢谢夫君喽。」秋儿姐终于撒开了手,端起碗和这带有精液面条笑眯眯的 大口吃着:「呜呜呜……还是夫君的精液最好吃。」   「呼呼……」射完精的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正当我喘气的档口,丁悦四肢着地的却爬了过来,跪在我的胯间,好奇的看 着我那依旧坚挺的肉棒说道:「大哥哥的阳根和爹爹的不一样呢,爹爹和娘亲做 完了以后都会软下去,大哥哥的还是竖着呢。」说着,就伸手摸了过来。   「哎呀!好烫!」丁悦双手握着我的肉棒,把头凑了过来,闻了闻:「唔~ 好腥哦。可又感觉好香。悦儿怎么了?感觉有点热……大哥哥,我能舔一下你的 阳根吗?救一下。」   「这……」说实话,被一个小萝莉握着自己的命根子,要说不爽那是骗人的, 可是,丁悦那天真无邪的神情让我没法对她下手啊!   「没事的,想舔就舔,大哥哥不会在意的。」我正在纠结的时候,一旁的秋 儿姐送来了助攻,放下碗筷的她,爬到丁悦的身边,指着我的龟头说道:「来, 我教你。先伸出舌头在上面打旋的舔玩,对~ 就这样……然后是棱角……对对对, 悦儿你真聪明!手也不要闲着,这样来回的套弄,大哥哥会很舒服的哦。」   「嘶……要不行了……秋儿姐……」从来没有过的快感刺激着大脑,我没几 下就有了射意,急忙的想把丁悦推开。可谁知丁悦非但不离开,反而伸着舌头, 抵在我的马眼上,双手快速的套弄着我的投邦,一脸期待着被我射一脸的命运。   「你个小妖精,射了……啊……啊!」再也忍不住了,我索性精关大开,如 尿柱一般的精水滋滋的射进了丁悦的嘴里和脸上。   「啊……啊呜……」极力吞咽的丁悦含糊的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再把最后 一口精液吞咽下肚后,又有模有样的吻在了我的龟头上用力一吸,顿时残留在里 面的精液也被这丫头吸进了肚子里。   「呜啊……大哥哥的阳精真好吃!谢谢大哥哥了。」丁悦对着我张开了嘴巴, 好像是让我确认是不是把我的精液都吃下去的样子,然后就被秋儿姐扑到了。   「啊啊啊……好可爱好可爱!」秋儿姐抱着丁悦,射出舌头把她脸上的精液 一点点全部都舔干净后说道:「这股天生的骚劲,真不愧是王姨的孩子。」   「悦儿本来就是娘亲的孩子啊。」丁悦不明白秋儿姐的意思,只能被动着被   这时候天色已晚,正好王媚夫妻二人从外面回来,我和秋儿姐就告辞回了自 己住处,离老远就看见狗子像是个望夫石一样杵在门口望着这边,看见我们后, 对着院里喊了一声,就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主子你回来了,练功没上伤着吧?」说着就要过来扶我。   我一巴掌拍掉了他的手,笑骂道:「别装了,这么殷勤还不是为了秋儿姐, 别扶我了,扶秋儿姐去。我要巧儿……」   「夫君你坏……妾身不依嘛。」秋儿姐说着不依,可身子却已经倒进了狗子 的怀里,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抚摸游走。   「少爷……」这时候巧儿也走了过来,低下身子将我抱起来,而我也自然的 把手伸进了她的衣襟里面揉捏起来。   我们四人一边嬉闹,一边进了屋,示意巧儿把我放到床头,我转头对秋儿姐 问道:「娘子,咱们院子附近没人监视吧?」   秋儿姐闻言,闭上眼睛仔细的听了听,说道:「方圆几百米没有人。」   「那就好!」我大手一挥说道:「巧儿,秋儿姐,把衣服都脱了!咱们开一 场乱叫狂欢夜!」   