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日礼物 续2-续4 》


                续2   贤者时间可以持续多久?   每个人的时间都不一样,其实我个人觉得这个时间主要受限于你所处的环境。   妈妈趴在沙发的靠背上,而我则趴在她的背上,轻轻的用手指捻着她的奶头, 左右旋转。「妈妈,你不是要给我看爷爷的照片吗?」   妈妈趴在沙发背上感觉快要睡着的样子,听到我说的话之后。回头亲了我一 下,然后下面用力想要将我鸡巴从她的身体里挤出来。毕竟鸡巴已经软了,我体 会到妈妈的想法后,向后稍稍一动,鸡巴就滑了出来。我看着鸡巴上的淫液也想 找纸。妈妈却用手将小穴一捂,直接蹲在我的身前将鸡巴含了进去,整个含了进   「妈妈,别这样,脏,哦…………WOW……啊。哦。…………咝」   妈妈熟练的技巧打断了我所有想要说的,至于贤者时间,FUCK,早他妈 的过时了。我还在闭着眼睛想要继续享受的时候,妈妈却已经把我的鸡巴吐了出 来,用手拍了拍!「干净了!」   等我从那种舒爽的感觉中退出来,睁开眼睛的时候,妈妈已经用手捂着小穴 到了卫生间的门口。想要过去把妈妈抓回来,但是妈妈已经进去把门都关上了。   很快卫生间里传出「哗…………」的水声。   没办法,我只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   「卢卡斯!有我的新信息吗?」我躺在沙发上大喊了一声!卢卡斯是我们家 的电子管家,在别人都用机器人管家的时候,谁能想我家还在用电子管家!想要 拿张纸都要自己跑去拿。   「主人好!今天您还有的三份视讯未阅!分别来自于您的二爷爷远山丁,您 的女友安彩,以及您的高中教师韩芮。」家里的音箱里传出了卢卡斯的电子合成 音,每次听到这个声音,我都想吐槽,怎么会有人故意选电子合成音,更不能让 我理解的人是还他妈的是我的家人。这个品味我也是醉了。   「打开安彩的视讯」我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   「好的,主人」卢卡斯的合成音真的让我有一种砸墙的冲动。虽然我知道这 个不是墙的原因。   安彩的视讯很快就在墙上浮现了出来- 安彩坐在书桌前一边翻书一边等待, 我还听到了滴一声。「洋洋,生日快乐!我准时准点吧」看着视讯上女友嘿嘿的 笑着跟个傻子一样。虽然我是喜欢你傻傻的样子,但是我不是喜欢你傻子的样子 啊!虽然最后是来了个飞吻!但是感觉真的很不走心呐。你露点胸也好啊!真是 一条失败的视讯,居然前面的都没有剪掉就发了过来。这都什么年代了多句嘴让 机器人剪一下会死啊?   不管怎么说一份心意,出于礼貌我回了个飞讯。「谢谢侬,摸摸大!」   「打开二爷爷的视讯」   「听从您的吩咐!」卢卡斯的合成音也就是说句的时候,不让我那么反感。   「哈哈哈,小洋!生日快乐!」视讯里还没有出现二爷爷的身影,他那标志 性的笑声先从音响里传了出来,二爷爷坐下后「小洋啊!你今天正式成年喽,算 是一个成年人喽。你的分红以后就直接到你的私人账户喽!」   「爷爷万岁!」以后我也就属于有钱人喽!   「你也先别急着高光,还有更好的事在后面呢。今天估计你尝到女人的滋味 了吧。要是周一到周五怎么办?总不能天天跑回家不学习了吧?毕竟知识还是十 分重要的。所以啊,爷爷帮你想了个办法,给你在学校找个女人。」二爷爷按了 下桌子上的铃铛。一个身穿黑色职业装的女人走进了视讯里。   「脱了吧,给你新找了个主子,你先让你主子看一下你」视讯里的女人很快 脱的只剩下三点了。爷爷朝那个女人招了招手。女人快步走了爷爷的跟前,爷爷 站起来,走到女人的旁边,一只手揽着女人的肩膀,另一只手拖了下女人的胸, 晃了晃,「这个奶不错吧?」爷爷在视讯里向我笑了笑。手直接伸进了女人的文 胸里,把那个奶子从文胸里拖了出来,这个奶子失去了文胸的支撑下垂了好多。   