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寞俱乐部 》


       《寂寞俱乐部》   她局促地坐在那里,今天第一次来俱乐部。她听说这里大家都同样。   有穿红色西装的人到她面前,大衣裤子领带一色的血红,只有衬衫是白的。 他说,请妳脱下衣服。她怀疑自己听错了,那人又重复说:请妳脱下衣服,态度 还是那样恭谨像服务生,低眉低头的不敢直视客人。她受惊太大,走了。   但隔天她又回到俱乐部,犹豫着要不要进门。后来她走进去,又是昨天那个 服务生,昨天那套红得刺眼的西装,他说:请妳脱下衣服。   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人,她就脱了,一层一层。最外的高根鞋、耳环开始, 接着小外套,然后衬衫。她开始脱不下去,那应侍用眼神表达,请妳还要再脱, 她脱去了迷你裙。那应侍还在等候着,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开,更没有催促,只是 站立着。光是用站立告诉她,她还没有完成。反正脱了,也没有甚么不可再脱的 。她松开她的奶罩,剥去她的丝袜,褪下她最后的内裤以及垫着的卫生棉,这样 她在陌生人面前赤裸了,她感觉到羞耻,但羞耻的样子不可以羞给别人看,于是 她还是那付客人的倨傲。   服务生和她解释,每个来到俱乐部的人都是这样。然后应侍请她把衣服交给 他保管,他一一折迭好,拿着她的衣物和皮包走了,她一无所有。那服务生没有 再回来,她独自在房间等了很久很久,大约有半个小时。   后来又有另一名服务生来说,小姐妳可以进到下个房间,请进。   下一个房间更大,有三个人,有男有女,都脱得干净。她全不认识,但可以 想象他们都是与她同类的人,只有同类才会来这俱乐部。他们沉默地坐好,谁也 不看谁,不讲话,低头,眼观鼻鼻观心。连她在内的四个人都以同样静态的姿势 ,好像保守某种行规,不能打破,打破了就会有一种难堪。   都不说话,都不见彼此,就可以假装没有赤裸。   等待很长,她觉得有点冷,于是看墙上的温度计标:23.5℃。大约又有 半个小时,一名服务生进来,穿得都一样,大红西装,小小的服务生竟是房里 唯一有衣服的人。他拿着一迭档案。   他说,陈小姐请,陈小姐是哪位?她身边一位女子站了起来,说:我就是。 服务生说,请问陈小姐妳的名字,她的脸才一下子红了。他们拿走她的证件,却 要问她叫甚么名字。他们面对面十分钟,服务生像是见惯了客人,说:对不起, 我们不能接待您,伍先生,伍先生是哪位?   那位伍先生站起来,回答了应侍所有的问题。陈小姐就一直独自站在那里, 赤裸着流着眼泪。她不敢看陈小姐,并且恐惧。侍者音量很清楚地问伍先生,叫 甚么名字,在哪里上班,住甚么地方,赚多少钱,有没有老婆。伍先生回答完了 以后他就说,伍先生你可以进到下一个房间。   然后轮到了她,大红西装说了话。   周小姐,周小姐是哪位?她站起来,觉得风吹过她的侧腹与乳头,皮肤上有   叫甚么名字,大红西装音量很清楚地问她,跟刚刚问伍先生时没有两样。 周芸梦,她答。「妳的名字很梦幻,」他说,打量着她,打量着一件物品,她有 种被验的感觉。「我父亲喜欢那座湖,」她含浑回应。在哪里上班?他又接下去 ,态度轻松得有些轻蔑。如此等到盘问结束,大家都知道她叫周芸梦,在出版社 做经理,住在俱乐部对面市中心的那条街上,每个月赚七万块,没有老公。   周小姐妳可以进到下一个房间。当一切结束时,血红西装这么说。   第三间房间更大,有更多裸体男女,灯色开始不一样。   其它的事情都差不多,静坐,半个小时,穿西装的应侍进来。   同样的事情经历第二次,就没有那么残忍,没有那么寒冷。她看墙上的温度 表,24℃。刚开始还是同样的问题,叫甚么名字住哪里在哪上班赚多少钱结婚 了没有,问到后面越来越琐碎,血型,星座,出生年月日,她一一回答,O型, 魔羯,19XX年X月X号,最后服务生问她是不是处女。   「不是﹍」她怯怯地答。   「小姐请妳大声一些?」服务生放大音量,之后听清楚了就说,小姐妳可以   她默默低下头,想要收拾甚么,却没有行李需要收拾。所有人都听清楚了, 房间里没有人轻蔑她,她只不过是第一个。她走出房间,走进一条很长的雍道, 到下个房间之过程漫长,她大约走了二十分钟,最深处有一道门,一个入口, 尽头是一个房间。   她走进去,还是同样那群人,只是又多了些她不知道的,都没有甚么变。变 的几乎只有温度,25℃,26℃,27℃,越深入,渐渐赤裸已经不再令人 寒冷。服务生的西装看起来变色了,其实是因为色灯变化了,本来衣服该是同样 血红,现在看起来昏黑。在很长很长的等待里,有问题在重复,一次比一次难堪 好比说服务生问「请问妳有没有养狗?」这样微小的问题。一个朋友问起来绝不 吃力回答的问题。只是她在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全身赤裸,而且已经经过很长 很长的等待,半个小时,再半个小时,又半个小时;小姐妳可以进到下个房间。   最后「请问妳有没有养狗?」