「是~ 夫君/ 主子」二女笑眯眯的应了一声,然后双手在自己的衣服上一拽, 两条赤裸裸的美人就矗立在了我和狗子的眼前。   「咕嗯~ 」狗子傻傻的看着眼前的美景,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眨一下眼 美人就消失不见了。   看着狗子的傻样,我踢了一下狗子的小腿。笑骂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去 伺候你家主母?」   「哎?哎哎哎!」挨了我一脚,狗子这才缓过神来,带着傻子般的笑容,搓 着手慢吞吞的走到秋儿姐的身边说道:「那个……夫人……」   啪!狗子的话还没说完,秋儿姐反手就给了他一巴掌,还没等狗子反应过来, 就指着狗子骂道:「本夫人都不着寸缕,你这条狗怎么还敢穿着衣服?赶紧给本   「哎!小的这就脱这就脱!」已经和秋儿姐操过错少次的狗子明白,这是自 家夫人进入了少爷所说的「傲娇」状态了。如果不由着夫人的性子来,一会自己 肯定被折腾的很惨的。所以听见命令,狗子飞快的把自己扒了个精光!   「哼!算你识相!」秋儿姐握了握狗子那个又粗又长的肉棒,满意的点了点 头,然后对着狗子张开了双臂,说道:「抱本夫人到床上去,外面挺冷的,本夫 人要到被窝里挨操!」   「好嘞。」已经摸透了我的性癖的狗子,完全就当我是个空气一样,抱起秋 儿姐扔到了床上,自己爬上床后,一拽被子,就把自己和秋儿姐盖了起来,扶着 自己的肉棒在秋儿姐的蜜穴口处摩擦了起来。   「嗯……夫君,狗子的鸡巴在妾身的蜜穴口来回的摩擦呢。待会他的鸡巴就 会插进本来只属于你的地方。然后」噗噗「的射出精水,今天妾身可是危险期, 可能这一下就会怀孕哦!」秋儿姐在狗子的身下骚浪的扭动着娇躯,但眼睛却一 直望着我,仿佛在询问我一样。   「怀了救生!」我伸手摸在了秋儿姐红润的脸庞上,说道:「以后你坏的野   「是!妾身……呃啊……狗子的鸡巴……好粗……好爽!」秋儿姐的话被狗 子的抽插强势的打断了,只好伸一只手和我十指相扣,承受着来自狗子的撞击。   狗子在插进了后,立刻大力的抽插起来,而秋儿姐也顺势把她修长的玉腿紧 紧地盘住了他的腰,极力的抬着屁股迎合著狗子的操干。   「哦哦……狗子、狗子……慢一些……这样……太……太爽了……奴家…… 奴家会受不来的……啊……」秋儿姐紧紧的扣着我的手,狗子的撞击带来的快感 让她很快的就香汗淋淋。   我侧躺在秋儿姐的身边,看见她被操的这么辛苦,赶紧伸出袖子帮她拭去了 额头的汗水,然后对着狗子说道:「听不见主母说的话了吗?让你操慢点听不明 白吗?看把我的秋儿姐操的这么累!」   「主子你有所不知。」狗子听见我的话,不但没有慢下来,反而越操越快: 「夫人越说要慢点,其实话外音就是还要,不信……你问问她。」   「狗子你……你欺负人……啊啊……奴家……奴家不理你了……啊……」狗 子的话让秋儿姐害羞的别过了头去,不让我和狗子看见她现在的脸。   可没几秒,就被狗子操的不管不顾起来,大声浪叫着:「好狗子……好奸夫 ……你的鸡巴……太厉害了……比……比夫君的厉……害太多了……哦哦……这 下……又顶到花心了……操我……操奴家……奴家以后就是你的母狗……给你生 ……小狗的贱屄母狗!」   秋儿姐的声音又酥又骚,听得我血脉喷张,我对秋儿姐这番淫言秽语自然是 喜欢的不能再喜欢,身下的鸡巴早已经硬的像一跟铁棒一样!却无处可藏,难受   「少爷……奴婢还在这呢……」正当我准备用手去安抚一下自己的兄弟的时 候,站在一边许久的巧儿终于发声了,只见她爬上了床,两腿一张,跪在了秋儿 姐的头上,撅着屁股,正个人都趴在了狗子的怀里,转过头对着我说道:「狗子 正在冒犯夫人,本该受罚,但念在狗子和奴婢新婚不久的份上,就请把责罚宣泄 在奴婢的身上吧。」   