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医生绿帽版 15-16 》


     闻人牧月手臂缓缓挪了下去,她那柔嫩的玉指经过水伯满是毛发的小腹,擦 的他的阴毛滋滋作响,却是直接摸向了那根粗长的大鸡巴。   水伯得意的感受着身下被小姐「暖床」的温暖,满脸笑意地扭动了几下身子, 神情说不出的得意,他靠在小姐原先靠的枕头上,找了一个他认为舒服的位置, 注视着帮自己服务的小姐。   闻人牧月螓首在他小腹位置,而她的秀发早已牢牢的扎在头上,两缕秀发贴 着她的脸侧。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她侧躺在他腰侧,左手轻轻套弄着那根大鸡巴,咬着粉唇。   熟练的不断用掌心磨蹭着那猩红的龟头,套弄着那堆叠着的包皮。还将螓首 伸向龟头的正上方,还不时从她口中泌出香津,吐在水伯的龟头上,使其更加润 滑,方便她的套弄。   湿哒哒的香津润湿了他的龟头,但他却对小姐的「服务」不太满意。   「吹啊,光手有毛用,老子自己就能解决,快点。」水伯见小姐只用单手套 弄着,虽说技巧不错,不枉他精心调教了那么多次,但还是催促道。   闻人牧月又白了他一眼,立即低下螓首,香舌吐出,轻轻用舌尖从下往上挑 逗了一下。   「哦」水伯腰身微微一挺,打了个摆子,他暗暗嘲讽了自己一下,又不是没 被小姐这样吹过,怎么还是刺激的不行呢?   她侧着螓首,脑袋不住一点一点的,用她粉唇亲吻着水伯的肉棒,发出啵, 啵,啵的淫靡的声音。   水伯贴着她娇躯的大腿微微用力挤着身侧的小姐,还不断用力磨蹭,爽的呼 哧着气。   如笋心般水润柔顺的玉指从上面捉着那猩红的龟头,她努力低下头,舔舐着 那褶皱遍布的乌黑的阴囊。   两颗蛋蛋被她湿润的舌头舔得晃荡不停。   他感受到小姐舌头的湿热,又想到外面还有小姐中意的男人等着,双重刺激 下,爽的叫了一声。   闻人牧月黛眉皱着,感受着舌头的些许污垢,砸吧砸吧了一下嘴,抬起螓首, 粉唇亮晶晶的,埋怨道:「你,你也不洗干净。」   「老子那么着急找你,哪有时间,换了衣服就来了,哪来得及洗澡。况且你 哪那么多废话,你要拖半小时吗?」水伯用手拍拍小腹处闻人牧月精致的俏脸, 对外面嘟嘟嘴,笑道。   闻人牧月无奈,直接用粉唇包住那根大鸡巴,螓首滋溜呲溜吞吐起来,配合 着她灵巧的舌头,不停的扫弄着那根粗长的棒身。   如同下贱的妓女一般,不,更像是渴求肉棒的肉便器一样。   闻人牧月不过是想要迅速让他硬起来罢了,便用了些「技巧」。   水伯那根原本软趴的鸡巴,在小姐的口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   撑得她嘴唇紧紧的贴着那根大鸡巴,闻人牧月泌出的香津也将水伯的大鸡巴 弄得湿淋淋的。   她的一只小手撑在那多毛的大腿处,在吞吐间用力,在水伯的大腿上,撑出 了巴掌印。   他感受到小姐舌头的灵动,和她口腔的温暖,小腹也微微不断轻轻向上顶着。 想深深的填满她的口腔。   于是那根粗长的大鸡巴长驱直入,深深的插入了闻人牧月的喉管。龟头的软 肉磨蹭着她的舌苔深处。   她在公司发号施令那张嘴已经被男人的肮脏阻塞了。嘴角只能不断在插弄中 泌出唾液。   他茂密的黑色丛林也不断遮盖着那张倾国倾城的俏脸。让她那惊艳众人,受 人爱慕的俏脸被亵渎。   变大变长的鸡巴撑得她娇嫩的喉管隆起,腮帮也鼓起,如同含着满满的一口 水一般。   她感受到他的作恶,他正挺着小腹不断轻轻抽插着她的嘴。把她的嘴当成了 她的下面那么插弄。   