爷爷用手托了下那个奶子,这个时候我发现这个女人的胸很大,乳晕更大, 乳头却很小。爷爷用手托了几秒后,让女人转过身子弯下腰!女人下腰之后我从 背面看到女人的大胸受到地心引力之后如吊钟一样。   女的屁股也很白,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因为久坐的原因屁股上有两片黑色的痕 迹。而我妈妈就没有屁股保养的很好。爷爷拍了拍女人的屁股,女人自己把屁股 掰开,屁眼的周边有一圈黑毛,两片黑黑的阴唇上已经沾满了淫水。   「别看逼黑,其实操的并不多!并且他老公的鸡巴特别小。这丙年我精力也 跟不上了,所以也就用了没几次!想来想去决定把她送给你用!即可以晚上教你 英语,又能帮你排解在学校里的寂寞。」   我马上用飞讯回了爷爷一句「爷爷万岁。谢谢爷爷」   「最后一条视讯您要现在看吗?」卢卡斯的合成音再次响起   「你好,我不知道应该喊你什么!」视讯里的女人已经穿上了她的职业装, 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女人端起杯子,向我示意了下。   「你是我的学生,但是你爷爷已经把我的包养合同转给了你。而我也确实需 要这笔钱,所以我也只好听从他老人家的吩咐。我先向您做下自我介绍吧,我叫 王璐,负责高二几个班的英语。今年已经38岁了,老公是做软件的,还有一个 跟你差不多的男孩也在我们学校就读。我的身体你爷爷估计已经给你看过了。除 了胸大一点其实真的没什么值得说的。我的下体比较黑,并且阴毛比较多。如果 您不喜欢我的下体的话,我还可以提供胸和嘴来帮您解决性欲。如果可能的话我 想向您提出一点要求。我是一个结了婚的中年妇女,有老公,有孩子,所以我希 望您玩的时候尽量不要留下痕迹。」说到这里视讯里的女人已经低下了头。   我想回个飞讯,又想了想反正都是碗里的肉,去学校的时候再说吧。   三条视讯看完已经过去了拾几分钟,妈妈还在卫生间。   我敲了下卫生间的门。              续3、生日礼物终章   啪,啪,啪,妈妈你好了没有啊?「马上出来了,你这么急色做什么」   我等在卫生间门口,门打开之后我发现妈妈居然已经穿上了一件淡粉色的长 吊带,而胸部的位置有两个黑色的凸点分外抢眼!   我把妈妈拥到怀里,嘴巴在妈妈的脸上乱亲,手也把整个吊带拉起来,底下 果然什么都没有,我把顶在妈妈肚子上的鸡巴往下压了压,想要塞到以妈妈的腿 缝里。但是身高差比较明显,只能让鸡巴在妈妈的耻骨上方打转。   在妈妈的耻骨那里蹭了蹲,不仅没有爽,还有些痛,还好妈妈体量我,用手 开始套弄起我的鸡巴来。我想起二爷爷给我看的那个女人的的大奶子。然后我就 开始揉妈妈的小胸脯。越想火气越重,揉的也就越用力,鸡巴也就变得更硬。妈 妈的手套弄的一点都不止渴,反而让我更加的上火。   我不再去亲妈妈的嘴,而是把妈妈的头往下按,妈妈顺从的就蹲在了地上, 开始把我的鸡巴含进嘴里。我用手按着妈妈的头,让妈妈的不动,我自己开始操 妈妈的嘴,就像操逼的时候那样。妈妈把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嘴前在,好让我操的 时候,不会操的太深。   可能是新手不熟练的原因,不时会碰到妈妈的牙齿,要么就是回抽的时候会 让妈妈的牙刮到……所以我十分的心烦。我把鸡巴抽了出来。   「妈,趴沙发那!」我想起刚才操妈妈的时候最舒服的一个位置。   妈妈站起来,白了我一眼,扭着屁股一点一点的走。   我看着妈妈走一步退二步,走的还不如退的多。啪,我打了妈妈的屁股一下, 让妈妈弯下腰,妈妈弯腰的效果可比视讯里的那个女人差远了,那个女人一弯腰 两个大奶子,就直接垂在那里,一动,一晃,让人看的眼晕,更眼热。   妈妈这个弯腰大约只有雪白的大屁股让人上火。不管了,先下火再说,我一 下子就把鸡巴捅进了妈妈的小穴里,不费一点力气,毕竟妈妈的淫水那么多,逼   我向前一顶,妈妈走一步,叫一声,我向前再一顶,妈妈再走一步,还叫一 声。