「娘子~ 」狗子抱着巧儿,心里突然间对着这个并不熟悉的妻子有了阵阵愧   「嘘~ 不要说话!狗子你身为巧儿的新夫,却和夫人当着少爷的面做这档子 淫秽之事,我这个妻子自然是要带你受罚……呃啊……哈……」巧儿突然妩媚的 叫了一声,回头一看,原来我已经趁着她和狗子说话的档口,把自己的肉棒插了 进去。感受着体内的充实感,巧儿在狗子的唇上轻轻一吻,说道:「你我本是贱 民,能得到少爷和少夫人的幸临乃是修了几辈子都得不来的福源,所以你如果有 一丁点的反叛之心,我就让你死在我的肚皮上!当然,如果我有一天不管什么理 由做了对不起少爷的事,你也要把我……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一连串的响声,我听着巧儿越说越邪乎,要这么让她说完, 估计气氛兴致都被她给破坏的一干二净!所以我抡起双手,在她的翘臀上疯狂的   看见巧儿终于不说话了,我两手扣住她的腰,操着屁股用力的一顶,顿时巧 儿翻着白眼就倒在了狗子的怀里,我气愤的喊道:「肏屄呢!看着点气氛再说话! 别他妈的把从我娘那带来的习惯往我身上套懂不懂?狗子的忠心不是几句保证就 能说的,就是哪天有真反叛了,那也肯定是本少爷让他反叛去当卧底的!到时候 你就配合著演戏就行了!你是狗子的妻子!这点你要记着!」   「噗~ 」憋笑的声音从巧儿的胯下传来,然后在看见我注意到她以后,再也 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夫君,你可真有意思。【肏屄呢】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你……唉!」我严肃的表情是装不下去了,说实话,用小孩子的声线和脸 训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威严感,即便是我努力的想装出来点,得到的也只有滑稽。   将无奈的肉棒从蜜穴里拔出来,一巴掌拍到巧儿屁股上,让她挪到一边去, 我有些郁闷的靠在床头说道:「你和巧儿毁气氛的能力上不分上下!」   「嘻嘻嘻~ 」秋儿姐趁着狗子安抚巧儿的档口,翻了个身,双手拖腮,面对 着我的跪在床上,说道:「你就知足吧,巧儿可没练过《杏凰决》,第一次能这 么这么任由着你性子来,已经不错了。」   说完我,又转头对着巧儿说道:「这件事怪我,如果昨点就把《杏凰决》传 给你,今天你也不用这么强颜欢笑了。这样吧,如果受不了,今晚你就先回去, 待会我用完狗子,就让他自己滚回去。」   对于秋儿姐的建议,看了眼把自己抱在怀里,而肉棒却插在别的女人的蜜穴 里的狗子,巧儿咬了咬唇,决然道:「没事的,奴婢可以的。」   「唉~ 真倔。」秋儿姐无奈的叹了口气,决定先不理她,夫君还没尽兴才是 头等大事。想到这,秋儿姐往我身前爬了几下,把两只胳膊撑在了我的两侧,屁 股撅的高高,在我眼里近乎绝美的面容就和我的脸不过一掌的距离。   「狗子,慢慢的操我。」   狗子依言,慢慢的挺动着腰,秋儿姐既不说话,也不有什么动作,就这么和 我默默的神情对视着,默默的在我面前配合著承受狗子的撞击。   啪啪啪啪,没有人说话,可在场的四个人都能感觉得到,整间屋子的气氛都 在变的粘稠,变得炙热。   