闻人牧月轻轻揪了一下他的大腿,也不敢用力,怕他生气又折磨自己,却是 吐出了那根已经吹得硕大无比的大鸡巴。   带起无数晶莹的丝线,那丝线连接着那柔软的粉唇和紫黑的龟头。   又被迅速扯断,滴落在病床上。迅速被吸收变成水痕。   水伯对她的「小脾气」视而不见,见小姐已经吐出,用手拉着她的玉臂。   闻人牧月也顺着他,在病床上,如母狗一般爬行,跪趴着爬到他的头侧。   可惜的是外人并没有机会看到闻人家小姐的这幅姿态。   这种淫荡下贱的动作目前为止,只有水伯一个人见识过,品尝过,鉴赏过。   闻人牧月知道正戏要开始了。俏脸微红着。低着螓首,不想去看他得意的臭 脸。   她知道他很得意骄傲,他每次玩自己都很意气风发,他的动作,他的神态都 做不了假。   她深谙心理学,知道他内心的邪恶的想法,低俗的欲念。   水伯麻利地一个翻身,两人就换了位置,他将小姐压在了身下,感受着她肌 肤的细腻,却是抽空抽出手,将他靠着的枕头也放到小姐的脖颈下。   让自家小姐舒服一点,毕竟他也要开始「用」自家小姐了。   「要,要脱衣服吗?」闻人牧月星眸看着眼前的水伯,轻轻问道,她身上还 有一件敞开的粉色的病服。它依旧没有被脱下。   轻轻压在她身上的水伯笑着低下脑袋,就吻上了那亮晶晶的粉唇。也不嫌弃。   毕竟是小姐含他的,难道他还嫌弃自己?   却是一手就抓向那饱满坚挺的椒乳。不断揉捏着小姐的奶子,玩的不亦乐乎。 一心二用。   伸出自己粗糙的舌头,挤进那柔软的粉唇,不断舔舐着小姐那白皙整齐的牙 齿。   他腥黄的口水也由此渡进了小姐的口中。舔得她牙齿似乎都镀上了一层金色。   闻人牧月一脸嫌弃,轻轻抬着下巴,紧闭着编编贝齿,用纤巧精致的下巴抵 开水伯的丑脸。   她粉唇微张,不顾水伯的臭口水进入她的口腔,翘着嘴说道:「不要这样。 你快点弄完。混蛋。」   说道混蛋的时候说不出的婉转动人,看的水伯越发急不可耐。   而闻人牧月对于正揉捏着她乳房的粗糙的大手,却是无可奈何。   她感到他正肆意的将自己的乳房摆弄成他想要的形状,不时用力揉捏着她樱 红的乳蒂,捏的她生痛娇呼。   水伯看着身下小姐瞪大的眸子,她的眼里既有嫌弃,也有愤恨,还有一些水 伯说不清的感觉。   心里火热,不住晃动着身子。   用晃动的粗糙的身体磨蹭着小姐光滑柔嫩的肌肤。   那根火热也不断在她修长紧致的玉腿上磨蹭,划出淡淡的水痕。   「现在已经开始计时了,你喜欢这样,就,就随你吧。」   感受到水伯的动作,她嘴唇颤抖地说道。精致的俏脸愈发红润,她紧致的肉 壁已经潮湿。   她能感觉到,感觉到蜜汁正不住往外流淌。   闻人牧月扭过她的螓首,不想看去水伯那张得意的丑脸。   他的龌蹉,他的无耻,她已经领教过无数次了。   水伯大嘴凑近她的耳朵,说道:「行,就依你,我就干你十分钟。」   喷出的热气让闻人牧月用玉手不断推搡着水伯,可见她十分「嫌弃」水伯。   这也难怪,一个妙龄女子,被一个丑陋的老伯侵犯,难道还能情投意合,水 乳交融不成?   水伯早就知道小姐对「自己」的嫌弃,不过他却不甚在意。   反正他想怎么玩自家小姐,就怎么玩自家小姐。以管家的身份,欺辱着小姐 的身体带给他别样的快感。   虽然小姐经常发「小脾气」,不过最终还是让他享用,这就足够了。其它而 言,对于水伯来说不重要。   小姐喜欢谁,跟谁在一起,和谁结婚,水伯都不在意,只要她能够一直让他 玩弄就行。   水伯笑着看着小姐的眼睛,慢慢滑了下去,目光一直滑过她天鹅般的脖颈, 高耸如云的胸部,一马平川的小腹,光秃秃的阴阜,粉色的肉缝。   他最终跪在小姐主动张开的玉腿前,看着她对他开放的私密,心中得意无比。   还不是要张开大腿,让老子操。   