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姐求我推荐动漫+大姐的牙刷+妈妈的羽绒衣 》


                昨天大姐嚷嚷很无聊,缠着我求推荐作品。   但是我从来只看后宫向的动漫,像俺妹、出包、刀剑之类的   很怀疑女生也会喜欢看这种作品吗?   后来她看完俺妹第一集,就直接问我结局是什么?我虽不想爆雷,但姐说要 知道结局才决定要不要继续看,雷不雷什么的她不在意。   我如实告知,大姐唉了一声,说:   「阿勇,你们小男生都喜欢看这种东西吗?」   我回:「很好看啊,怎么了?」   「哥哥跟妹妹结婚,这种东西还看得下去?」   「动画罢了,看得爽就好了。」   姐姐用怀疑的眼神盯着我,道:「你是不是对小妹有不正常的想法?」   我忙摇手道:「神经啊,动画是动画,现实是现实,你想太多了。」   姐姐不信道:「真没有?小妹也是青春可爱的高中生,你连半点邪念都没动   我厌烦道:「去去去,你才对我有邪念吧。」   姐姐虚打我一拳,娇斥道:「谁对你有邪念啊,臭美。」   我玩心亦起,用拳尖轻轻一点大姐的胸口。   大姐面染红霞,啐道:「小色鬼。」随即使出撩阴手,抓向我的下体。   这一抓之下,两个人都尴尬了。   「你……好像勃起了?」大姐轻轻地用手试探。   我低头不语。   「怎么会?」大姐难以置信,手上仍不歇息,似要将我的鸡巴形状摸了个通   「我‥…不想说。」   大姐问:「你是不是对大姐有邪念?」   我急忙摇摇头,待看到大姐担忧的眼神,我咬着脣又点了点头。   大姐叹道:「你……唉,果然宅出毛病来了。都怪你整天看这种东西,你应 该多出门走走。」   我顿时不乐意了,吼道:「这跟宅有什么关系?这跟动漫有什么关系,打从 三岁我就对你有幻想,五岁趁洗澡的时候偷摸你,七岁躺在你床上打手枪。我是 大变态,你报警好了!」   大姐一听眼红了,将我抱住道:「这不怪你,你不是变态,你是我的好弟弟!」   我惭愧道:「姐,对不起。」   大姐道:「你没有错,都是我的错。都是大姐小时候故意露出内裤给你看, 洗澡的时候,你摸得我好舒服,是姐让你摸的。你在我床上打手枪,可你知道吗? 我也会偷偷在你床上手淫啊。」   我恍然道:「啊,难怪我床单都发黴了。」   大姐羞道:「哪这么严重?姐怎么没看到?」   我把裤子脱掉,将勃起的懒较挺出,道:「不信你看,这边都起疹子了。」   大姐仔细瞧看,拍了一下掌心,道:「难怪最近我下面常常在痒。」                 ~完~                   相信大家都有这种经验,女生的牙刷用起来特别舒服,特别柔软。   我姐的牙刷就是这样。   我猜大概是女生对生活用品特别挑剔,不像咱老粗,卖场里瞎摸瞎买。   昨晚洗澡,一如往常顺便刷牙的时候,灵光一闪:这牙刷毛质如此好,用来 刷身体岂不快哉?   我兴奋地试验之后,可惜刷毛面积太小,不如想像中利索。   於是环顾自身,挑了个大小适中的部位来刷洗。   没错!就是懒叫,大家都想到了吧,证明我不是变态才这么想的。   姐姐的牙刷果然珍品,在阴茎上来回磨刷,没两下小弟弟就勃起了,确实是   但意外的是,刷起龟头时,敏感的龟头竟无法承受那股刺激!   小龟不愧是小龟,天生造化成的奇蹟。男人身上、女人心里最柔软的一块。   等刷到卵袋时,悲剧发生了。   真特么凉爽刺激!冰寒透睾,钻得我直打哆嗦。   我心恐思极,想到国小陈思琪老师曾经教过,卵袋是人体身上最优良的散热 器,而姐姐的牙膏内含双倍薄荷,加倍清凉。   常言道,是药三分毒,清凉过头了反而会冻坏我的小睾睾。   於是我减少牙膏的用量,小心翼翼,将紧缩的卵袋皱褶一片片摊开来刷。   这皱褶恐怕就是散热的奥祕所在,难怪电脑里的cpu散热器也是这般造型, 想来古人也是从这里得到的启发吧。   正当我感叹之际,浴室门突然被打开,来人竟是我朝思慕想的姐姐!   「妈的,就知道是你偷用我牙刷!」大姐一脚踢在我胸口,光滑的脚掌重重 压在我炙热的胸膛,按得我心儿噗通噗通地跳。   「姐,你别误会啊。」我急忙抓住大姐的脚踝,也不知她是有意无意,那脚 趾缝儿正好掐住了我的左侧乳头,夹得人家心猿意马,好不快活。   此时大姐单脚难支,加上地板湿滑,一个重心不稳便要跌倒。   幸亏我见机明快,赶紧松手上前,将大姐半倾的娇体揽个结实,才不致悲剧   大姐心知我救了她,柔声谢过。   如此近的距离,我盼着她的美眸,好似在告诉我:「亲下去!亲下去!」   可惜我心如明镜,只是问道:「姐,你刚才误会我了。」   大姐羞红着脸挣扎站起,道:「一码归一码,你是不是偷用我牙刷?」   我道:「我承认。大姐,你的牙刷持别柔软,用起来特别舒服。」   姐见我坦言不讳,倒不好意思再责怪,便道:「那你也不能偷偷用啊。」   我歉然道:「大姐对不起。」   