这样微小的问题,已经足够毁坏她。   她前往下一个房间,那里更为温暖。这个房间是27℃,到那里,温度表会 有细小的变化。越深入,温柔温暖的空气侵蚀她。   服务生问,请问周小姐妳阴道的深度?   她说自己不知道。服务生就到门边按对讲机,请人带尺过来,那人带来一把 有刻度的圆柱;她从来不知道有尺形状长这样。   服务生来她面前说,周小姐请打开妳的腿,她才知道那把尺是用来测量她。   她闭起眼睛,在椅子上打开双腿。   服务生很轻很慢,用棉花替她擦拭,她感觉酒精碰过的地方凉凉的,之后 服务生在那把尺上涂一点透明的膏。   进入的角度很温柔,程度很缓慢,却很冰凉,那尺原来是金铁。尺上的软膏 冷而滑腻,悖离体温,她感受到无机的寒冷。直到触及她的子宫颈尽头,淹没她 所有的缝隙,潮水无边疼痛。那把尺终于抽走。   6.2公分,服务生说,真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这样,可以进入下一个房间,下一间就是最后的房间。   房间很暖,有华美精致的沙发和桌椅,以及屏风,像是夜总会。离开上一间 房的时候,服务生说,接下来已经不会再有服务生,你们都是规矩的客人,最后 一间房间里,你们想做甚么就做甚么,不必顾忌,需要我们的时候,请到门边按   最后大家都到了这间房间,有好多人,怕有三四十个,都不讲话。   服务生说,客人想做甚么就做,可是做甚么呢?他们都是互不相识的人, 尽管她知道伍先生的阴茎有十二公分;蓝小姐和她自己差不多的尺寸,都是六 开头带个小数点;陈先生每个月赚十二万块钱;阴先生不足二十睡过七个女人; 韩小姐家里养三条狼狗。他们之间还能够怎样认识?站在那,毫发都一清二楚。   不是不能或不想讲话,在最后的大房间,语言已经不再必要。   男男女女裸体,能做的事情很少。一个老人接近年纪彷佛孙女的女人。她 知道老人叫吴春海。老人虔敬地下跪,满身皱纹满身影子,靠近年轻女子的脚趾 。年轻女人困惑,老人吸啜她的脚趾,布满深痕的肌肤摩擦着年轻,他半软不硬 ,并非一个性无能。   一泾浊血无声流过女子细白的大腿,是月经。   红得那样鲜艳,别人的肌肤全都成为过度苍白。   寂寞就是,你准别人羞辱你,只不过过程是温暖的。路途漫长,温度渐增。   人开始了就很难停下,大家开始。   有男人来到她身边。   他轻轻碰一下她的手,她没有反抗,然后他拥抱她。男人抚摸,汗沾着汗, 有阴阴凉凉的感觉滑过她的背,男人在舔她。碰一下手是种试探,拥抱不是试探 ;舔是一种试探,男人温柔地吐出分叉蛇信。她想要伸手去轻触男子的胸膛。   从她的背下探到股沟,徐行到脚踝乃至脚弓,最后回到她的耳垂。   完成一周的世界旅行。   男子不敢碰她的乳房,在迟疑之中潜伏一种狂热狂喜。他们那样接近,她想 轻触男子的胸膛而不敢;男子想爱抚她的乳房而不敢。他的手很慢很慢地滑过她 的肩头,她觉得自己的腰热热的。   吻,浮泛地相接,几乎没有甚么曾经触碰的感觉,只有曾经温柔的记忆,   「芸梦﹍」男子呢喃着,她的名。   不请别呼唤我的名在此我不过是一O型魔羯长发女子 你记得的不是周芸梦   转述时一个代名词已经够用,就不必寄托名字,如「妳」、「她」其实更为   男子在沙发上打开她的双腿,湿淋淋的肌肤有麝香,她的血都来到柔软的 花瓣性器,放恣的勃起。有手指轻轻走过她分泌的小溪,她仰起孱弱的颈,两手   男子进入她的身体,角度很温柔,程度很缓慢,最后嵌合如一。她不确定 自己是否曾经对抗,但寂寞本来就是羞辱,她亢欲地夹紧不令他进入。如果唯一 的抵抗竟只是以凯格尔运动逢迎,她心想。不要误读我的体温。   雍道的尽头,只是无声息的性爱。   她在迷离的边境,尚未深入沦陷。有一群人,无论年轻或者年老在反抗, 在赤裸裸肉身地狱,脱衣之后皮肤还残存着,剥不去的刺青或者彩绘。月入二十 万的白领将阴茎前端龟头劈成星状,六颗闪亮入珠以破坏追求钢铁的长久,钢珠   潮水将要淹没,男子在她身上急促喘息,深深戳刺她,柔软雍道最深处宫门 尖锐疼痛,眼泪悄悄过满溢出,没有浩大的呻吟只是痛楚与波浪互相埋伏。她 怜惜地看着男子她抱紧他的头。   她深深的饥饿仍无从抵抗这一座,迷幻公园。                                 (完) 金币 感谢您给众淫带来精品 2008-4-26 16:51 一篇与众不同的文章,有点诡异,不是太能让我兴奋 晕!这就完了啊?刚开头呀! 看的晕乎乎的 感觉还没写完!    没看出意思来.. 同意大家的意见,诡异~~写得跟文艺片一样. 感觉没写完吧,好象刚开始,是抒情性质的? 精彩,可就是太短了,还没有完呢,楼主继续啊! 楼主的写作,我实在是不敢恭维,感觉就是一锅浆糊什么都没有弄清楚就贴出来了 是啊,作者写的有点小资情调了,不过用小资的感觉来写色文,总觉得是有点怪异。 这也是色文吗?感觉刚开始就结束了 还(完) 意思是没有续文了吗 太没劲了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人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