以前都是紧紧闭着大腿,不让老子看,都要让老子掰开,现在都会主动张开 了。   可见老子的调教还是有作用的嘛,闻人家的小姐已经会张开大腿让人操了。   水伯美滋滋的想着。眼中数种情绪稍纵即逝。   闻人牧月自是不知道水伯心中的想法,她只是想要尽快结束。让他早点滚蛋。   她将她修长的玉腿如倒仰的乌龟一般张开,方便水伯的插入。一颗颗娇巧的 脚趾让人想要含在嘴里。   而她光滑柔嫩如雪一般的大腿停在空中,外人怎么也想不到闻人家的大小姐。   无数京城青年才俊倾慕的对象,如女神一般的闻人牧月,做出如此淫荡下贱 的姿势。   而且是给她家的「下人」。如果真让追求她的人知道,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水伯毛茸茸的大腿跪在闻人牧月的双腿间,左手抓在她右腿的腿弯处,右手 把住那根已经被吹硬了的大鸡巴。   用他巨大的猩红的龟头,不断上下磨蹭着小姐娇嫩的阴户。   她两片肥嫩的阴唇依旧是粉色,被他玩了那么久也丝毫没有变色。   水伯心中暗赞道:「果然得天独厚,不过还不是便宜了老子。」   心中更加得意,把着自己的大鸡巴拨弄着那两瓣阴唇。   两瓣阴唇贴合又张开,发出轻微的啪嗒声。   他调戏着自家小姐。   「你,你要玩就快点。」闻人牧月侧着头,双手用力抓住脑后的枕头说道。   她那坚挺的酥胸直直的立着在她光滑如玉的肌肤上,随着她的呼吸,微微起 伏。   真是一派绝妙的美景。   水伯嘿嘿一笑,眼睛从她的乳房滑上去,看着自家小姐,不在犹豫,挺身压 下。   他的鸡巴直捣黄龙,撑开她紧致的肉壁,顺溜无比的深入其中。   闻人牧月闷哼一声,俏丽的脸蛋娇艳无比。   张开的两条玉腿自然而然的环住了水伯的粗腰,一颗颗圆润的脚趾头紧紧的 绷在他的肥臀后面,足弓的弧线带有别样的美感。   而她的身子也不住的在床上磨蹭着。   水伯卖力的耕耘着小姐的「田地」,病床在这样的情况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 音。   在这安静的病房显得格外刺耳。   闻人牧月咬着粉唇,用手用力堵住耳朵,不想听见这样的声音。太淫荡了。   她这个闻人家的大小姐,竟然让人在病床上如此亵玩。   水伯粗大的鸡巴不断捣杵着小姐的阴户,感受着里面的温暖湿润,感受着小 姐的紧致,感受着环着他腰的肌肤的柔顺光滑。   水伯后脚掌高高的抬起,前脚掌用力的瞪着下面的床单,随着用力的抽插, 床单不断的被推挤到床脚。   水伯竟然不能看到小姐的全貌,却是用手拉开她的玉臂。用手将其压在床上。   变用力操弄变喘着气说道:「我要看着操你。」眼睛盯着身下倾城绝色的小 姐。   「你,」闻人牧月无奈,睁大她的眸子瞪着淫笑着的水伯。粉唇不断的颤抖, 玉鼻不断的轻哼。   在龟头的挤弄下,闻人牧月的小穴已经湿滑无比。   虽说对水伯只有恨意,但无数次两人的「亲密」接触下,身体早已经对水伯 熟悉无比。   她的小穴也略显渴求,欢迎着水伯的大鸡巴的到来。   「嘎吱嘎吱」的声音不断响起,水伯卖力地在病床上操弄着自家的小姐。   而出去的秦洛,摆弄着轮椅,看了一眼外面守卫的闻人家的保镖,却是找了 走廊安静的地方。   掏出了手机,满脸笑意地想要给「爱人」报告一下自己的情况。   拨了林浣溪的电话,听着循坏的手机铃声,良久都没有被接通。   秦洛眉头蹙着,心想着今天周末啊,浣溪应该在家里,不忙啊。   「恩,哼,秦洛,你,你怎么了?有事情,找我吗?」听着林浣溪的声音, 秦洛脸上顿时一喜。   「浣溪,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你在家里吗?」