大姐点点头,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指着地上支支唔唔道:「你下面怎么……   我握起她的手,雀跃道:「大姐,这是我用过你牙刷后的新发现!」   大姐莫名其妙,问道:「什么发现?」   「大姐啊,我本来以为你的牙刷是高级最好用的了,直到刚刚我才发现不是   「喔,怎么说?」   「你瞧。」我将懒叫挺出,龟头油亮油亮的,对着大姐不住点头问好。   「什么啊,你别闹。」大姐羞地别过头去,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姐,你摸摸看。」我不顾大姐的抗拒,牵引着她的手,在我的龟头上一阵   大姐慌道:「你这是干麻?不可以这样!」   我笑道:「你先别急,再摸摸看这个。」便将牙刷递过去,让她摸了摸刷毛。   大姐咦了一声,惊喜道:「你的龟头竟比这刷毛还柔软?」   我嘻嘻笑道:「还不止这样,你再猜。」   大姐沉吟:「你是说……若用懒叫来刷牙,定比牙刷还舒服!这可是天大的   见大姐猜到自己的想法,果然心有灵犀一点通,便诚恳道:「姐,你愿意让 我用懒叫帮你刷牙吗?」   大姐喜道:「当然好啊,以后大姐的牙刷给你用,你的懒叫给我用,姐还赚 了呢。」却突然想起一事,叹道:「只可惜你不能用自己的懒叫刷牙。」   我摇摇头道:「没事没事。」   后来我开开心心地用懒叫帮大姐刷牙,却忽略了一件事。   那就是刷到一半我就射了,懒叫软了还怎么刷?为了这事儿又被大姐责骂了                 ~完~                  晚上回家看见老妈穿着大红色羽绒衣,真是俗爆了。   便跟她报告这几天网路上看到的羽绒衣的评论,叫她不要再穿了。   老妈却说:「自己穿起来舒服就好了,管别人怎么看干麻?」   我说:「羽绒衣根本没那么舒服,上次我买的那件毛大衣呢,那才配你啊, 你现在这样真的不好看。」   老妈嘟着嘴道:「羽绒衣才好呢,宽松又轻盈,不管出门还是在家都可以穿 着,多方便啊。」   我狐疑道:「在家里穿不会热吗?」   老妈笑道:「不会呀,你看我里面什么都没穿,只披这一件就很刚好了。」   老妈将拉炼拉下,展现出她傲人的胴体。   我一看惊呆了,老妈全身光溜溜的,只有一条丝质的内裤根本无法禦寒,全 靠一件羽绒衣保暖。   「这样穿不会闷吗?」   「不会啊,这件羽绒衣宽宽松松的,很通风呢。」   我走近仔细瞧看,伸手想要抚摸那衣服的内衬,手背却不小心从母亲的侧乳 一滑而过,感觉比之衣服的内衬还柔顺百倍。   「好像是真的。」我假意要鑑赏那衣服的材质,两手却不时在母亲的肌肤上 穿梭摩擦,妙不可言。   「呵呵,你也来穿试试?」   「好啊,我试试。」   我迅速脱掉身上的衣服,也只剩下一件内裤。面对着老妈将手穿进袖子里, 那袖管果然够宽,足以容纳我和妈妈两个人的手臂。   我迅速脱掉身上的衣服,也只剩下一件内裤。面对着老妈将手穿进袖子里, 那袖管果然够宽,足以容纳我和妈妈两个人的手臂。   我讚道:「好暖活喔。」   母亲的乳房与我的胸膛紧密结合,一股暖流透体而来,薰得我全身舒畅。   「唉呀,你穿错边了,这样我怎么拉拉炼呢?」   从老妈责怪的小嘴里,吐出好一片芳香,我情不自禁,便望她的脣上吻去。   「干麻呢?」老妈笑吟吟地盯着我看,   「妈,对不起,我错怪你了,你这样穿其实也很好看。」   「嘻,我接受你的道歉。」老妈秀眼微闭,樱脣主动迎向我的嘴,湿滑的舌 头害羞地扭动着,接受着我诚挚的歉意。   在羽绒衣的包裹之下,我与妈的乳头亦彼此致歉。   一会儿我将她的乳头顶凹了进去,一会儿妈的乳头硬立起来,又将我的乳头 顶陷了回来。彼此互有进退,难分轩轾。   「妈,我想摸摸你的胸部,可以吗?」我大起胆子问。   「那怎么行,我们是母子呀。」老妈似乎察觉到我勃起了,臀部一前一后的 扭动着,摩的我好不舒服。   「那……你怎么一直磨人家那面嘛,我快受不了了。」   「妈是怕你着凉嘛。」老妈俏皮的笑着,也不知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怎么会着凉呢,我现在热乎的不得了。」   「唉呀,两个人穿果然是有点热了,妈身上都出汗了。」   「那我要不要脱掉?」   「你想脱吗?」   「妈也不想。」   随着夜愈来愈深,气温也愈来愈冷,但在羽绒衣的保护下,我与妈妈却更加                 ~完~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7-12-16 00:32 编辑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7-12-16 20:00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

精品乱伦小说