妈妈叫一声,我拍一下妈妈的屁股。   刚走了没几步,卢卡斯的声音响了起来「主人,有陌生人拜访,自秒是您的   FUCK。我用力拍了下妈妈的屁股「卢卡斯接入对方视讯,仅向对方提供   一身职业装的丁老师出现在我家的视讯墙面上「丁洋,你好,我今天到你家 来进行例行家访!希望你配合!」   就这么很简单的一句话,我知道我拒绝不了了。因为这个不是学校的规定, 而是教育局的要求,每一个学生,都要对教师的家访做配合,否则会有大麻烦,   「好的」职业的教师,职业的笑容。却打断了我的好事。   妈妈也知道老师的家访的重要性,不等我说什么,直接开始穿衣服。准备好 好迎接老师。我也开始匆忙的穿衣服。   妈,你别穿了,你穿的一看就有问题,,你直接拿衣服先回屋吧!   「哦」妈妈这个时候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拿起衣服就向楼上走去,   我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的裤衩一穿,小T- 恤一套。脸上一冲洗,就去开门   「老师好」「我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正常一点,脸上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心 里却一直在打鼓,我在学校又犯什么事了吗?为什么老师要来家访?   老师进门之后,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脸上有一种疑惑的表情?   我用力的闻了一下,空气上有一股说不明的味道,多少有点像消毒水的味道   「哦,不好意思,我刚刚在打扫卫生!」我笑的十分心虚,但是想了想又觉 得无所谓。家里的事情,只要不跟学习相关,老师是无权干涉的。   「哦,你爸妈在家吗?怎么就你一个人」老师看起来也没在意,毕竟丁老师 还很年轻,可能……什么都不懂吧,我在暗暗的祈祷。   「哦,我爸妈都在泉城,只有我一个在这里。毕竟您也知道我在的成绩按正 常情况是进了不泉高的,我们家在山南有点关系,就把我安排到这里来读书了。   「我没敢说我妈在,因为我妈在的话,妈妈是一定要陪同的。我是怕万一她 看出点什么来,就麻烦大了。   老师到客厅后把东西往茶几上一放,刚要坐下,我跟她大约同时发现了我的   我向老师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打算过去把内裤拿走。   丁老师却用手把我的内裤拿走来扔到了我这边。「以后东西收好点,一个人 也不能扔东西啊」   「主要是一个人在家吧,天太热,所以没怎么注意」我四处打量生怕妈妈有 什么东西也不小心被老师发现。   「是这样的,以后我呢就是你的家访老师!毕竟你一个泉城的孩子独自一人 在威城读书生活上一定会有什么不便。有什么不便的你可以跟我讲。」丁老师身 子坐的笔直。黑色的职业装,让她显得十分庄重。   「好的,没什么不便的。我们家里条件还行,在这里给我雇佣了一个保姆。   「我才不想老师家访呢,要是经常来要坏我多少好事啊。   「哦,那保姆呢?」老师像是随口一问。   「保姆今天有事,回家去了,明天回来。老师您来有什么事吗?」我想让老 师直接问完走人。   「哦,哦,没什么事,就是对你的家庭情况进行一下基本的了解。你爸妈在 泉城是什么的?」丁老师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在山南建设集团做事」   「哦,你的爸爸叫丁桥对吧?」   「山南建设的董事长也叫丁桥,你爸爸跟他是同名吗?」   「不是啊,我爸爸就是山南建设的丁桥。」   「哦,今天我们学校所属的山南教育集团多了一名姓丁大股东,他因为接受   董事长的160万股和继承家族的310万股成为山南教育集团排名第6的大股   东,拥有山南教育集团6。