秦洛疑惑的问道,对于林浣 溪异乎寻常的声音却是没有在意。   「啊,嗯,我,我在家呢,你在那边还好吗?啊?」林浣溪声音略显急促的 问道。   秦洛脸上泛起满意的笑容,被浣溪关心的感觉真好。   赶紧解释道:「没事,就是有些想你了,想给你打个电话。」   「浣溪,小秦吗?我来跟他说两句,太不像话了,到处乱跑,在家陪你的日 子那么少,地球缺了他会不转吗?我来教训教训他。来,给我。」   啪啪的声音传来,有些像秦洛在床上玩浣溪用力撞击她美臀的声音。   不过秦洛却是立即忽视了,他忙问道:「浣溪,谁啊?是林爷爷吗?」   秦洛没有太听清楚是谁的声音,不过知道是个男的。   「小秦啊,我是你厉爷爷。嗯,你这家伙怎么搞的?」   秦洛知道是厉校长,林浣溪的「干爷爷」,跟浣溪关系极好,忙告饶道: 「厉校长,我是来这边有事,我以后一定多抽时间陪我家浣溪。」   「嘶,我要说说你小子,浣溪这么优秀的人,你就忍心让她一个月都见不到 你几次?你们两个在一起我是很不满意的,嘶,哦,浣溪她怎么看上你的,我告 诉你,你要多抽时间陪陪她。」   秦洛闻言,脸上显露出愧疚的神情   对于十分「关心」林浣溪的厉永刚,厉校长却是没有半点生气。   他如此「关心」浣溪,替浣溪出气,完全是因为自己的不是,自己确实很少 陪浣溪。   「啊,厉爷爷,真是抱歉,您跟浣溪在我家里吗?」   秦洛问道。   「当然,浣溪正招待我呢,很不错,要不是她一直在替你求情,我今天非得 好好骂骂你不成,你多抽时间陪陪浣溪,不然哪天浣溪被人拐跑了,可别怪我没 提醒你。」   秦洛摸了摸头,在电话这头讪讪一笑,说道:「浣溪这么好,不会的,嘿嘿, 那可要让她好好招待您啊,厉爷爷,让我跟浣溪说会行不,我跟她赔罪。」   他心里暗想着嘿嘿,生米都煮成熟饭了,浣溪都被我开发的差不多通透了。 哪能让人拐走啊。   他对浣溪床上的「妩媚,风骚」格外满意。只有他才能「体验」到这个绝色 佳人的「内涵。」啊。   「恩哼,孺子可教,浣溪,小秦要跟你道歉。」   厉永刚的声音十分大,秦洛闻言苦笑。   「秦洛,别听厉爷爷瞎说,你,男人在外面有自己的事业要做,很正常,我 不在意的。」   林浣溪的吴侬细语传来,秦洛感激的不要不要的。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虽然两人并没有结婚。   但秦洛早已经将她当成了自己的正牌妻子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爱人,林浣溪,在两人的爱巢中,在他不在家的时候。   厉永刚总是来到他家中,替他照顾他的「娇妻」。   秦洛和林浣溪正不断煲着电话粥,在不时发出奇怪的声响中,秦洛却依旧无 视,满带笑意的和他的爱人诉说着思念。   ……   厉永刚得意地微微抖动着自己大腿,用手不断用力揉搓着紧紧坐在他身上的 浣溪。   他的那根多毛的大鸡巴从他的裤裆拉链探出,正深深的插入到林浣溪的体内。   林浣溪俏脸通红的拿着手机,跟电话那头的秦洛说着甜蜜的话语,边忍受着 厉爷爷的捉弄。   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感受,若无其事的跟秦洛说着话。   女人真是天生的演员,厉永刚暗暗赞道。轻轻挺动着小腹,听着两人的「甜 蜜」的对话。   林浣溪今天按照厉永刚的吩咐,穿了一袭对开襟长袖齐地秀禾服,画了淡妆, 将长发盘在脑后,而且还带了头饰和耳饰,配合她那眉目如画的容颜,当真让越 来越不中用的厉永刚又勃起了。   