在这种异常的气氛中,我刚刚因为败兴而软下去的肉棒,快速的抬起了头, 而秋儿姐发现这点后,眼中的柔情更深了一层,微微张开她的小嘴,在我鼻尖哈   「哈……哈……」狗子的撞击越来越快,少夫人和少爷这样的神情对视的画 面,就是在自己这样一个粗人开起来也是美极了的画境,而自己用力的操着少夫 人的蜜穴,则是在这张唯美的画卷上随便泼了一碗墨水,这种砸烂东西的快感简 直让他欲罢不能!   「啊~ 」随着秋儿姐一声娇媚的呐喊,宣告着她再也承受不住狗子的侵犯, 浑身无力的倒在了我的怀里,蜜穴中分泌出大量的淫水让他俩交合的地方发出了 「咕叽咕叽」的怪声。这种声音秋儿姐到现在也适应不了,羞得像个鸵把头埋进   「夫人……小的……小的要射了……」这时候狗子也到了极限,赤红着脸, 死死的抱着巧儿,胯下疯狂的推送着。   「射吧……狗子……射吧……奴家会……会好好接住的……啊……这一下好 重……」秋儿姐埋在我的怀里,边闷声的喊着,边摇晃着屁股配合著狗子的操干。   「来了……来……啊啊啊……」狗子怒吼一声,用尽全身力气把自己的肉棒 顶进秋儿姐的花心,大量的精液咕叽咕叽的射进了她的花房,滚烫的液体直接让 秋儿姐再一次到达了高潮。   「狗子!狗子狗子……」秋儿姐紧紧的抱着我的腰,才做了一月有余的荡妇, 对于这种淫欲她找不到更好的语言来宣泄,只好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给予自己这 种快乐的奸夫的名字。   我搂着秋儿姐,感受着自己的肉棒在她饱满的乳房下的压迫感,感受着她在 别的男人给予的高潮而颤抖的身体,感受着来自狗子把本该是属于我的女人给操 服的屈辱。三种刺激下,我也终于忍受不住,在秋儿姐的胸脯里,射出了精液。   「呼呼……」高潮过后,我抱着秋儿姐倒在了床上,狗子也把自己的肉棒从 秋儿姐的蜜穴里拔了出来,巧儿见状,知趣的伏在了狗子的胯间,用嘴清理着自 己夫君肉棒上的赃物。   【叮~你有新的支线任务】   【任务:巧儿的淫纹】   【既然巧儿已经是你的人了,那么就让她刻印上属于你的印记吧。】   【任务奖励:升一级】   系统的声音突然响起,着实让正处于贤者状态的我吓了一跳,好在身上压着 秋儿姐,要不然可能真的就跳起来了。   有任务对于我这种有点强迫症的人来说,不做简直比吃屎还难受,推开秋儿 姐,我从床下把那套「无限纹身工具箱」搬了出来。对着巧儿说道:「巧儿,从 此时此刻开始,你就是我单忌的人了,既然是我的人,那身上就要有点属于我的 记号,来,趴下,让我给你弄个漂亮的刺青。」   听见我的话,巧儿很听话的爬到了我的身前,说道:「主子,刺青的图案奴 婢能自己选吗?」   「嗯?可以,你想要什么样的?」我举起画笔问道。   巧儿咬了咬唇,调整了坐姿,指着自己的左胸说道:「请主子在奴婢这里刺 一个」忌「字。然后再请主子在奴婢的屁股上刺一个」狗「字,这让奴婢就能时 时刻刻的记住我是主子的,同时我也是狗子的妻子。」   「哎呦呵~ 小妮子有想法,对本少爷我的胃口。」对于巧儿的建议,我想都 没想就同意了,不出一刻钟,绿色的「忌」字和红色的「狗」字就永远的刻在了   「绿色代表本少爷是个喜欢带绿帽子的绿毛大王八,红色则预祝你和狗子新 婚美满!怎么样不错吧?」看着自己的杰作,我满意的点着头。   「那个……少爷,小的是不是……」这时候狗子凑了过来,低眉鼠眼的说道: 「小的和娘子一样,都是少爷的东西,既然……」   「行了行了,别整这恶心的一处。说吧,你要怎么弄。」   「和娘子一样,胸口刺【忌】,屁股……」   「屁你妈了个屄!」我抬腿就给了狗子一脚,骂道:「本少爷现在还不想对 着你的屁股干过!这样吧,男左女右,巧儿的」狗「字刺在右屁股上,你的」巧 「字就刺你左肩吧。」   「行!一切听少爷的。」对于狗子这种皮糙肉厚的家伙,我很快就完事了。   