1% 「的股权。你知道这个事吗?」   「不知道啊,」我有点懵逼的看着眼前的丁老师   「丁远山是你的二爷爷对吧,丁桥是你的爸爸。所以这个丁姓的股东应该就 是你。」丁老师的眼睛直真的看着我。   「可能吧」丁老师讲的我有点心虚,二爷爷在视讯里并没有说股份的事。   「不是可能,而是一定是!」我看着丁老师的眼睛有点头皮发麻。   「老师我有点事,想要请你帮忙。」丁老师突然软了下来,不再像刚才那么   「什么事,老师您尽管说,如果我能帮上的话,我一定尽力而为」   「呼……」老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然后再睁开,仿佛是下定了   「我想做你的女人!三年」   「哈——老师,您说什么」丁老师疯了?做家访跑到我家里说做我的女人三   老师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然后把外套一脱,站了起来。「我叫丁芸,环大教 育专业毕业的,今年25岁,交过两个男朋友,但是只跟一个发生过两次性行为。」   「老师」我坐着举了下手,就像要发言的中学生。看老师理我,我直接站起 来,想要跟老师说话。   「你坐下!像你这种家庭的孩子跟本不知道我要付出多少才能得到我想要的!」 丁老师的口气十分的不好。   爸爸曾经跟我说过永远不要惹怒火中的女人,遇见这种生物最好退让一下。   别看我在学校里呼风唤雨好不精彩,其实我跟本没有怎么打过人,最多也就 是纠集一帮弟兄去吓一下别人。所以这个时候我怂了。我马上坐下,就像小学生 一样,坐着一动不动。   「@ ¥……)* ))* ))* ))* )……)* ))」老师说了什么我跟本 没有听明白,但是我却看明白了。因为老师已经开始脱裙子了。   丁老师的胸还是比较大的,可能是Bcup,也许是C,但是我这个时候却   「老师,您中午喝酒了吗?」我缩坐在沙发的边上。眼前的老师已经在我心 中幻化成了老虎,我随时考虑着逃跑。   「滚!」丁老师吼了一声,眼泪顺着眼角开始流了下来,   「哦,我马上滚」我就像一只逃跑的兔子,又像大赦天下时的囚犯。终于可 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老师要发酒疯,我就把客厅让给她喽。顶多一片狼藉,但 又不用我收拾,怕什么。   我刚走两步,就听见老师又喊「滚回来」   「老师,你喝多了!」我头都不敢回。打算直接上二楼。   「丁洋,你回来坐下,我们好好聊天!」丁老师看我没理她又喊「你敢走人, 我就敢出门,说你强奸我」   FUCK!老师,明明是你要强奸我好吧!我终究是不敢逃上楼,万一这个 疯女人真出门乱喊,我就可以直接转学走人了。无论怎么看都算我仗势欺人啊。   我回到沙发上,坐好。   疯女人却坐到了我的旁边。以前还幻想过跟女鬼来一发,但是没想到当一个 成熟且漂亮的女人就赤裸裸的在我旁边时,我却没有任何想法,如果硬要说有的   丁老师开始在我嘴边吹着热气,想要勾起我的欲望,但是吹的气息都快要把 我熏醉了。这女人是喝了多少啊。   我把丁老师向后推了一下,然后按住她的双肩,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 说「老师,您喝多了,我是你的学生,丁洋」说完之后我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向下 看了一眼,WOW,胸真心不小还超挺。   丁老师发现我看了她的胸,她胸一挺「摸我啊,来干我啊!」   妈的,那一点小欲望马上有多远跑多远。   丁老师看我没有行动,直接拿我的手往他的胸上按,软吗?我不知道有没有 人有这种感觉,其实别人拿你的手按什么你都不会有感觉。   看我没吱声,丁老师把我的手按向她的下体。