而此时的她的白色内裤,早已经扔在了柔软的沙发上,秀禾服齐地的下摆里 面是空无一物的美景。   而她晶莹如玉般的修长的玉腿张开,坐在厉永刚的大腿上,感受着他西裤的 摩挲,和他的鸡巴的抽插。   不时用玉手轻掩小嘴,轻笑着和秦洛说着趣事。   不时轻咬粉唇,用另一只手阻挡着在她高耸入云的酥胸上作恶的大手。   厉永刚的脑袋紧贴着林浣溪盘起的头发,不断的嗅着,闻着淡淡的发香,轻 轻抬动着屁股,就在林浣溪湿润的小穴内轻轻抽插着。   看着她耳边的耳饰随着他的抽插,荡起优美的弧线,晶莹的耳饰不时闪耀着 刺眼的光芒。   他微微用两脚拱起林浣溪两条修长的玉腿,隔着秀禾服揉搓的枯手滑了下去, 摩挲着林浣溪的衣物,发出莎莎的声音,直接探入了她长旗袍的下摆。   林浣溪眼睛不断瞟着那两只大手,一心二用,边应付着秦洛,说着柔情蜜语, 边用一只手捉住厉永刚的手,不想让他随意作弄。   只不过胳膊哪拧的过「大腿」。   厉永刚两手卷起她的旗袍下摆,堆叠在林浣溪的纤腰处。   刺激的景象一下就暴露在空气中。   一根大鸡巴正深深插入粉嫩的小穴,厉永刚两颗蛋蛋紧紧的贴着林浣溪光滑 的耻骨。   而那蛋蛋沟壑纵横,端的是丑陋无比。   但却能如此凑近那美丽的所在,它里面所储存的精华也射入过里面无数次。   厉永刚嘴角轻笑,微微吐出舌头轻轻舔舐了一下林浣溪背后的脖颈处,带出 一条长长的湿痕。   林浣溪娇躯轻轻颤抖了一下,连正说话的口气也变了,也引起了秦洛的好奇。   「浣溪,怎么了?怎么打冷颤了?生病了么」秦洛关心的问道。   「恩,没什么,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林浣溪轻咬了一下粉唇,「你什么时 候回来啊?」忙转移话题。   「啊,啊,我,我还有一段时间。有些事情抽不开身。」秦洛不好意思的应 付着……厉永刚两只枯手从后把住林浣溪的腿弯,用力往上托起。   顿时,林浣溪两条裸露的玉腿就呈「M」型张开,立在空中。   如果有人正对着林浣溪的话,一定会被这幅景象刺激的欲火焚身。   林浣溪的脚上套着的银色的高跟鞋更添上了不少淫荡的气息。那是他特意要 求的。   一个冷艳美丽的丽人,摆出比妓女还下贱的姿态,被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 肆意的「欺负」着。   厉永刚用脑袋从背后贴近林浣溪的俏脸,用下巴微微拱了拱。   林浣溪俏脸红着,心不在焉的听着电话秦洛的话,转过螓首近距离看着厉永 刚。   看着他无声的嘴型,顿时摇着螓首,可怜兮兮的看着厉永刚。   他说道:「尿。」   林浣溪顿时想到在家里的浴室,在他办公室的洗手间,都被他用耻辱的姿势, 把着她尿出。   她用力压下被他把着的双腿,他的枯手在她柔软细腻的玉腿上压出深深的指 痕。   但厉永刚虽然年龄大了,但这点力气还是有的,感受着浣溪的反抗。   心里暗笑,双手依旧牢牢的把着,以婴孩撒尿的姿势玩弄着怀里的女人。   他手指轻轻捏了捏她腿弯的肌肤,拔出了那根在林浣溪体内的鸡巴,微微向 后仰靠着沙发。   坚挺的肉棒在她大腿内侧活动,不时磨蹭着她大腿的软肉,划出水痕。   林浣溪黛眉皱着,对电话那头的秦洛说道:「聊了这么久了,我先挂了,怠 慢了厉爷爷不好。」   厉永刚一听,知道她的心思,也由着她了,却是轻哼几声,让林浣溪俏脸侧 过来,大嘴直接抚上了林浣溪唇线优美的粉唇,粗糙的舌头直接伸了进去,不住 的用力吮吸着林浣溪滑腻温润的香舌。   林浣溪也轻轻啜吸,灵巧的摆动自己的香舌回应着。   吧唧吧唧的唇舌相交声传入了手机那头。林浣溪却是挂了电话。   ……   秦洛对最后的声音毫不在意,他此时已经看见水伯容光焕发,满脸笑容的从 里面走出来。   那笑容秦洛分外熟悉,他在「睡了」自己家的浣溪后,就是这种神态,说不 出的得意。   不过秦洛连忙摆了摆头,驱散自己心中那邪恶无比的想法。   不禁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   难道水伯还能在里面睡了「闻人牧月」不成,管家睡小姐?老头睡少女?   不可能,秦洛一想那倾城绝色,聪明伶俐的闻人牧月被水伯「拱了」的情景。   急忙摇了摇头。虽然很「刺激」。   他转动轮椅,向水伯迎了上去。   「水伯,跟牧月说完了?」   水伯笑着看着秦洛,点头回答道:「小姐已经对她胡闹的行为作出了」保证 「,你小子不要乱拐弄我」家「小姐,不然小姐如果出了什么事情,闻人家可不 会放过你。」   秦洛摸着自己的脑袋,也不敢反驳,毕竟是他的错,才让牧月住院的。   水伯拍了拍秦洛的肩膀,淫荡地对病房内嘟嘟嘴,轻声说道:「小姐对你真 心不错,我看好你哟。」   水伯心里得意无比,他刚才狠狠射了一炮,在小姐的体内。又狠狠教训了自 家小姐一番。   而且是在她中意的秦洛「面前」,虽然秦洛是在病房外面。   水伯说不嫉妒是不可能的,凭什么老子玩女的,什么手段都要用上。   这秦洛漂亮女的都往他身上凑。   连自家小姐也不例外,自家小姐的眼界之高他可是很了解的。   没见她如此嫌弃自己么。水伯酸溜溜的想到。任何一个男人被女的嫌弃,都 会有「情绪」。   哼,就算小姐以后真的嫁给你,你也接手的是个二手货,水伯不怀好意的看 着秦洛。   仿佛看见他头顶已经染成了绿油油的一片。被他染成的。   这他可错了,可不是他水伯一个人,还有其他人卖力的染着秦洛的头顶。   他一个人可没办法让他绿到发黑呢。需要广大「淫民」的共同努力。   ……   厉永刚见林浣溪挂了手机,笑着说道:「现在可以尿了吧,浣溪。」   林浣溪依旧张开她两条大腿,被他稳稳的把住立在空中,扔下手机,轻声说 道:「那,那去卫生间。」她早已经对厉永刚百依百顺了,只不过还是想维持自 己最后的「尊严」。  「我老了,抱一会还行,这种姿势只能维持一下,哪能 这样抱着你去卫生间啊,就在这里吧,我想看看。」   厉永刚紧贴着林浣溪,鼻头不断耸动着,淡淡的发香让他沉醉无比。   「不,不要,打扫起来好麻烦。我们去卫生间好不,院长?」林浣溪转着螓 首,说完,却是轻轻吻了脸侧的厉永刚一下。   饱满的粉唇贴上那已经略显老态的老脸。   被她柔软的香唇贴在脸上,厉永刚笑咪咪地点头。他已经被她「说服」了。   但还是说道:「浣溪,你不尿的话,我想尿了。浣溪。在让我用一次吧。」   林浣溪闻言,俏脸又顿时红润起来,想起她帮过一次厉校长。   让他尿在自己的嘴里,而自己生涩的完全吞了下去。腥黄的尿液不少还滴落 在她身上。   林浣溪摇着螓首:「那次是你强来的,我,我不干。快放我下来。」   厉永刚闻言,把住她腿弯的手松开,他不喜欢再用以前强硬的手段了,浣溪 乖巧懂事,善解人意。温顺贤惠,真不知道秦洛是哪里来的「福气」。   不过还好的是,她对自己也不差,让他任意享用。   林浣溪的高跟鞋啪嗒两声,又落在地上,她坐在他的大腿上,躬身把卷在腰 间的下摆推了下去。   用玉手拍了拍,整理了一下。却是站起身来,转身跪在厉永刚胯下,毫不迟 疑的用手把住那湿漉漉的大鸡巴。   此时厉永刚的大鸡巴已经略显疲态,她耐心的用手指梳理着厉永刚杂乱的阴 毛。   粉唇微张,说道:「我去弄晚饭,你去厕所解决吧,不要射了,射多了对身 体不好。」   抬头看厉永刚一眼,接道:「也玩了那么久了。」   