看着二人并排的站在我身前,心脏部位的那个绿油油的「忌」字闪闪发亮。 嗯~ 要不以后加入我麾下的弄一个?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狗子却对我跪了下去,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后, 爬起来说道:「少爷,今天你和夫人练了一天的功,一定很累了,我和巧儿就先   「你给我回来!」我叫住了要走的二人,问道:「你这是演的哪一出?我不 是说过我讨厌动不动就跪下的吗?」   「少爷,这是奴婢的意思。」一边的巧儿往前一步,说道:「没有规矩不成 方圆。奴婢和狗子是下人,即便是修了八辈子的福,遇到了少爷这样的人,能在 床上能碰到夫人和少爷的玉体。但奴婢和狗子终究是下人,疯狂之后的感恩是一 定要有的,不然我和狗子早晚会因为这份没有办法报答的恩情而绝望。」   「正如我刚才说的,我和狗子都是少爷的东西,请使用我们,不然我们不知 道在您身边,我们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说得好巧儿。」躺在床上的秋儿姐支起腰,赞许的看着巧儿,对我说道: 「夫君,有的规矩,不是你想不要就不要的。」   「切!」我不爽的哼唧了一下,烦躁的摆了摆手,让他俩赶紧滚。   秋儿姐看着我的神情,知道我心里不痛快,伸手把我揽进怀里,问道:「夫 君,刚才妾身的表现怎么样?可否让你感觉到爽快?」   知道她这在转移话题,可偏偏我就是吃这套,深深叹了口气,我把头埋进了 秋儿姐的胸口里,使劲的磨蹭着,闻着自己精液的味道,闷声说道:「爽快!不 能再爽了!照这么下去,我有预感,在以后啊,你一个眼神可能就会让我喷精不   「嘻嘻,那就好。」得到我的赞美,秋儿姐笑得像朵花一样,然后把手放在 我的头上,按了按,说道:「小王八,妾身刚刚熬了点粥,趁热喝了吧。」   听见秋儿姐这么叫我,我兴奋不已,顺着她的手劲,慢慢伏到了她的胯下, 埋头在她那已经开始流荡着精液的胯间吸允起来。   「嗯……」秋儿姐发出了声满足的叹息,双手在我的头上温柔的抚摸着,说 道:「舔干净点哦,我的夫君,狗子刚才操的太狠,再加上射的量也多,妾身的 屄现在可夹不住精水,要是漏出来了,可是要被人家当成尿床笑话的。哦……对 对对,就是这样……舌头伸进来,这样能快点……」   随着秋儿姐的娇喘声,我使劲的吸食着从她蜜穴里流出来的污秽,说真的, 狗子的精液在秋儿姐的花房里酝酿一番后,竟然还有些甜味。这难道是《杏凰决》   足足吸五分钟,当秋儿姐的蜜穴里一滴精液都洗不出来后,我这才意犹未尽 的从她的胯间抬起头来。   「讨厌~ 」秋儿姐摸着自己那有些红肿的蜜穴口,笑骂道:「没给狗子操肿, 竟然被你这只小王八给吸肿了。」   「嘿嘿~ 」我装无辜的挠了挠头,扑进了秋儿姐的怀里,把下巴放在了她的 胸口上,对着她神情的说道:「谢谢夫人的盛情款待。」   「去去去~ 」秋儿姐用手指点了点我的眉心,然后伸手扶着我的肉棒在她的 蜜穴口摩擦着,含情脉脉的说道:「夫君,该练功了。」   「好勒~ 」吃饱喝足,神清气爽的我,对着她应了一声后,就顺着秋儿姐的 指引,缓缓的把肉棒插进了她的花房。   「嗷~ 」房间里,顿时响起了男女满足的长叹。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7-11-29 23:31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