毛茸茸的,软软的,没有一点 点水!真是郁闷了,这个疯女人在搞什么?   我把手抽回来,双手合十,老师,您要不要睡会!   「你陪我睡!」丁老师开始当着我的面自慰,但是显明是勉强自己。摸了一 会,可能她自己也发现了,直接从包里拿出几颗粉色的药当着我的面吃了下面。   「FUCK!你吃什么」我不怕人发酒疯,毕竟见多了。但是吃药,鬼知道   「千人睡!听说是给那些做特殊服务的女人吃的,只要吃了就要是任人睡!」 疯女人开始笑起来,然后脸开始红了起来,很快就开始自己揉自己的胸,眼睛也 眯了起来,开始发出阵阵的喘吸声。手也开始扣起自己的下体。「peng」   一声,疯女人掉到了地上。   FUCK,我总不能让她在地上啊,我打算过去抱起她来。然后再想办法解   我刚走到她跟前,她的嘴马就开始亲我的腿,然后整个人顺着我的坐了起来, 然后两只手开始扒我的裤子。   「妈」我大喊一声   「嘿嘿——哼哼,你喊妈也没用,你今天是逃不出老娘我的手掌心了!」丁 老师趁我不注意一把捏到了我的蛋蛋!   「咝」我一吃痛,手一松,裤子被扒到了膝盖。这时候我的小鸡鸡也落入了 疯女人的口中,我是胆颤心惊啊,万一疯女人一咬——越想鸡鸡越小,简直就想   但是疯女人终究不是全疯,开始反复的舔我的鸡鸡,虽然技术上说很LOW, 但是一个女人的技术上的不成熟也会让男人更加的性奋,不久之后,鸡鸡也终于 成就了鸡巴的状态。疯女人舔的更兴奋了。不只是舔鸡鸡,还开始舔蛋蛋了。   WOW,好爽!我腿很快就被丁老师拱开了,我也顺势跌坐在了沙发上,疯 女人开始舔我蛋蛋下面的地方了,WOW—NO^^^ ………………OHSHIT ~ 疯女人居然给我舔屁眼了……ohyean……咝。爽!   我开始眯起眼睛享受这个美好时刻,至于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至于我被她 反推这件事,完全可以爽后再说是不?   疯女人的舌头开始向顺着我的腿向上滑动,舔到我的小腹了,WOW,舔到 我的肚脐了,oh顺着肋骨开始舔了……   等一下,刚舔完我屁眼,再舔我身上?是不是不对啊?FUCKwhoca   「啊哦,我的鸡巴,很快进入了一个很狭小的空间里,里面还十分的湿润, 我睁开眼,一看,我居然操进了疯女人的逼里,疯女人的逼比妈妈的完全不一样, 妈妈的是松软湿滑,而这个只有一个字紧,紧紧的裹住了我的鸡巴,我每动一下 都能感觉到一些淫肉对鸡巴的按摸。   疯女人也不是一无是处,OH,YES!我努力的想将注意力从这个疯女人 身上移开,但是疯女人的乳房随着她的疯狂摆动也变得波涛胸涌起来~ 乳房的跳 动,甩动,让我的视线不停的跟着那一点点嫣红流转。   去他妈的,我一怒之下,一把把她的乳房抓住,不能让她再甩的那么欢快, 我的手用力一抓(这里只能用抓来形容,真的是一手不可掌握的胸),跟她强迫 我摸的感觉完全不一致!用手一抓,一揉,有一种满足感从心底升起。   (请再次原谅我的欧派主义)我不止不再反抗她的行动,也不仅仅是那种顺 从,而是想要在这种事上掌握主动。我试图翻身农奴把歌唱,但是疯女人的力气 真的不小,每一次,我想要站起来,身子刚刚要往上起,她的大胸就往前一顶!   我的整个脸都闷在她的胸中,我突然记起小时候学的一个词,胸有丘壑!就 那么轻轻的一顶,我的脸撞上了波涛,我又体会了另一个词,心有余而力不足! 整个人都被弹回沙发上,让我继续躺在沙发上。   我欲抓胸而上,但又恐抓不劳,再次跌坐!没办法了,我只好忍乳负重,让 她在我身上坐威坐福!再疯的女人也有力气用尽的时候,但是这个女人也没的太 快了吧,我还打算继续忍乳负重呢!她就开始趴在我身上休息了,两座大山,就 那么压在我的身上,我的呼吸也变得更加的急促!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算了,我打算报复回来。我抱着这个疯女人一翻身,哈 哈,我终于上来了,疯女人看我重新掌握了主动权,她不甘心失败,腰一用力, 整个人一下子扣在我的身上。   