此时的厉永刚看着跪在胯下的林浣溪,她的乖巧,懂事,贤惠,都无比吸引 着他。   她耐心的梳理着自己的好伙计。还关心自己的健康。而自己却想趁机直接尿 在她冷艳俏丽的脸庞,真是太不应该了。   自己实在是太邪恶了,怎么总是想破坏「美」的东西。   浣溪那么懂事,自己却总是「捉弄」她,生起一丝愧疚。   用手轻轻摩挲着胯下那张绝色的俏脸,她肌肤的细腻,美好,总是让他爱不 释手。   林浣溪玉指不断梳理着,从上往下,整整齐齐地梳理好,又低下螓首,粉唇 凑了上去。   用她温润的香舌舔弄着沾满她下体淫液的肉棒,这是她结束时的「习惯」。 被厉永刚训练出的习惯。   替厉永刚清理干净。   厉永刚又把枯手放在她螓首上,轻轻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如摸着心爱的宠 物。微眯着眼睛,最后感受着她口腔的温暖。   也没有趁机尿出来,不想让她「生气」,尽管他这么如果硬要这么做,浣溪 最终也会顺从。   「浣溪,那我今晚懒得回去,就在这里休息吧。」厉永刚一只手拍了拍胯下 的俏脸。   啪啪略微响亮。但却不会让她感到痛。   林浣溪伸着柔嫩的舌头,舌尖沾在那猩红的龟头上,仰着头,白了厉永刚一 眼。   说的好像他很少在这里休息一样。   厉永刚低着头,尴尬的一笑,他知道林浣溪的意思,他确实经常趁秦洛不在 家的时候,跟浣溪一起在她家睡了不少次了。   把他当成了自己的「老婆」,随时用着。   对于秦洛而言,真是应了一句话,「我住隔壁我姓厉,你有困难我帮忙。」   秦洛喜欢在外面「拈花惹草。」他就帮秦洛滋润他的娇妻。   林浣溪最后轻轻吻了一下龟头,玉手抓着那根软趴的鸡巴,放进了厉永刚的 裤裆缝,也扯上了厉永刚的内裤,替他拉上了拉链。   嗤嗤的拉链身宣告着林浣溪要替他准备晚饭了。晚饭还要伺候他吃呢,竟然 说他老了嚼不动饭了,想起这个,林浣溪脸上又是一抹红色上来……秦洛感觉这 趟台湾之旅真是不虚此行,身体一好,陈思璇就又「贴」了上来。   这位台湾的第一腿模,她总是对自己特别「对待」,愿意陪自己跑上跑下的。   尽管有自己替她治好病的缘故,恐怕也是自己那「独特的气质」吸引了她。   秦洛暗暗得意地看着亲密的搂着他胳膊的陈思璇。   她穿着短短的牛仔裤,将她那双无双美腿完美的展现在热闹的大街之上。   路人男性的回头率堪称百分之百,都直盯盯的盯着那双匀称笔直,符合黄金 比例的美腿。   心中都有着肮脏的想法,想着那双美腿要是夹着男人的腰,会有多么爽。   所幸的是,外人却不知道这是陈思璇本人。   因为她带了一个鸭嘴帽,精致的脸上还戴上了墨镜。   路人只能羡慕的看着秦洛,暗叹着有「福气」啊。   陈思璇紧紧拢着秦洛的胳膊,螓首也微微靠在他肩膀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 着。   她想要陪秦洛散散心,也顺便逛逛。   「思璇,这些天你去哪了?我在医院怎么没见你给我打电话啊。有重要的事 情要忙吗?」   秦洛感受着手臂出思璇胸部的柔软,随口问了一句。   两人虽然名义上是朋友,但彼此的心思都心照不宣。   思璇脸色顿时一变,说道:「恩,工作上的事情。」   她拉住秦洛,伸出玉臂朝前一指,「你看,前面那家餐厅很不错,我们去吃 点东西吧。」   秦洛顺眼望去,是一家装修精美的高档餐厅。但看上去生意并不好,即使在 这人流如织的街道上。   想必是太贵了吧,秦洛暗暗想到。   却是点头答应,两人缓缓走去。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专门找了一个安静偏僻的位置。   这个可以看到整个大厅,而餐厅只有三三两两的商务打扮的男女在一起用着 餐。   陈思璇选的这个位置却是被纹饰精美的木雕隐隐围住。   名贵木料制成的餐桌上放着设计大气的菜单。   陈思璇轻轻拿起,毫不迟疑的点了几个菜,玉臂撑在木桌上,托着精致的下 巴,笑着问道:「你想吃什么?」   两人因为面对面而坐,秦洛看见她巧笑嫣然的样子,心跳微微加快,笑着答 道:「我都能吃。」   却是盯着她画了淡红色的红唇。不由的跟浣溪的嘴比较。   暗想着,「口技」想必没有浣溪高超,浣溪可是能把他舔得高潮四起。   却是连忙驱散这个想法,他身边的「优质」女人太多,这也怪不得他。   陈思璇点点头,转头对站立一旁的服务生说道:「就这几样吧。」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转身离去。   陈思璇摘下帽子和眼睛,放在一旁的椅子上,精致的俏脸再也没有遮挡,就 这样呈现在秦洛的眼前。   秦洛看的呆了。他身边的女的各有「特色」。陈思璇嘟着嘴,说道:「干嘛 这样看我?平常你就不这样。」   秦洛脸色微红,忙四周张望。   陈思璇见了,也好笑,跟着他也环视餐厅。却突然脸色巨变。   不过想要刚才尴尬的秦洛却是没有看见。   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进了餐厅,那男人五十左右,一身灰色正装,大嘴唇, 塌鼻子,可以说是满脸横肉,但却是一身富态。值得一提的是他那敞开西装,撑 得胀胀的白色里衬,胖的跟「猪」一样。   秦洛看见这个男人,随口来了个荤段子,毕竟厉倾城经常说这些,秦洛也耳 濡目染。   「这难道真胖,他女人肯定被他压的喘不过气来。」   「啊,你,你说什么呢。」陈思璇脸色红润的要滴出血来。她却是被压的难 受极了。   秦洛见荤段子有效,把陈思璇的俏脸逗成了那样。对她的「纯洁」有了进一 步认识。   这种「洁身自好」的名模可是少有啊,连个荤段子都听成这样。   他可是知道娱乐圈的肮脏。   那男人见了陈思璇,眼中一亮,走了过来。   秦洛见着男子走到这边,眉毛一皱,不会又是追求老子身边美女的吧?出来 吃个饭也这样。   陈思璇忙低着头,拿着桌上的茶壶,取了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以行 动来掩饰自己的慌张。   他站在桌旁,看着陈思璇,瞄了一眼秦洛,说道:「思璇,这位是?」   「是我朋友。」   秦洛诧异地问道:「未请教。」,这个男人竟然认识陈思璇。   「哦,忘了介绍,我是思璇公司的老总。鄙人陈永福。」   秦洛点了点头,原来是思璇公司的老总。   陈永福看了一眼低着头的陈思璇,砸吧砸吧嘴问道:「我今天刚好一个人来? 哪知道遇到熟人,不如加一个吧。」   秦洛眉头紧皱,又不好拒绝,毕竟是思璇公司老总。却是看向思璇,征求她 的意见。   思璇鼓起勇气,抬起头,看向陈永福,仰着下巴,拒绝道:「我和朋友吃饭, 抱歉了,陈总,你一个人吃好吗?」  陈永福明显没有想到陈思璇竟然会拒绝, 讪讪一笑,摸了摸头,低头看了自己裤裆一眼,却是没有看到,只能看到隆起的 小腹。   又看着她饱满的红唇。   想着她前几天仰着精致的下巴还是接受他的颜射呢,今天就「拒绝」他了, 真是世事无常啊。  说道:「行,那我真是打扰了,你们两个慢慢吃。我去里 面洗手间。」               (未完待续) []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