虽然疯女人并不算多重,但是我也没有力量去承担她的重量,我们两个人重 新跌回沙发上,疯女人马上重新翻了回去,依旧把我压在下面。我的鸡巴还是那 么的坚挺,但是这个疯女人却开始趴在我身上休息。这简直了是……   我开始慢慢的抬屁股耸动几下,疯女人发现了我的行动一口咬到我的肩膀上!   FUCK!我不再怜香惜玉。我啪的拍了疯女人的屁股一下,我用力一翻身 直接将她压在身子底下,两只手按着她的肩膀,开始抽插这个疯女人的下体。, 1,2,3,4,,2,2,3,4!刚开始的时候疯女人反抗的十分激烈,每 一次抽插都非常的费力气。但是几个回合之后也许是女人的力气用尽了,也许是 开始享受这种感觉了。   疯女人的下体分泌的水开始多了起来,每次抽插的时候开始发出puqip uqi的声音。「嗯……用力」疯女人开始了她的呻吟声,声音很小,小到你不 仔细听就会听不到。   我趴到她的身上,开始慢慢的耸动屁股,毕竟她激烈的反抗也是用了我不少 力气,何况我还是刚啪啪完不久呢。   疯女人的胸随着她的躺下,也向两边流了不少,但是跟在她身上依然觉得十 分的软!我开始学着慢慢的让鸡巴在她的下面摩擦,我的耻骨也和她的耻骨开始   我能感觉到她小穴里细微的跳动,也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在加速。我开始抱着 她慢慢的来回耸动,她也开始抱着我,想让我的身体跟她的身体贴合的更加紧密。   「她是你女朋友吗?」妈妈已经穿好了衣服,重新出现在客厅里!   「是」我马上回答,跟我同一时间回应的还有疯女的声音「不是」   「不是」我马上变更了答案,悲催的是她也改了「是」   「刚才时来说老师家访的是她吗?」妈妈重新问了一个问题。   「是」「不是」两个声音再次同时响起。   「她是谁?」疯女人指着我妈看着我问。   「我妈」「保姆」   这个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我的鸡巴也软了!气氛开始变得诡异。   发生了什么,我突然在想这个问题。               续4、生日礼物   在我生日的这一天的傍晚,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在我家里指着我妈问我「她   「我妈」我的回答可能让两个女人都不满意,两个人同时用恶狠狠的眼光看 着我,我想跑,但是吧,又不敢,一个在家里能治得我死死的,另一个则可以在 学校里一天灭我N回!最终我怂了,在两个女人的怒视下,我昧着良心说「保姆」   两个女人终于不再看我了而是盯着彼此,盯了一会,疯女人突然笑了起来。   「丁洋,刚才我来之前,你不会在和这个老女人做吧」疯女人指着我妈笑的   「没有」我打算抵赖!   「就是跟我这个老女人怎么了?」我妈那气势一点也没有受到老女人三个字   疯女人用不屑的眼神瞄了我妈的胸部一眼,然后抖了抖胸,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妈瞬间受到了千点的伤害。连我都觉得不能忍。   「胸小怎么了,胸小不下垂,胸小有人爱是吧」在妈妈的注视下我开始疯狂   「呵呵……」疯女人冷笑一声,径直走到我妈的身前。其实妈妈也不算矮毕 竟也有接近一米六,但是在疯女人172的个子边上则显得有些小巧。疯女人看 着妈妈有种女王看下属臣民的感觉。虽然身上一丝不挂,但我仿佛看到了她皇袍   妈妈因为身高再次受到羞辱,妈妈迅速拉开跟疯女人的距离。   「哓,别端着啦,穿着衣服再好,也挡不住胸小的事实啊。不如脱了,让我 看下,你凭什么勾引你家小少爷。」疯女人拉开小吧台边上的椅子,没人请,却 已经自己坐下。自顾自得拿起一瓶红酒,「杯子呢?」先是看了我一眼,又看了   妈妈蹲下,从柜子里取出了个酒杯!啪的一下放到了小吧台上。疯女人把杯 子拿在手里看了几眼,把红酒倒了1/ 3之一杯。晃了几下,嗅了嗅,「NIC   「丁洋,你家保姆谁雇的啊?胸不大,脾气可是不小哦。」疯女人一边晃着 红酒杯,一边嗅着里面的香气。虽然疯女人现在还是光着身子,但是整个人给人 的感觉已经不再是疯子了。   「呃,我妈」我看了我妈一眼,妈妈大约想用眼光把那个疯女人烧死。   「呵呵,阿姨真有眼光,找了这么大脾气,还胸小的女人!是不是怕给你找 个胸大的你没心学习啊?要不你给阿姨说我来照顾你吧,我家也是泉城的在这边 也没有地方住,刚好周未过来休息,放松一下。还能给你补补课!」疯女人看都 没看老妈一眼,仿佛我妈不存在一样。   「免了吧?您要是来了,您学生的身子骨可完了。」妈妈恶狠狠的瞪了我一 眼,又继续用目光去灼烧疯女人   疯女人坐在椅子上,用目光上下打量了下妈妈。「阿姨,您生过几个孩子了? 奶子是因为没胸所以垂不了。但是屁股可是下垂了不少啊。」说完之后还笑了一 下「阿姨,您下面还能夹住黄瓜么?」   我听了疯女人的话后看了下妈妈的屁股?没下垂啊!我又看了下疯女人,疯 女人看到我看妈妈屁股——噗嗤一下笑了起来,妈妈不知道疯女人为什么笑,用 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我马上装出一副我也也不知道的样子,双手一摊。   疯女人笑得更欢了「阿姨看好了」疯女人站起来弯腰将红酒放到地面上,然 后蹲下,没用手直接让红酒瓶颈进入了自己的小穴,然后疯女人慢慢的站了起来, 双腿合拢,然后用手将红酒从小穴里拽出来,在红酒拽出来的瞬间还发出了,   疯女人将红酒递给了妈妈,妈妈接过红酒要把红酒放回酒架,疯女人坐回了 椅子上,向着妈妈摆了摆右手食指——「NO,我的意思是,把红酒放到地上, 用逼夹起来,只要你能夹起来我马上认输,以后只要我到这个房子里来就听您吩   妈妈看了我一眼,我马上摇头!别开玩笑了,我妈逼我以前不知道,现在还 不知道?我鸡巴绝对比红酒的瓶颈粗,我都感觉到不紧的感觉,从后面操也就只 是有一点点被肉挤着的舒爽,跟疯女人的那个紧到像手握一样的逼绝对天差地别!   「好!」妈妈像是没有看到我摇头一样,向前走了几步,跟那个疯女人来了   妈妈把红酒放到了地上,然后把内裤一脱,裙子提,只是露出一点点小穴的 样子,就要往下坐。   「no」疯女人马上阻止了妈妈的行为「阿姨你应该把裙子脱了!这样才公 平。反正你的逼,你的身子你家少爷又不是没见过」说完之后还给我抛了个媚眼。   哼,妈妈用不屑的眼光看了疯女人一眼,然后把裙子也脱了,扔到沙发上。   「哓,阿姨屁股还挺白的呢,怪不得你家少爷喜欢!」疯女人又开始用语言   我用担忧的目光看着红酒的瓶颈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妈妈的身体里,然后瓶身 也进去了一部分。疯女人也看到了妈妈的小穴已经吞了一部分瓶身进去。开始目 瞪口呆,然后再了不像刚才那么轻松猖狂的笑了。   妈妈开始一点一点的站起来,由于速度太慢,起到一半的时候瓶子已经重新   「呵呵……」疯女人开始笑了起来,但是笑的有点免强。大约是担心妈妈把   妈妈重新把红酒放好,再一次的让红酒一点点的进入她的小穴里,这次比上 次更多一点,我发现妈妈的脸上已经有那种痛的表情了。这次红酒比上次进入妈 妈的体内更多了点。而妈妈这次改变了策略,迅速站起来。可是这次妈妈下体的 水已经开始泛滥了,还不如上次呢,上次至少还起来不少,还离地倒掉,这次大 约也就离地几分公吧,瓶子都没有倒。   妈妈打算再试一次,我走到妈妈的跟前阻止妈妈再次蹲下。我知道这一妈妈 肯定会让红酒进入更多,但是这样一定会弄伤妈妈的身体的。我盯着妈妈的眼睛, 用力的摇了下头。妈妈也看着我的眼,用眼神跟我说她想再试一次。   「阿姨,开个玩笑喽,干吗,那么认真,没看把你小少爷都心疼死了吗?疯 女人在我阻止妈妈的时候把地上的红酒拿回到了手里,又从刚才妈妈拿酒杯的柜 子里重新拿出一个杯子往里倒了一些红酒。   疯女人把一杯红酒递给妈妈,   妈妈接过红酒,疯女人举杯子向妈示意了一下,然后把酒杯里的红酒一口气 全喝了,红酒顺着她的嘴角淌过脖子,绕过山峰,i流过平坦的小腥,有的流向 了桃源,有的又顺着大腿流到地上。   「姐,我敬您!妹妹我错了。但是我真的需要成为丁洋的女人。我不会霸占 他很久的。」疯女人把红酒喝的跟喝白酒一样豪迈。   「妹妹,能跟我说下为什么吗?我也不可能成为他的女人,我知道的。」妈 妈把酒端在手上,没有喝,只是在不停的晃动着酒杯,似乎是想让每一滴酒都呼 吸到足够的氧气。   是啊为什么呢?我也开始盯着这个疯女人看。   「我家是山区的,家里比较穷,他们希望我能找一个有钱,有势的。我本有 一个男朋友,在去过我家一次后,马上跟我分手了。我不怪他,因为我家给我找 了个我们那里的刚漂白的大混混,大混混最近经常在学校外面堵我,想要抓我回 去跟他结婚。我不想跟他结婚。而我能接触到的最安全的让我可以脱困的人就是 丁洋。只要他要了我的身子!都不用他去说,只要让别人知道他要了我的身子, 那些小混混,马上会有人出来收拾!并且我相信,三年之后他去读大学了,一定 不会缠着我,因为到了大学之后会有更多人抢着给他操!」疯女人讲这一切的时 候特别的平静,就像讲的不是自己一样。   「丁老师,你可以不用这样的。我可以跟我二爷爷说一下,让他收拾那帮小 混混」虽然我也有点舍不得疯女人这块肉,尤其是胸前那两坨,但是基本的道义 还是要讲的,再说了,我也算跟她发生过关系了不是。   「呵呵……」丁老师看着我冷笑了一声。「你以为你二爷爷是什么好人?」   「呃」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其实二爷爷的事我也知道一些,恐怕跟好人 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你想怎么办」妈妈喝了一口红酒闭着眼睛,在品味红酒,还是在思索什么,   「我想做丁洋的女人三年,我考虑过了,这个是我最好的出路了。」疯女人   「你想要多少钱呢?」妈妈没有睁开眼,只是继续晃动手里的杯子。   「不用,我的工资够了,并且我成为丁洋女人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学校是必 然给我加薪的。」   「好,我同意了,」妈妈把红酒也一口喝下   「你说了算?」疯女人有点疑惑的看着妈妈   「我养了他16年整,你说我说了算不算?」妈妈指了我一下。   「哦,原来你是他的姆妈啊」疯女人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后,马上从椅子下 走了下来,开始讨好妈妈。「姐姐,你皮肤真好。」   「不好,老女人了。」   「姐姐真会开玩笑,我刚才那不是故意气您的吗?您看您保养的就像30刚 出头的样子」疯女人笑的好假   「那有屁股都下垂了」妈妈开始找事。   「绝对没有,刚才你没看丁洋听到我说您屁股下垂后盯着您屁股看后疑惑的 样子。您刚才不是好奇我笑什么吗?」疯女人转身就把我卖了。   「臭小子!」妈妈一下把沙发靠背扔到了我头上。   等一下下,我就走了下神,这两个女人怎么又合好了。并且开始合伙收拾我? 发生了什么?不是刚才还冷嘲热讽的吗?是我错过了什么吗?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8-1-2 00:07 编辑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8-1-2 15:48 好像肉戏能看懂,其他的有点乱啊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乱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